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零五章 排位的报复(书号:760

第一百零五章 排位的报复

作者:陈风笑
    太忠紧记着张新华书记的教导,要跟同学打成一片,站到自己身边,于是笑嘻嘻地向他点点头,算是个招呼。

    怎奈想,对方不但不买账,反倒是对他恶形恶色起来,陈太忠心里登时也不痛快了,一扭头就不看这厮了,我没招惹你吧?

    这么一来,李勇生更不高兴了,他很想大吼一句,小子你给我滚开,不过,眼下大家都是学员,他若是这么做了,难免会给别人造成什么不好的印象。

    这么想着,他就越地郁闷了,那双眼睛再次狠狠瞪了陈太忠几眼,怎奈,陈太忠已经不看他了,自是无法注意到他的举动。

    又气又急之下,说不得,李勇生再次跳下了桌子,跑到第三排去边上了,只是,他心里已经牢牢地记住了陈太忠,好小子,你别有朝一日犯到我手里啊!

    说实话,别说陈太忠情商不够了,就算搁给一般人,也想不到,仅仅是照个合影站个队,居然也能惹了天大的怨念出来。

    倒是谢向南现了其中的不妥,他个子低,就站在了第三排的边儿上,等到他现李勇生跳下桌子,气呼呼地站到自己身边的时候,就有点感触了。

    照完相,接下来自然就是吃散伙饭了,陈太忠在班里的人缘实在不能说好,走得比较近的除了杨倩倩这死党,就是曲阳区的那两位了。说不得几个人要挤到一个桌子上吃饭地。

    谢向南不喝酒,据说是对什么玩意儿过敏,不过,既然是分手在即,陈太忠怎么肯放过他?拿着杯子使劲激他,“我说老谢,我喝多少白的,你就喝多少啤的。这总可以吧?这点面子都不给?”

    谢向南被他缠得实在没办法了,猛然间灵机一动,岔开了话题,“对了,太忠,来来,我跟你说个事儿。”

    “少扯,”陈太忠不吃这一套,酒桌上玩儿这一手?那骗得了哥们儿么?“说事儿可以,先喝了酒再说。”

    两人纠缠着。就离开了桌子,谢向南一看大家已经不太注意自己两人了,就低声问了起来,“今天照相的时候,李勇生跟你说什么了?”

    “李勇生?”陈太忠的思路登时被带偏了,要是谢向南说点别的,他绝对不会受到什么干扰。该敬的酒照敬不误。可今天李勇生的样子,还真地让他颇为纳闷。

    “嗯……他倒没跟我说什么,不过,挺苦大仇深地瞪着我,我还奇怪呢,哥们儿没招惹他什么啊~”

    谢向南的脑筋比较死板,不过,他对这些事却是相当地敏感。他略一思索。就猜出了几分原因。“他是不是想让你站到边儿上去?”

    “切,让我站到边儿上?”陈太忠冷哼一声。才要说什么,却怔在了那里,他琢磨了好半天,才琢磨出里面的味道来,“你是说……他觉得自己是副处,应该站到中间?”

    “而我的个子太高,不能跟他站在一起……我靠,太霸道了点吧?”

    谢向南原本也只有一个模糊的感觉,他虽是家学渊源,但本人却是有点驽钝,更重要的是,他也不过才二十五岁,这种事不亲身经历一些,还真的不容易体会到其中的微妙。

    只是,陈太忠帮他完善了这个猜测,听到这里,他叹口气摇摇头,“唉,看来就是这样了,真***……”

    谢向南一边说着,一边就举起了杯子,一扬手,那杯中的啤酒就进肚了,紧接着摇摇头,“妈地,真扫兴,太扫兴了……”

    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坐回了座位,只留下陈太忠愣愣地站在当地。

    陈太忠的愣,自然不是因为谢向南突然变得能喝了,他是有点讶异,李勇生怎么能把这么大的官威带到进修班里来?退一万步讲……哪怕这里不是进修班,无非就是照个相嘛,你丫也不用如此地介意排位吧?

    他还没有意识到,对很多官员来说,最最含糊不得的,就是坐次了,第一千零九十一和第一千零九十二,那是绝对不一样的!

    算了,该死的人鸟朝天,不该死的活了一天又一天!陈太忠也一扬手,那杯酒进肚,妈地李勇生,惹得我急了,直接灭了你全家,欺负别人也就算了,欺负到我头上,你不是找死么?

    虽然想是这么想地,不过,他心里还是不是很开心,因为他隐隐觉得,用仙家

    收拾一般人,反倒感觉像是自己承认情商不足,在心玩不过别人,真的很没面子。

    直到他迟迟疑疑地坐回座位,猛然间,他才有了里程碑一般的明悟。

    我进官场,可不就是想学做人,想提高情商么?看来,需要重点突破的地方,就是在这里了,能在如此步步危机、勾心斗角的环境中生存下来的话,那铁铁地是不会再穿越了!

    悟通了这一点,他的心情顿时变得大好,频频向在座的学员举杯,甚至还蹿到了别地桌子上敬酒,只是,他有意地漏过了李勇生,你丫不是能得瑟么?对不住了,哥们儿还真就不吃你这一套了!

    他这举动,却是无形之中合了官场中地作风。

    很多时候,忍辱吞声、屈意奉承固然是重要地,但无须忍让的时候,最好就旗帜鲜明地划出界线,这样,不但可以不被别人轻侮,而且还能争得对手地对立面的支持,虽然那支持里,肯定夹带了不少私货。

    你丫又不是我顶头上司,我尿你都没空呢!陈太忠敬完李勇生左侧这位,接着就敬右侧那位去了,单单地落下一个李勇生,仿佛这里就没坐着一个人一般。

    李勇生早就看到陈太忠在轮着敬酒了,他心中可是恨透了此人,眼看着就要转到了自己,他已经准备了一些不咸不淡的话,打算好好地羞辱这厮一番。

    反正大家都知道,酒桌上的玩笑,是当不得真的,不好好地为难陈太忠一番,李勇生这口气还真的咽不下去。

    他右侧坐的,是阴平区的招商引资办主任安道忠,李勇生有意把头转过来,没事找事地同安同学聊天,静等着陈同学的招呼。

    哼,只要他拍我肩膀,我一定要好好羞辱他一下,要是叫我,我先当没听见,然后……再相机讽刺他两句,给他一个大大的难堪!

    他这算盘珠子拨得不错,不过,陈太忠压根儿没给他任何的机会,直接对着安道忠举起了杯子,“安大哥,来,小陈我敬你一杯……”

    安道忠喝了不少酒了,不过,他已经年近三十,在宦海中很是游了几年泳,就算酒意有点上头,也能敏感地现,这个小陈跟老李……似乎有点不对路?

    这下,他就有点为难了,他平日里跟陈太忠交道打得不多,并不想因为简单的一杯酒,就同李勇生结了什么疙瘩,他深深知道,别看是这么小小的一件事,在官场上,如果不够小心谨慎,怕是将来死都不知道是怎么死的!

    酒至半酣时尚能意识到这些,不得不承认,安道忠安主任的情商,基本趋近于混迹官场者的正常值,陈太忠也好,谢向南也罢,多少是要逊色些的。

    正是因为如此,安主任眼下比较头大,不过,他也不想得罪陈太忠,人家这可是上座敬酒来的,别看这年轻人目前人微言轻,谁知道人家背后站着什么人呢?小心点是没什么错的。

    想归想,他的反应还是比较快的,略微诧异一下,他就晃晃悠悠地站起了身子,伪作喝多了的模样,哈哈笑了两声,只当没看到那两位的矛盾,笑嘻嘻地同陈太忠碰一下酒杯,一饮而尽,“哈,还是你们年轻人厉害啊,不行了,老哥我得去洗手间吐吐。”

    一边说着,他一边拨开了椅子,晃悠着走了出去。

    他身后,李勇生一脸的铁青!

    陈太忠可没想到,安主任给了自己多大的面子,他转了附近的两桌之后,又坐了回去,他并不想单挑整个班里三十多名男同学,做人嘛,要适可而止。

    这顿散伙酒,喝了差不多有两个小时,等到曲终人散的时候,已经接近下午三点了,陈太忠看到自己身边这几位意兴不减,就提出了建议,“咱们,唱歌去吧?”

    “去哪儿啊?”张慧玲的兴趣挺大的,“我唱得可不比杨倩倩差呢,等下让你见识见识……”

    进修已经结束了,同学们即将各奔东西,陈太忠这个提议,获得了不少人的支持,于是,一行十几人,浩浩荡荡地杀奔“幻梦城”。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