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零九章 会是政绩么?(书号:760

第一百零九章 会是政绩么?

作者:陈风笑
    疯子的转变,对十七来说,是件很不错的事,但这世有利就有弊,十七高兴了,陈太忠却是苦恼了。

    让他苦恼的根源,是那帮纺织厂的女工!

    三天后,陈太忠才知道,这帮女工,并不是心甘情愿地被人盘剥的——没有哪个神智正常的人会愿意,只是,这帮混混就扎根在纺织厂那一片,她们有天大的怨言,也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这次马疯子的出头,却是让她们看到了摆脱这些附骨之蛆的可能性,小胡子他们再嚣张,也不敢招惹马疯子。

    马疯子很仗义地向她们打了包票,以后,纺织厂出来的女工,只要是在幻梦城坐台的,不用向小胡子他们交费,若是有人敢借此刁难,他会出头搞定!

    其实大家都清楚,根本用不着他刻意出头去搞定,这“一马”只要放出风声来,那些人渣只有闻“疯”而逃的份儿。

    显然,这是马疯子在向幻梦城卖人情。

    小姐们初一听,自然是很高兴,但等这高兴劲儿一过去,她们就现了新的麻烦:没了男人的保护,似乎……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前文说了,歌城不是很欢迎本地小姐,事实上,若是有几分奈何,本地女人也不愿意在当地做小姐,因为,可能遇到的麻烦实在太多了!

    坐台遇到熟人之类的尴尬暂且不提。跟外地小姐相比,她们地抗风险能力实在是太差了,严格地说,是“规避运营风险”的能力太差了。

    做小姐的总是要遇到形形色色的顾客,非常容易遇到那些夹缠不清的主儿,这时候,外地小姐可以选择转移阵地,换个地方坐台。若是被人跟到了租住处,她们还可以更换住址以避免麻烦上身。

    但本地小姐在这方面就不行了,她们都是有根底儿的,一旦被那些黏缠的人盯上,并没有什么太好的躲避手段。

    不得不说,这个现象多少带点讽刺意味,她们不想被人盘剥,但是,她们还离不开男人地保护!

    这种情况下,这些小姐只能向十七提出要求了:十七哥。我们可是在幻梦城上班的,你得负责帮我们处理麻烦!

    十七答应了,但是他答应的是:你们在幻梦城里面遇到的事儿,我一力帮你们摆平,出了幻梦城,我可就不管了!

    这些都是本地人,谁知道她们在外面会不会招惹到什么人?他不想大包大揽。就算这些小姐提出增加些“保护费”。他都不肯答应。

    事实上,幻梦城里高品质小姐的来源,主要还是刘望男手下的“通玉帮”,至于说纺织厂这帮,不过就是增加了幻梦城的小姐储备量而已。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刘望男早就警告过十七了,不许他太过偏心。因为她再清楚不过女人们的小心眼儿了。原本她自己就是受害者。

    有了这两个因素。十七绝对不想答应纺织厂这帮人任何过分的条件,他是个拎得清轻重地主。

    既然他的态度是这样。纺织厂的女工就把目标对准了马疯子,可是,马疯子怎么看得上她们卖笑挣来的一点点小钱?

    前文早就说了,混混也是分档次的,盘剥女人,是不入流的家伙才做的,一旦传出去地话,马疯子都会被人笑话地,至于小胡子他们以前的敬奉,那算是从男人手里拿钱,虽然数量会更少一点,可那钱拿起来并不怎么扎手。

    再说了,陈太忠算是幻梦城的后台,再给马疯子一个胆子,他也不想收这帮小姐的保护费!那不是没事找事么?紧着巴结陈书记还来不及呢。

    万般无奈之下,小姐们只得把目标锁在陈太忠身上了,没办法,古是人民警察,也不可能接她们这种烫手山药。

    来负责跟陈太忠沟通的,是那个身材略微粗壮的女人,看起来,她在她们中间,似乎还有点地位,她的身边还跟了一个十七八的,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可惜,身上地衣服和饰,看起来都是地摊货。

    陈太忠哪里肯答应这个?收小姐地保护费?然后遇到事……帮小姐出头?那我陈某人,岂不是成了仙界有史以来,第一个……**头的罗天上仙?

    他喜欢做第一,但是,这种第一可不算在内!

    “不行,这事儿,没得商量!”陈太忠非常果断地拒绝了,他用

    气凛然地眼光扫射着这二位,“你们搞清楚没有?我部,是国家干部!你要我……收你们的保护费?”

    “国家干部还不许经商呢,你不是也经商了?”一旁的年轻女人话了,说话颇有点呛人,她的脸上,带了一丝冷笑出来,“装什么装?你们男人,不是都这样么?脱下裤子就乱搞,提起裤子就想起来自己是干布了!”

    “啧,你怎么说话呢?真是莫名其妙,这跟我是不是男人有什么关系?”陈太忠脸一沉,这女人说话也太呛了点吧?

    “看你年轻,我不跟你计较,实话跟你说,这歌城不过是我朋友开的,我是政法委书记,这么做,只不过是为了维护安定团结的大好局面,你懂什么啊?”

    “她还是小孩子呢,陈书记你别理她,”粗壮女人话了,脸上带了一丝苦笑出来,“不过,陈书记,这事你还是考虑考虑吧,别寒了我们姐妹的心!”

    其实,女人一旦疯狂起来,比男人还要可怕,像那年轻女孩的反应,大概就可以归结到此类中。

    不过,陈太忠哪里懂得这些?你们不做小姐也饿不死吧?他绷着脸摇摇头,“不用考虑了,你们想寒心就寒心去好了,再跟你们强调一遍,我是国家干部!”

    年轻女人身子一挺,就待继续飙,粗壮的这位伸手就把她扯到了后面,省省吧小姑奶奶,这可是连马疯子都要买账的主儿啊!

    陈太忠只是冷冷地看着这二位,也不做声,妈的,早知道今天就不来这里玩儿了!

    他今天来这里,本来是想练练歌的,他跟杨倩倩已经来玩过两次了,但阴差阳错的,每次两人都没合唱过一歌,搞得杨倩倩这几天总打电话给陈太忠,阴阳怪气地说他,“哈,太忠你现在升职了,连老同学都顾不上啦”?

    陈太忠觉得自己很冤枉,不过,在进修班的时候,杨倩倩对他真的不错,所以,他今天特地来选歌,看看有什么自己会唱的歌,到时候再拉杨倩倩来弥补。

    怎么就遇上这档子事儿了呢?

    粗壮女人看着他这眼神,禁不住心里有些打鼓,只是,人在遇到难题的时候,通常会挥出前所未有的潜力,她眼珠一转,有了!

    “陈您是国家干部,可是……解决下岗职工的再就业问题,那不也是政府的事儿么?您还是政法委书记,维护社会的安定团结,是您分内的事儿,可这社会上游民一多,不就容易出毛病么?”

    她这话才讲两句,陈太忠的耳朵就竖了起来,等到他听完对方的话,禁不住就怦然心动了,整个人的思维也来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政绩啊,这……估计又是政绩吧?

    慢着,不对!他很快就意识到了其中的要害:这纺织厂,怎么说也是属于湖西区的,跟他这横山区八杆子打不着的嘛,湖西区的社会秩序稳定了,关我们横山区什么事儿啊?

    他在这里挑眉弄眼地动着心思,殊不知,他这点反应,全看在了粗壮女人的眼里。

    小姐们挣的就是男人的钱,说起察言观色来,比一般人不知道高出多多少,她自然能看出来,眼前这个政法委书记,有一度是动了心的。

    陈书记为什么会动心呢?

    巧的是,这女人岁数稍微大点,约莫有二十七八,她在纺织厂很是干了几年,对于领导干部的心态,也多少琢磨过一些,她略微一思索,就弄明白了书记大人想法。

    “我们纺织厂,以前是市属企业啊,”女人的眼光非常毒辣,一开口就点中了要害,其实她能猜中这个,也是很简单的,干部们想的,可不就是那么几样么?“这可不仅仅是湖西区的问题,是关系到整个凤凰市的,陈书记,您就不再考虑考虑?”

    是啊,纺织厂可是市属企业呢!陈太忠登时就警醒过来了,这件事情,看起来……还是有那么一点搞头的?

    念及这里,他可就真的动心了,不过,他一时拿不准,这件事该怎么操作,才能把政绩揽到自己身上,所以,他打算去找别人咨询一下,“嗯……好吧,既然你这么诚心,那我……考虑考虑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