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零八章 马疯子(书号:760

第一百零八章 马疯子

作者:陈风笑
    太忠怎么会理会旁人的怨念?尤其还是一帮吃软饭的也不回地就走回了歌城,顺势还不忘警告十七两句,“有人来折腾,就告我,靠,咱横山区,什么时候轮得到湖西区的人来撒野了?”

    十七对陈书记的信心很足,不过,他生恐这帮人的底细,少不得就要提示一下,“这些人,你别看是工人,其实,他们狠起来,比混混还厉害呢,要不要通知古所长一声?”

    这倒不是他怀疑陈太忠的能力,而是如非必要,他真的不喜欢吃皮肉之苦,聪明人都这样。

    你陈书记再能,人家呼啦啦来上几十号人,眼前亏怕是要吃定了吧?

    “无非就是流氓无产者嘛,”陈太忠瞥他一眼,从鼻子里重重地出了一个颤音,“这事交给我了,不过,能师出有名就更好了,咱们要……以德服人。”

    “师出有名……以德服人?”十七登时就觉得一股子凉意自后心窜遍了全身,就算在初夏时节,他也有种进入冰窟的感觉,还……还来啊?

    他在这里愣,陈太忠却是走了进去,不管不顾地又跟同学们玩去了。

    报复,比想象中来得要快得多,大概四十分钟左右,十七就冲进了陈太忠的包间,这次,他连门都忘了敲了。

    “打起来了……陈书记,打起来了!”

    陈太忠握着话筒。刚要展放歌喉呢,听到这话,房间里所有地人都停止了说话,一时间,整个房间里,只回荡着《在雨中》的伴奏音乐。

    “嗯,我知道了,”陈太忠悻悻地放下手中的话筒。向其他同学笑笑,“呵呵,没事,你们玩,我出去一下……”

    才关上房门,他就话了,“奇怪啊,十七,打起来就打起来吧,我怎么看着你这么高兴呢?怎么回事?”

    这显然不符合逻辑。

    事情出现了转机。十七当然高兴了,他一边大笑,一边向外走,“哈哈,打起来不奇怪,奇怪的是,纺织厂的人。跟一帮混混打起来了……”

    这还真是件奇怪的事。等陈太忠走出歌厅,才现瘦麻杆和小胡子一行人,被十几个人围在地上痛殴,惨叫之声不绝于耳。

    打人的,一看就是职业混混那种,手中拿着木棒和铁棒,一旁还停了两辆面包车一辆吉普车,估计是这些人的交通工具。

    混混们一边打。一边嘴里还念叨呢。“草地。也不长眼看看,‘幻梦城’是你们撒野的地方么?打死你们这帮不开眼的!”

    “古派来的人?”陈太忠转头问十七。古所长作为一所之长,认识几个混混是很正常的,这种事,警察不方便出头,但谁说不允许混混出头来的?

    “不是,”十七摇摇头,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刚才他乍一看到纺织厂的人被打,心里很是高兴,但这高兴劲儿一过去,他就觉得有些古怪了。

    “古所长不可能找人来做这事,那样就把事搞大了,”他还是婉言承认,自己把消息传递了出去,事实上,遇到这种事,不通知古是不可能的,“这帮人是牛皮糖,沾上就不好脱手,而且,纺织厂那片,也有几个狠人呢……”

    “奇怪,那这帮人……是谁喊来的?”陈太忠也有点懵了,这歌城或许还有些别的什么人地股份,但主要负责的就是十七和古,最多,再加上他自己。三巨头都不知道这帮人的来历,那这事还真的蹊跷了。

    他俩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的琢磨不透呢,吉普车上跳下一人来,走到两人面前,略微辨认了一下,随即冲着陈太忠点点头,“呵呵,这位……就是陈哥了吧?”

    这人长得五大三粗的,偏偏眉宇中带了一丝奸猾,谄媚的笑容里还夹杂了一点点彪悍,“我是湖西区地马疯子,这帮混蛋不懂事,给您添乱了,呵呵。”

    “马疯子?”十七惊叫一声,他可早就听说过这家伙地恶名了,不过,也正因为此人是马疯子,他隐隐猜出了此人的来意,“三龙一马的马疯子?”

    三龙一马,都是纺织厂出来的混混,在道儿上名气不算小,不过大龙和三龙已经被严打了,二龙也被判了二十年,眼下就只有马疯子尚在,却也是“保外就医”的那种。

    “呵呵,那是别人乱叫的,我就是小马,这位是十七哥吧?”谁说黑社会都是一帮子愣头青来着?这马疯子就油滑得厉害,他笑着跟十七套近乎,“你就别臊我

    听彪哥说了,十七哥眼下是大老板了,没想到还这么兄弟。”

    敢情,自打三龙出事后,马疯子孤掌难鸣,就投奔了狗脸彪,只是,两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不是很多,不管怎么说,马疯子多少算是有根底地主儿,不比狗脸彪,纯粹就是四处流窜。

    不过,马疯虽然子看起来有些油滑,但做事也带了股狠劲儿,狗脸彪同他地关系相当不错,所以,狗脸彪并没有向他隐瞒自己在幻梦城吃瘪地事,反倒是再三警告他:千万别惹那个姓陈的!

    可以想像得到,在纺织厂扛旗地马疯子,绝对是小胡子、瘦麻杆之流的奥援,刚才这帮主吃了亏,自然要找他伸手帮忙。

    马疯子一听,这些渣滓居然惹上了幻梦城,禁不住就是一身的冷汗,我草,狗脸彪赔得起五十万,我可赔不起,妈逼的你们不是找事儿么?

    当然,他可以选择坐视不理,找个借口推掉了就完了,以后哪怕那姓陈的找上门来,他也可以一推六二五,假装不知道。

    不过,这么做的话,风险多少还是会有一些,彪哥说了,那厮好像比黑社会的还不讲理……这让他有点头疼。

    最重要的是,彪哥还说了,那厮不但一身神鬼莫测的功夫,而且似乎在政府里,也混得相当的不错,该是有大靠山的!

    马疯子和狗脸彪,其实算不得黑社会,他们更接近亡命徒一些!

    前文说过,亡命徒和黑社会是有本质区别的,其中就有一点,通常的亡命徒,都是极端的个人英雄主义的信奉者,他们靠着自身的杀伤力,获取道上的口碑和别人的敬畏。

    而黑社会则不同,他们拥有势力,这势力不仅仅限于黑道,白道才是更重要的指标,若是不能从白道上获得保护伞,就别指望说什么黑社会了,那只能在某次严打中,成为人民民主专政的镇压目标!

    而狗脸彪和马疯子,在道上的名声已经足够大了,他们缺的是保护伞!

    玩黑道的,功成名就之后,没有不想洗白的,干亡命徒的也一样,谁不想在声名大噪之后,有一个比较安定的局面呢?洗白的话,算是一步登天,比较难,可是……那总得先洗黑吧?

    想进步的,并不仅仅限于官场或者职场中人,谁说黑社会的就没有上进心了?

    所以,当这帮渣滓来求救的时候,马疯子就意识到了:这是一个机会,百年难得一遇的机会,这将是他“洗黑”的关键一步!

    虽然这帮人渣同他还有一定的交往,但平日里这帮渣滓做的事儿,马疯子也不是很看得上,而且,他们反倒是经常惹出这样那样的乱子,也让他郁闷不已:妈的,我又不是你们亲爹,啥事儿也要管?老子现在还在保外就医呢!

    正是有了如此的认识,他立刻当机立断,弟兄们,抄家伙,咱们去狠狠干一家伙,操的,这帮家伙最近的孝敬,越来越少了!不打他们打谁?

    简而言之,打小胡子的这帮混混,正是小胡子他们搬来的救兵,这事真的有点……有点让人瞠目。

    十七很快就接受了这个事实,他的心理素质要比一般人强很多,反正,跟着陈书记混,总是能时不时地蹿出点意外和惊喜之类的出来。

    当然,他更高兴的是,自己无须做“师出有名”的那个“名”了,不用挨打了,所以,他很亲热地招呼马疯子一帮人进歌城,“哈,既然马哥来了,不进来玩玩,那就是瞧不起我十七啊……”

    道上混,最是讲个面子,马疯子已经给了幻梦城天大的面子,那么,十七必然要回报些许,否则,是要被人戳脊梁骨的!

    只是,马疯子的心思,明显地不在十七身上,他的目的,是结交陈太忠,点头随便笑笑,一转头,他就看向陈太忠,“陈哥,来得卤莽,请多包涵了啊。”

    陈太忠敷衍了事地点点头,他的心思却是全在那帮同学身上呢,“嗯嗯,没啥,今天还是要谢谢你了,对了,十七,你招呼吧,我那帮同学,我还得应酬呢。”

    马疯子把他的表情看在了眼里,却是不怒反喜,道理很简单,人家没心理会自己,那当然是因为……人家手里有牌,根本无须对自己这种亡命客气!这一趟,来得还真值,马疯子心里窃喜。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