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零一章 温柔一刀(书号:760

第一百零一章 温柔一刀

作者:陈风笑
    海峰的这种眼神,狗脸彪见得多了,他非常清楚,那在内心深处、无法抑制的愤怒。

    拜托,想找死,不要拉上我啊!狗脸彪一脸郁闷的又叹一口气,“唉,陈哥你说吧,您想怎么处理他?小彪绝对不会有半点怨言。”

    狗脸彪也为难啊,混社会的,丢下自己的小弟不管,那是相当没面子的事儿,尤其是林海峰这种比较乖巧的手下,不过,外人既然称他做狗脸,翻脸无情这种行为,他倒也能比较自然地做出。

    至于说面子,那是对上人类的时候才能讲的,对上非人类,还讲面子就是找死,反正今天,他的面子已经丢得够狠了,虱子多了,也就不咬人了。

    谁想,陈太忠并不想让他抽身事外,低沉的声音在狗脸彪耳边响起,“呵呵,我给你两个选择,一个,是你杀了他,第二个,就是我杀了你!”

    狗脸彪登时就全身冰凉地呆在了那里,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陈太忠已经走了。

    陈太忠根本不会把一个普通人的死活放在心上,虽然他不喜欢滥杀无辜,但那小林子招惹他在先,而后不但不思悔改,反倒还敢那么怨毒地看他……那眼神又让他想起了冲击紫府金仙的那一刻。

    那么,取其小命,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了。

    五分钟后,狗脸彪的身体才渐渐地有了点知觉。天气已经很热了,不过他地身上有的只是阵阵寒意,整个身子似乎都被冻僵了,恍惚间,一种时空错乱的感觉涌入他的脑中:我草,我俩……到底谁是黑社会啊?

    当然,遇到陈太忠,他就等于遭遇了商业行为中的“不可抗力”。不管乐意不乐意,只有乖乖地认命的份儿。

    既然遇到了不可抗力,冷静啊!理智啊!等等正面心态自然随之而来,很简单的逻辑——技不如人还要挑衅,不收拾你收拾谁?

    嘿嘿!总算是今天陈哥心情好,也知道我小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没有找我的麻烦!

    想到这里,狗脸彪地心情不由得兴奋起来,给陈太忠恭敬地点点头,带头向外走去。“我说,都走了都走了,这个地方,大家记住了,以后都别来捣乱,听见没有?”

    看着这帮凶神恶煞远去,十七拽住了陈太忠。“陈哥。问出来是谁指使的没有?”

    道理在那里摆着,初开始,狗脸彪连古的面子都不卖,可见绝对不是普通的收保护费的问题,就算他不怕古所长,但是一般而言,混混对上警察的时候,很少做得太绝。做人嘛。须留条后路。山不转水转,谁能保证自己永远占了上风头?

    所以。十有**,丫是受人指使来的。

    这问题问得陈太忠愣了一愣,他上下打量几眼十七,“呵呵,你也想到了?”他还以为就自己想到了呢,这个十七,果然精明啊。

    “那当然了,”十七笑嘻嘻地点点头,他并不介意偶尔卖弄一下自己的机灵,以便给陈书记留下更好的印象,那样才能更好地挥自身的能力,“您和古所把这摊子交给我管,我怎么敢不上心?”

    这话说得叫个漂亮,空头地人情,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好的,十七相信陈书记没有谋夺产业的意思,嘴皮子也能跟得上,所以才有了这么暖人肺腑的空话。

    “你小子就贫吧,”陈太忠并不惊讶此人的精明,他早已经习惯了,精明的人屈居下位的大有人在,不过是实力使然,他自己有实力,自然无须介意,“其实没啥大不了地……”

    狗脸彪刚才很老实地交待了。

    幕后指使地有两家,都是凤凰市大名鼎鼎的娱乐场所,金凯利和帝王宫,这两家在黑白两道的根子很深,据说还有政府中的要员参了暗股,在凤凰市混得可谓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

    改造过的“幻梦城”靠近城乡结合部,投资不算小,地方也够大,这么一家大型的娱乐场所开张,不被同行相忌是不可能的。

    娱乐行业市场虽大,但并不是生活必需品,客户群也是相对比较稳定的,去你那里多了,来我这里自然就少了,金凯利和帝王宫绝对不会坐视幻梦城坐大地,今天请狗脸彪来,就是想做个试探,看看这家新歌城地背后,会有什么样地人物支持。

    如果“幻梦城”背后没什么像样的人物,

    直接踩倒了,没实力就不要学我们搞娱乐业嘛;如果以狗脸彪地恶名,十有**也能撕扯下一两块肉下来,那样的话,也算不白打探一场。

    不得不承认,这种手法还是相当温柔的——或者说阴损,这两家没选歌城开业的时候再来,就存了万一遭遇强大势力,好及时做出妥协的心思,人在江湖飘,留一手还是必要的。

    以陈太忠的逻辑思维能力,怀疑狗脸彪是很简单的,所以他才拎了那厮去问,却没想到后面还有如此的内幕。

    十七倒是一副见怪不怪的样子,无所谓地点点头,“很正常嘛,无非就是试试而已,又死不了人,万一咱们好欺负呢?”

    该欺负人的时候你要不欺负,那就是你的不对了!

    妈的,我还以为我已经很操蛋了呢!陈太忠有点恼火,可我就是再操蛋,也不会找无关人的麻烦啊,这才叫一山更比一山高,我穿越得实在……太冤枉了!

    两人说着话,一旁的人也凑了过来,纷纷跟陈太忠套着近乎,一时间,十七和古两个主人反倒有些被冷落了。

    要谦逊!陈太忠心里不住地提醒着自己,然后他就愕然地现,自己越谦虚,别人奉承的力度反倒越地高了起来,而且,似乎诚意也增加了不少。

    看来,谦虚使人进步,这话果然不假,虽然他觉得,不能高谈阔论夸夸其谈实在有些难受,但有了这种感觉,那份难受的感觉,还是被冲抵掉不少。

    就在这时,有人喊他,“太忠!太忠!!!”

    是杨倩倩,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溜了出来,她旁边站的居然是刘望男,而且,两人的手还牵着,老天,这俩什么时候变得关系这么密切了?

    陈太忠跟众人告个罪,走到杨倩倩面前,“呵呵,好了,刚才有点小事,都处理完了,走,咱们唱歌去!”

    “不了,太晚了,”杨倩倩摇摇头,长长的睫毛后眼神非常清亮,那是一种仰慕,刚才的事,她都看到了,陈太忠在她心中的形象,顿时高大了不少。

    男人对女人,是因为爱而产生尊重,女人对男人却恰恰相反,大部分都是因为尊重而产生爱,就陈太忠刚才的表现,对女人而言,毫无疑问,他是一个值得信赖和依靠的男人。

    春风化雨,不经意间的触动,往往是最难抵挡的,因为,当事人或者都没意识到其中的微妙,比如说杨倩倩,她只是有些感慨:怪不得以前太忠在学校里,表现得总是很怪癣,敢情他身上,还藏了太多不为人所知道的秘密。

    当然,这一切,并不能成为她晚回家的借口,“我得回去了,你好好玩吧。”

    陈太忠登时愕然,他不想这么早回去,古和十七的朋友不但对他很尊重,而且其中,还有几个值得交往的人,这么离开,未免有点可惜。

    可是,就这么让杨倩倩一个人走,也不是那么回事啊,这点情商他还是有的,他正迟疑呢,只觉得身后有人轻轻地推了自己一把,回头一看,刘望男正在向自己使眼色:快追上去啊!

    在刻不容缓的两难之时,如果有不相干的外人提示该如何选择,一般人都会下意识地听从的,陈太忠一时也顾不得想那么多,冲边上的几位男士一抱拳。

    “诸位,不好意思啊,我得送我女朋友去了,你们慢慢玩儿。”

    杨倩倩现在离他还不足十米,耳听到这话身子登时一顿,就僵在了那里,直到陈太忠走过来,才头也不回地往前走了。

    走出歌城很远之后,杨倩倩才回头,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刚才说什么?你要送谁回家?”

    只是,她的眼神中,隐约带了点笑意,抑或,还有点点羞涩?

    “这么走,实在太失礼了,可这么晚了,我不放心你一个人回嘛,”陈太忠无奈地摊开双手耸耸肩膀,这个动作学自十七,他觉得这么做挺潇洒的。

    “呵呵,所以我得找个借口啊,倩倩,你不是真生气吧?”她能只叫他的名字,他自然也会有样学样。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