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九章 饭票之争(书号:760

第九十九章 饭票之争

作者:陈风笑
    望男一听陈太忠能说出来“众星拱北”这个词,马上是一个绝对是老玩家,骨灰级的那种,看来,他真没有骗我?

    所谓的锦鲤吸水,大家都知道,鲤鱼不是没有牙,不过,它的牙在喉部一般人看不到而已,这种内媚,就是说女人通过自己内部的蠕动,让男人达到gao潮。

    这算是一种极品的内媚,所以,被划分到了大套中,想想就知道,一个男人什么都不用做,就可以爽歪歪,那种**,简直无法用语言表达。

    这种媚术对女人体质的要求很高,事实上,锦鲤吸水基本上是天生的,属于名器的范畴,虽然,通过后天的锻炼,也可以达到这个效果,但相对而言,感觉要差上许多。

    刘望男就是后天锻炼出来的。

    这一点,陈太忠很清楚,因为她耻骨的结构,并没有达到类似的巧妙,吮吸的力度是有了,但那种挤压和蠕动,却比传说中的稍微柔软了点,虽然**依旧,但对上体质上佳的他,就有点吊胃口的感觉了,“这是你自己练出来的吧?”

    “嗯,”刘望男点点头,她不辞辛苦地锻炼,其中艰辛实在不足为外人道,现在想想都有点不堪回的感觉,说起上进心,谁说女子不如男?

    可是,纵然是这样,她还是从哪儿来回哪儿去了,这一切,怎么能让她不耿耿于怀?“太忠。我可是把底子都交给你了啊。”

    “嗯,我知道了,”陈太忠心不在焉地点点头,他还真没想到,这女人找自己,居然是为了报复,或者说……找个靠山防身?

    十来年前,刘望男是文艺兵。而且,是那种人见人爱地那种,在文工团里算是出类拔萃的,所以,有什么重大场合需要气氛陪衬的话,她总是会接到出的命令。

    文工团并不仅仅为部队服务,事实上,她们跟地方政府的接触更多一些,所以,刘望男在当地的上层社会里。也算是小有名气的。

    不过,名气这东西,实在是太虚无缥缈了,文艺兵们都清楚,女人的青春,实在是太短暂了,借着这阵东风。为自己找一张长期饭票才是真地。

    机会总是青睐有准备的人。在一次陪同贵宾的活动中,那名贵宾深深地被她的内媚所吸引,就有了金屋藏娇的心思。

    遗憾的是,更有准备的人出现了,刘望男最要好的姐妹胡芳芳,也入了那名贵宾的法眼,两姐妹之间,就出现了友好竞争。

    友好竞争——显然。这是刘望男的一厢情愿。那个年头优质地长期饭票不是很多。而且,那饭票年纪不大。也算得上一表人才,虽然……饭票是有妻子的。

    胡芳芳比刘望男小点,平日里也得过不少照顾,不过,谁都渴望拥有更美好的生活,所以,她使出了一些见不得光的手段。

    比如说,刘望男和饭票一觉醒来,饭票就现自己的金表不见了,而后,又很轻易地在刘望男的宿舍中找到了其下落。

    当然,这事过于蹊跷,饭票倒是没有认定是她做的,只是,他心里自然要有些不爽——这个女孩平时地人缘是不是差了点?弄回金屋藏着,会不会给我惹来点是非?

    再比如,刘望男不小心喝了掺杂了泻药地饮料,正在使劲用锦鲤吸水的功夫使劲吸水、伺候饭票的时候,忽然有了便意,还是憋不住的那种,这……委实是太过扫兴了……

    于是,胡芳芳笑到了最后,而她得逞之后,不但没有就此放对手一马,反倒是挥出了“宜将剩勇追穷寇”的大无畏革命精神,对着自己昔日的亲密姐妹穷追猛打了起来。

    好死不死的是,饭票的妻子,在一次车祸中丧生了,于是,她居然在很短地时间内被扶正了。

    所以,刘望男不得不黯然回乡,按说,像她这种档次地文艺兵,混得再惨,也不至于混回国家级贫困县去,不过,谁要胡芳芳不肯放过她呢?

    然后,她有了段短暂婚史,只是,后来又离婚了,这件事地背后,又隐约有她昔日姐妹的影子。

    这真是一段令人郁闷地历史。

    以刘望男往昔的交际史,陈太忠这种级别的小官,她根本不可能去刻意巴结,不过,这家歌城的幕前老板十七和幕后老板古,都神秘兮兮地暗示,陈书记此人,是非常不简单的。

    不简单?那最好了,刘望男的苦日子过得够久

    做梦都想重返往日的辉煌生活,虽说这陈书记未必抵芳的势力,不过,既然有试试的机会,为什么不试试呢?

    当然,她也不是那么一个容易轻信别人的人,该下的功夫,还是要下的,只是,别人都看不懂陈太忠的经历,她自然也看不懂。

    所以,陈太忠给她的感觉就是,神秘!非常地神秘,绝对绝对值得投资,捂住,这么一支大好的潜力股,一定要捂住了!

    等到陈太忠进入党校进修,刘望男已经品出了其中味道,再加上陈某人深谙内媚之术,就越地让她期待了起来。

    内媚之术,跟期待有什么关系呢?她难道还想再继续进修内媚之术么?这么想的人,可就大错特错了!

    所谓内媚,绝对是要归到骄奢淫逸一类的生活中去的,一般人,不可能对这种东西有太多的了解,但是,陈太忠比一般人了解得多得多,而且还非常系统,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陈书记的背景,绝对不会是履历上写的那么简单,只有大富大贵之家,才能传承下如此东西,想通这一点,刘望男的所作所为,倒也就不奇怪了。

    不管怎么说,陈太忠还是比较高兴,刘望男找自己的目的,不是为了什么仙灵之气,只是为了单纯的归附自己,这是好事,眼下他缺乏的,就是势力。

    至于说胡芳芳和饭票之流,他没放在眼里,不过,他也不会贸贸然地为刘望男出头,在刚才的“切磋”中,他固然是得到了些许快感和经验,但刘望男不也是得了仙灵之气?

    所以,这只是交换,单纯的交换而已,等价与否并不重要,他只能给刘望男一个承诺,“好了,你老老实实地在十七这里干,有人找你麻烦的话,我帮你出头。”

    这个承诺,并没有达到刘望男的期望值,做个称职的妈咪,也不是她的奋斗目标,在她心中,做个万人敬仰的贵妇,或者说笑傲职场的交际花,才更能体现她自身的价值。

    不过,这么多年磕磕绊绊地走过来,也让她深深地明白,很多事情,并不是能够一蹴而就的,毕竟,她现在已经服侍过陈书记了,已经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不是么?

    而且,十七给她开出的薪水并不低,她再也不用那么困窘地生活了,这已经是一个巨大的飞跃,这年头什么都是假的,落到自己手里的,那才是真的。

    当然,些许的小手段,刘望男还是会顺势施展一下的,她略作迟疑,抬头看看陈太忠,“太忠,人家听你的,不过……来的客人,万一手脚不干净,我该怎么办啊?”

    呃……这是一个问题啊,陈太忠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按常理说,他是一个独占心理很强的人,他动过的女人,自是不想让别人再动了,不过这个刘望男不但年纪大了点,而且,她……她是二老板啊,落到他手里的时候,已经是残花败柳了。

    可就这么放刘望男去被别人揩油占便宜,他罗天上仙的尊严何在?不管怎么说,这也是他宠幸过的女人,是别的俗人能随便动手动脚的么?

    沉吟半晌,他才郁闷地撇撇嘴,“你自己看着办吧,你要喜欢就随你,你要不喜欢也随便你,反正,有人想违反你的意愿,你找我好了。”

    我这算得上情至意尽了吧?陈太忠真的很郁闷,虽然他能确定,这是自己有情意的表现,不过他真的不好受,“你要跟别人好的话,提前告诉我,否则,哼哼……”

    否则什么,他没说,不过话里的意思,两人都明白。

    这就是被他拴死了!刘望男知道,自己要是再跟别人好上,怕是就得不到陈书记的支持了,这个现实,让她有些郁闷,她正是所谓的如狼似虎的年纪,就此不沾这个,有点难熬啊。

    不过同时,她也有点微微的欣喜,这说明,陈书记还是有一点点在乎她的,只要有那么一点点,她就有信心把优势扩大,“呵呵,那倒不会,经历了陈书记这宝贝,我怎么会对别人还有兴趣?”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