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一十章 被人置疑(书号:760

第一百一十章 被人置疑

作者:陈风笑
    种事,要找谁商量呢?陈太忠一时有点头疼。

    找张书记和吴书记肯定是不行的,**头这种事,实在有点……啧,有点那啥,传出去的话,怕是就没脸见人了吧?

    更重要的是,既然这件事可能产生政绩,陈太忠当然就想独自揽下来,张新华和吴言,都算他的顶头上司,万一他们……想夺功怎么办?

    顺着这个思路考虑下去,他甚至都不想去问古了,古所长那人他倒是有把握吃得住,不过,人家真要出了大力的话,他还能不分润点功劳出来么?做老大,总得有个做老大的样子吧?

    上次舒城的事儿,那是古自己就没胆子去分功,所以,实惠才让自己落了,这一点,陈太忠心里很清楚。

    能意识到这个问题,说明他的智商还是够的,可惜的是,他的情商……或者说经验还是不足,事儿还没办呢,倒先想着独吞功劳了!

    这事,还得问十七!陈太忠左思右想之后,终于拿定了主意,那家伙对各个门道都有涉猎,脑瓜绝对是一等一的好用。

    想到这里,他也懒得再琢磨了,站起身就来到了十七的“总经理办”,毫不含糊地推门而入,却见屋子里乌烟瘴气,五六个人正在那里“诈金花”。

    “十七,来,我找你问点事儿,”见到十七没在场上,只是站在一边看。陈太忠也不客气,过去拉了他就走人,由于心里有事,压根儿没向在场地人打招呼。

    一个十六七岁、瘦高的小伙子刚把牌扔了,心里正憋着气呢,看到陈太忠来去带着风,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这火气腾地就出来了。

    “这家伙是谁呀?”小伙子涵养不是很够。不过,终于还是等陈太忠出门之后,他才张嘴说话,脸上也是一脸的不含糊,“怎么敢这么对十七哥?”

    “街道办政法委书记,”有人认出了陈太忠,不过,由于陈太忠的身份比较敏感,所以,很多人并不十分清楚陈书记跟幻梦城关系如何。“嗯,好像跟开区派出所的古挺熟。”

    “靠,屁大个官儿也这么牛?”小伙子还真不含糊,而且,是有底气的那种,“最多是正科吧?十七哥为什么这么给他面子?”

    “小路你话怎么那么多?”方才答话那位取笑他,“呵呵。输红眼了吧?你老爹知道不知道你偷这么多钱出来?”

    “你放屁。少爷我用得着偷么?”小路翻翻眼皮,眼中带了微微的不屑出来,他能这么直斥这个年纪比他大一倍地家伙,很明显,小伙子家里估计是有几个子儿,“我觉得这副牌也邪行,不行,咱们去再买二十副牌回来……”

    包间里。十七听完陈太忠的想法。登时就愣在那里。久久没有答话。

    “我说你倒是给我说话啊,”陈太忠有点恼了。因为,看到十七的表情,他隐隐觉得,自己这个想法,或者是有些异想天开了,“你平时那点机灵劲儿哪儿去了?”

    “咳~”十七努力地清清嗓子,似乎在又伸伸脖子,才晦涩地解释了一下,“这个事吧,那啥……要看陈哥身后的人了,要是靠山够硬,这当然是……是政绩了。”

    说实话,一开始,他被陈太忠这个疯狂的想法吓得不轻,可仔细琢磨一下,觉得这事未尝就不能一搏,这年头,比的不就是关系么?

    我靠,你这不是废话么?陈太忠越地恼怒了起来,哥们儿身后要有硬靠山,用得着找你商量么?

    当然,在十七面前,他是不肯露怯的,“嗯,这点小事,很没必要找人,你能不能帮我筹划个好一点的法子?”

    “这个,我还真没什么好法子,”十七知道,兹事体大,他知道的东西是不少,但涉及到这种可能成为丑闻地事情,他还真不敢乱出主意,否则万一不成的话,陈哥还不得撕了自己?

    “陈哥你也知道,十七我……我从来没当过官,虽然知道一点里面的内幕,但终究、终究还是那句话,‘隔行如隔山’呐……”

    “你!”陈太忠想作了,不过,最终还是控制住了自己,他强忍着怒气点点头,“那好吧,我去问别人。”

    说着,他转身向

    。

    看到陈太忠那副前所未有的龇牙咧嘴的表情,十七登时被吓个半死,这就是长期威压下的积重难返了,陈书记虽说平日里行事就较为操蛋,但脸上通常都若有若无地带着笑意,眼下居然露出这副表情来,那是活脱脱要吓煞胆小的了!

    到了这一步,十七也不敢再有所保留了,他知道,自己必须先讨好陈书记,于是直着嗓子喊了起来,“陈哥,就算你不想让古所知道,但这事,你绝对不能问外人,只能问官场里地人,要不,他们会害了你地!”

    这是货真价实的掏心窝子的建议,当然,他的用意不仅仅在此,他是想告诉陈太忠:十七我也是外行啊,不敢给你出主意!

    能害了我的人,怕是还没出生呢吧?陈太忠心里冷笑,不过,十七说话,说得似乎也有那么几分道理,看来问这事,还是得找官场中人啊!

    可是,该找谁呢?他又踌躇了起来,杨倩倩……算了,让同学知道自己**头,我可丢不起那人!

    哈,有了!陈太忠一拍脑门,想起一个人来,她不但不会跟自己争功,而且,还非常熟悉官场的规则,上次她就教了他不少东西呢。

    没错,这个人就是……唐亦萱,那个住在市委大院里年轻的寡妇!

    对上唐亦萱,他有太多的牌可以打了,根本不愁那女人不尽心尽力地帮自己,那棵松树目前恢复得挺不错,不过,接下来恢复得怎么样,就要看陈某人地心情了,这年头,什么事都有个意外不是?

    还有,辨玉这个手法,嗯嗯,真要学起来,也不是那么难地嘛!

    他拿出手机一看时间,才七点半,现在天黑得晚了,这会儿去拜访她,应该是比较合适地点钟,早点的话,没准人家在吃饭,再晚了,孤男寡女地,似乎又不是很方便了!

    自打上次他说了,要十天来复查一次五针松的情况之后,前两次他还记得圆谎,以后都是唐亦萱主动打电话去叫他的,不过接触过几次之后,两人的关系,倒是越地近了一点点。

    唐亦萱算是一个知性女人,她出身书香门第,身上有着旁人不可企及的高雅气质,只是,她当初既然选择为了报恩而嫁给蒙通,现下活得孤寂一些,似乎也是必然的了。

    到了市委大院的时候,虽然已经接近八点了,不过站岗的武警已经认出了他,向他点点头就放他进去了。

    其实,市委大院的防护并没有一般人想像的那么严,第一次若不是陈太忠和张新华在外面鬼鬼樂樂半天,引起了警卫的警觉,怕是都能直接昂然进去的。

    唐亦萱对陈太忠这么晚来访,微微有点纳闷,不过,小陈这人有一个好处,那就是一直没把她当女人来看——虽然偶尔想起这个,她会有些若有若无的愤懑。

    总之,这是一个比较值得人信赖的家伙,想那秦系老大秦小方能频繁出入她的三十九号,也是靠了类似的口碑——凤凰市的官场上有传言,秦。

    所以,虽然唐亦萱正身着轻罗,手捧香茗怡然自得地翻看着当天的报纸,听到是陈太忠的声音,她穿着丝质睡衣就开门了,没必要太在意的。

    只是,当她听完陈太忠的问题时,不知道为什么,她居然很轻易地就生气了,事实上,这跟她一向冷漠和恬淡的作风不符。

    “**头?你……你居然要去**头?”她手指陈太忠,气得有些语不成声,“你,你,你太让我失望了啊,陈太忠!”

    操的,我今天是撞邪了不成?陈太忠眼见唐亦萱厉声喝问,心中那通邪火再也憋不住了,先是纺织厂的女工威逼利诱,接着又是十七坐视不理,现在,连你小小的一个女人家,还是有求于我的,也好意思跟我指手画脚?

    “你给我闭嘴!”他终于变脸了,一边说着,他一边站起了身子,冷冷地看了唐亦萱一眼,“我还想让你帮我想个主意呢,哼,你也很让我失望,告辞了!”

    说良心话,他是自己的主意屡次被人置疑,有些恼羞成怒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