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一百章 是后患?(书号:760

第一百章 是后患?

作者:陈风笑
    的……很大吧?听到刘望男的夸奖,陈太忠差点就张了。

    他对这个一直耿耿于怀,大家都知道,他是一个不喜欢后人的主儿,以前没注意到也就算了,现在既然注意到了,难免就会较较真,男人嘛,谁会不在意这个?

    还好,他紧记着,自己扮演的是一个花丛老手,虽然年纪是个问题,但他可不想就此露出马脚被人小看,而是貌似很无所谓地点点头,“那是,今天我要不是赶时间,哼哼……”

    “这个我倒是不清楚,哪天还是可以再试试的嘛,”刘望男捂嘴轻笑,身子微微一抖一抖的,这叫欲擒故纵,“不过……你的很大哦,软了都比别人的大……”

    这才叫瞌睡给了个枕头!陈太忠对刘望男的好感,顿时直线上升。

    他不是不清楚,欢场女子的话,往往是当不得真的,可刘望男置疑在先,夸奖在后,这话的真实性顿时就提高了不少。

    他并不在意持久性,以他的仙人之躯,用上些许仙力,翠心也能钻出个洞来,他在意的,就是尺寸问题,虽然这尺寸他是可以调整的。

    这种信息,任娇是不可能提供给他的,当然,他也绝对不能容忍任娇提供类似信息给自己,也只有见识过不少风雨的刘望男,才有这个资格评判一下,这让他心里大为受用!

    “所以吧……”他刚想借此再试探一下这话地真假。顺便约定一下“四人行”的时间,就见杨倩倩从前面的大包间里走了出来。

    “太忠,你不是买饮料去了么?买回来没有?”问这话的时候,她的脸微微有点红,因为,她从没叫过他“太忠”,可自打到了这里,别人都这么叫他。她若是不入乡随俗,那不是感觉有点……生分么?“唱了这么久,我有点渴了。”

    咦?你也这么叫我?陈太忠在瞬间就现了这个问题,不过,他的眼神奇好,在昏暗的灯光下,也看得见杨倩倩脸上似乎有点不自然,于是,就不想再抓住这个问题琢磨了。

    “哦,陈书记说了。我去帮你们拿,”刘望男服侍惯领导了,察言观色和随机应变的水平比一般人高出不少,她微笑着问,“嗯,你喝点什么?露露还是茹梦?”

    “嗯……茹梦吧,”毕竟是刚毕业地学生。杨倩倩做事还稍稍有些青涩。毫不客气就选了一种,接着又用狐疑的眼色在两人脸上扫扫,似乎现了什么。

    走进大包间,杨倩倩懒洋洋地靠在沙上,递一个话筒给陈太忠,“喏,你唱一会儿吧,不行。我的嗓子撑不住了。”

    陈太忠也不犹豫。他会的歌不少。但喜欢的不多,拿过歌本选了半天。终于选出一郑智化的《水手》出来,他喜欢这歌的粗犷,也喜欢歌词的沧桑。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象父亲地责骂母亲的哭泣永远难忘记,年少的我喜欢一个人在海边……”

    “好啊,太忠,唱得不错,”杨倩倩轻轻拍手,坐直了身子,笑吟吟地看着他,“老同学了,我怎么不知道你还有这一手?你可藏得够深的啊。”

    就在这个时候,服务生端了饮料进来,她伸手取了过来,一边头也不抬地插着吸管,一边问,“等等咱俩合唱两吧?”

    陈太忠是个不经夸的性子,听到杨倩倩如此说,唱得更起兴了,虽然他现在很想把放在那里的百威啤酒打开喝喝,不过,这不是歌儿没唱完么?

    一曲歌罢,又是一曲《找路的人》,还是郑智化地,因为杨倩倩说了,嗓子还没恢复过来。

    等到两人坐在那里,打算选一男女声合唱地时候,古匆匆忙忙走了进来,“太忠,快点儿来,有人闹事。”

    “你是警察啊,”陈太忠看看他,心里颇为奇怪,“谁敢不开眼,欺负到你头上?”

    “你认识,就是那个狗脸彪,”古苦着一张脸,“我不方便出头啊,只能从旁边劝说,要是没有刘东凯那混蛋整我,我倒是不怕,可眼下我得夹着尾巴做人,哪儿敢说这是我的摊子?”

    狗脸彪知道古和陈太忠的关系,所以他也不敢小看这个小小的派出所所长,不过,他今天来是有意闹事,怎么可能就这么回去?说不得就要将古一军。

    “我说姓古的,我知道你靠着谁,这买卖要是你的,我彪

    面子,二话不说就走人,可既然不是你的,你最好别路,大家都是出来混地,合着你要脸,我就不要脸了?”

    其时,古也有几个朋友在场,不过,狗脸彪恶名在外,大家也只能就事说事地劝解,古眼见不妙,赶紧就去搬救兵。

    “拿二十万出来,这场子我就再也不来了,我给你们面子,不月月收钱了,”因为一来就看到古在现场,狗脸彪也不想把事情做绝。

    他非常清楚,古本来在现场同古被人喊到现场地区别,这说明古所同这个叫十七地老板关系很好。

    “这场子是我罩的,”他正吹着口哨,抖着一条腿抬头看天花板呢,一个令他一辈子难忘地声音出现了,“怎么,你还想跟我收钱?出息了啊,狗脸彪!”

    狗脸彪的脸色在瞬间变得刷白,他身边二十多个小弟,有人识得这个声音,但大多数还是不认识陈太忠的来历。

    “妈的,你敢这么叫彪哥?”一个瘦小的家伙喊了一声,别看丫身板小,声音却是着实地大,简直有若洪钟一般嗡嗡作响,“你……”

    “啪,”更大的一声出现了,狗脸彪甩手就给了这厮一个清脆无比的耳光,直打得他一个趔趄,“妈的,这是陈哥,你再胡嘞嘞,老子废了你。”

    他怎么敢让自己的小弟把话说完?靠,这趟买卖接的,实在是太不划算了。

    嗯,表现不错,陈太忠满意地点点头,冲他招招手,也不叫狗脸彪的外号了,“来,小彪,我问你点事儿。”

    狗脸彪毕恭毕敬地走了过去。

    看着两人走到角落嘀咕起来,就有人凑到十七跟前悄声打问,“十七,这是哪路神仙啊?能让狗脸彪这么听话的,数遍凤凰市也没几个人啊。”

    十七刚才对着狗脸彪的时候,就颇不含糊,他听老古说过那次饭店奇遇,知道陈书记稳稳吃得住狗脸彪,所以,刚才他虽然没胆子跳脚,但不卑不亢总是做到了。

    听到有人这么问,他笑嘻嘻地回答,“这是街道办的政法委陈书记,他跟彪子什么关系,我怎么知道啊?”

    资源是宝贵的,十七不想跟别人共享,而且,他也拿不定陈太忠喜欢不喜欢被传出去,他只能确定一点,那就是,万一惹得陈书记不高兴的话,后果会很严重。

    过不多时,狗脸彪走了过来,两眼死死盯着十七,“呵呵,不简单啊十七,现在也混得算个人物了,居然给我下套?”

    他是笑着说的,但是话里的怨毒,却是一览无遗,很明显,他认为,刚才十七不该隐瞒陈太忠就呆在在歌城里的事实,要知道这人王在这儿,他绝对会毫不犹豫地拔腿就走,也省下刚才在众多小弟面前出乖露丑了。

    混社会的,格外讲究面子,狗脸彪这次,算是恨透十七了……你丫敢跟老子玩阴的?

    不过,还是那句话,陈太忠呆在这里和被人喊来这里,那绝对是不同的,狗脸彪心里再恨,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了。

    十七却是微微一笑,他有他的说法,“呵呵,彪哥,刚才我那么说的话,你也得信不是?你要是以为我道听途说,随便拿个人蒙你,万一折腾起来,等你闹得不成个样子,陈哥再出来的话,那麻烦不是更大了?”

    好,算你狠,狗脸彪口头上的便宜也占不到,又不敢继续较真下去,拔腿就想走人了,却不防陈太忠走过来拉住了他,“我说彪子,那个人……怎么回事啊?”

    狗脸彪顺着他努嘴的方向,看到林海峰站在人群后低着头,浑身哆嗦着,也不知道是气得还是吓得。

    他心里也有点点后悔——该来的终究是躲不过啊!轻声叹口气,他把陈太忠拉到一边,小声解释,“陈哥,这个……可不怪我,他的手是砍了,不过后来他去医院……”

    “我说的不是这个,”陈太忠直接打断了他的话,他没心思追究狗脸彪玩的小猫腻,“刚才他看我的眼神,我很不喜欢啊,你说吧,该怎么办?”

    两人正在这里说话呢,林海峰的眼睛又瞟了过来,虽然只是电光石火的一刹那,但那双眸子中所带的怨毒,却被两个人看得真又真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