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零六章 特殊群体(书号:760

第一百零六章 特殊群体

作者:陈风笑
    所以去幻梦城唱歌,陈太忠是有点私心的,他一直记话,这里会成为他结交朋友的场所,眼下这些同学,可不都是值得结交的么?

    反正,幻梦城是新歌城,装潢和设备都挺新的,档次也够,陈太忠觉得这个地方就不错,反倒是“帝王宫”那种地方,名气实在太大也太引人注目了,传出去可未必是好事。

    十七正好在,眼见陈书记引了十六七个人来唱歌,赶紧跑过来张罗,“陈书记,呵呵,来了?”

    “什么书记不书记的?”陈太忠笑着摇摇头,心里却是大恨,你丫当着这些人叫我的职务,那不是苛碜我么?论官职,我可是倒着数的,“这些都是我的同学,十七,有大包间没有?”

    “同学?”十七讶然地看了看这一行人,冷不丁从中看到几个大腹便便,年龄跟自己相仿的,这是同学?

    不过,他是个机灵得不能再机灵的主儿,在下一瞬间,他就反应了过来,陈书记最近不是在进修么?这些,绝对是党校里的同学!

    大买卖啊,十七登时大喜过望,他可是知道这些基层和中层干部的消费能力,这次招呼好了,以后就有不断的生意了,陈哥这还真的是照顾我呢,“哈,大家里面请,里面请!”

    事实上,大包间要得很没有必要,十几个人闹哄哄地唱了几歌之后。就有那些相厚之人彼此召唤,要了小包间去唱歌,无非就是玩而已,十几个人抢俩麦克风,这得轮到猴年马月?

    更有甚者,听说这里是新开张地,居然点了小姐来服务,货色新鲜嘛。

    这倒也正常。混官场的,除了那些初出茅庐的,谁不知道这点事儿呢?就算同学们散开了,也不可能有人因为这点事情去胡嘞嘞,真的太没必要了。

    到得最后,大包间里就剩下了陈太忠和杨倩倩,还有曲阳区的四位,不过,人少,气氛反倒是上来了。大家嘻嘻哈哈地有说有笑,比在进修班里时还来得热络些。

    曲阳县地处凤凰地区的边缘,经济还算达,不过,幻梦城的灯光音响设备,在凤凰市也算数得着的,张慧玲唱了一之后。抱着麦克风死活不肯松手了。

    不过。她唱地还真是不错,陈太忠对音乐还是有点鉴赏能力的,最起码,他能听出她的歌同碟里的原声差不多,估计跟杨倩倩有得一拼。

    谢向南对张慧玲也不错,两只手一直没闲着,拍得都快红了,于是。另两位曲阳的同学就撺掇着他俩合唱。

    反正。就是那么回事。六个人闹啊唱啊,到了后来。陈太忠想起谢向南似乎在酒桌上装蒜来着,就要来两打百威,一定要灌谢向南。

    这次,谢向南没有再拒绝,不过,他的酒喝得挺熟练,但酒量似乎真的不行,才两瓶下肚,就拉着陈太忠絮絮叨叨地说了起来,偏生的,这家伙说话还没个头绪,从阎谦教授的领带说到牛肉面的做法,根本就是想到哪里说到哪里。

    陈太忠总算知道,这家伙为什么不爱说话,又要假作酒精过敏了,敢情你也知道自己喝多了以后,说话特别不着调?

    当然,陈太忠也不是一个任人摧残地性子,既然他不想听那些家长里短的,少不得就想自己主宰一下话题,于是,他就说起了在酒桌上对李勇生的报复,说到那厮的难堪脸色,他也痛快地放声大笑起来。

    奇怪的是,谢向南跟着笑了两声之后,倒是很诚恳地向陈太忠指出了其中的不妥,“太忠啊,今天这事你做也就做了,但以后,你的性子还得收收,官场上,不讲究快意恩仇地。”

    看来,他并不是易醉,只是酒意上头地时候,容易亢奋而已,思维的条理性却没有混乱,“……官场,那是什么?那是庙堂!庙堂之上,讲究的是杀人不见血,你这性子……”他摇摇头,“不好!”

    他的脑子里,还是有点货的,不过,他的表达能力实在不堪,然后,他说着说着,就又跑调了……

    就这么唱着喝着,时间过得飞快,一眨眼就六点多了,有人提出建议,出去吃晚饭,结果遭到了其他人一致的反对,其中反对最厉害的,就是张慧玲,“才吃了没多久啊,空空

    ,等九点多,咱们出去吃宵夜!”

    杨倩倩也同意,不是因为她想卖弄自己地歌喉,而是……陈太忠今天,还没跟她合唱呢,上一次来就没合唱成,这次总不能不配合上两吧?

    这时,多事地人站出来了,谢向南晃晃悠悠地一把拽过陈太忠手中地啤酒瓶,“太忠,你中午就喝了不少了,现在……不能再喝了,喏,去跟小杨合唱两吧?”

    “拿来拿来,我还没喝好呢,”陈太忠的酒意有点上头,按说,他要不想醉地话,这点酒根本不是什么问题,不过,大家今天玩得比较开心,他也比较放松,所以就有了点酒意,执意要继续喝。

    张慧玲跑了过来,硬生生拉开陈太忠,“小陈,你也是的,倩倩等你一下午了,你一直冷落人家,有你这么做男朋友的么?”

    我做得不合适?陈太忠错愕了一下,既然已经有两个人说自己做得不妥,那大概就是有点不妥了?想到这个,他略一思考,酒也不喝了,站起了身子,“来,倩倩,咱俩合唱两吧?”

    仓促之间,他也顾不得分辨自己同杨倩倩的关系了,反正,这并不是什么要紧的事。

    正在这个时候,十七撞门而入,“陈……陈书记,麻烦你出来一下,嗯,有点小事儿!”

    这个“书记”……你叫得挺起劲儿啊,陈太忠真的有点恼了,他原本以为,以十七的乖巧,应该知道这些都是党校同学,不会再犯这种错误了,怎么会这样呢?

    当然,当着外人,他是断断不肯让自己的小弟下不来台的,内外有别嘛,说不得只能放下话筒,紧走两步出了门。

    其实,不能怪十七这么叫他,因为有人来幻梦城闹事了,而且,还真是该他这个政法委书记出面的场合!就算是他在家里呆着,十七都得把他喊来。

    有人闹事,那不是古古所长负责的么?不过,万事都有例外,这次来闹事的人,有点特殊,他们是凤凰市纺织厂的工人。

    纺织厂是湖西区的,按说是不可能来横山区折腾的,只是,还是那句话,万事都有例外,这次人家还真就来了。

    凤凰市纺织厂曾经是凤凰市的利税大户,厂子里人也多,不过,近年来由于设备老化、离退休人员负担过重、工艺流程上不去等原因,在一年多以前宣布破产了。

    破产之后,又做了资产重组之类的,到了最后,厂里还是有两千多职工的生计没了着落,这算是改革的阵痛。

    按说,这是一个肯下辛苦就饿不死的年代,不过,工人们整天在厂里憋着,一旦不接触机器了,走上社会,一时间还真有不少人不知道该干什么好。

    就算开个小卖部,那不也得有资金才行么?于是,就有那些不求上进的主儿,开始琢磨一些省事的法子。

    纺织厂里,女工人数远远多过男工,不知道是谁带头做起了小姐,别人一看,这法子省事还来钱快,岔开双腿就能轻轻松松地挣钱了,磨不了边儿也磕不了沿儿的,带回家还能继续用,大家就纷纷效仿了起来。

    这在凤凰市,是公开的秘密,同时,纺织厂的女工也是最让警察们头疼的,每次“扫黄打非”的时候,抓到纺织厂的女工,警察们都不忍心刁难,通常就是直接放人了。

    没办法,纺织厂穷啊,随便在凤凰市哪里都卖十块钱一盒的“红塔山”,在纺织厂附近卖九块,可想而知那里的凄惨了。

    到得后来,有那些外地的小姐,如果能说一口流利的凤凰土话的话,遇到警察扫黄的时候,来一句“我是纺织厂的”,基本上都能逃过一劫,说实话,警察们真没好什么的法子去对付。

    这次来幻梦城闹事的,就是一帮纺织厂的小姐,十七心里十分明白,就算把古喊来都没用,说不得只能骚扰陈书记了。

    这种事,政法委书记不出面协调,谁来协调?

    “来就来呗,”陈太忠听完这段典故,看看十七,他觉得这事儿没多么严重,“你这儿不是缺小姐么?多来几个还不好?”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