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八章 护花使者(书号:760

第九十八章 护花使者

作者:陈风笑
    奈儿五号,号称是“高贵典雅的暧昧”,世界十大香的是大名鼎鼎,不过,那时中国,听说过这个的不多,用得起的就更不多了。

    一代性感影后玛丽莲.梦露所说的那句“我只穿香奈儿5入睡”,更是让这种香水成为所有人目光的焦点——yy的男人们和艳羡的女们。

    其实,这香水的味道,确实有点刺鼻,它的明者香奈儿女士对香水的理念是——“香水要强烈得像一记耳光那样令人难忘。”

    当然,刘望男不会认为陈太忠不懂,她轻叹一口气,似是想起了什么,眼中有一层类似水雾的东西升起,“这是多年前,一个,一个朋友……他送我的。”

    她的表情,可谓是楚楚动人,可惜,陈太忠从来不是什么怜香惜玉的主儿,狐狸精见得多了,鼻子也就不会随便喷血了,他冷哼了一声,“为什么,你告诉我,为什么?”

    他这话说得没头没脑的,可偏偏的,刘望男还就听得懂,她的眼睛在瞬间就变得极大,惊讶地捂住了自己的嘴,骇然地望向陈太忠,“你,你怎么……”

    “十七跟我说了,你从来不给他这样的机会,”说到这里,陈太忠禁不住就有点想笑,十七垂涎眼前这位,已经很久了,为了将其推倒,软硬手段都试过不少,怎奈都不得要领。

    不过。刘望男地姐姐手上有大量通玉县的小姐资源,太过分的手段,十七还是不敢使,最多也就是佯醉一下,试图霸王硬上弓而已。

    因为这位软硬不吃,十七才想到跑到陈太忠那里,想学学什么一百零八大套,二百五十六小套。“那啥,陈书记,这可是关系到咱歌城的稳定,就算您教不全我,我也得学上几套比较常用的吧?”

    可是这要求……不是为难陈大仙人么?

    说不得,陈太忠只能胡乱地抵挡一阵,最后拿出领导的架势,才喝退了心有不甘的十七。

    陈太忠是个很自信的男人,但是他再自信,也会对一些异常现象警觉——其实说实话。他只是觉得,刘望男地年纪,似乎偏大了一点,有了这种心思,他才会现不妥。

    十七好歹是歌城的总经理,丫想要,她死活不给。而我纵然是带了女伴来。你还想跟我切磋?这事儿怎么看,怎么也有点不合情理不是?

    难道当官儿的威力真的这么大?他想弄个明白。

    刘望男却是一时不察,露出了马脚,慌不迭胡乱掩饰地笑笑,“呵呵,纯粹是技术交流,技术交流而已,您不觉得。这是一门很深的学问么?”

    “这学问不止跟深浅有关吧?我觉得跟松紧、滑涩、冷暖都有关才对。如果你认为自己很深的话。我并不感兴趣,”陈太忠冷冷一笑。直接把话题岔开,刘望男的这个变脸,表现得非常明显,而他既然操上心了,自然不可能现不了。

    难道说,她听说我身怀仙灵之气了,想从我这里得到点儿?陈太忠认为,这个猜想,或者是最接近现实的,说实话,他不想泄露自己仙人的身份,但同时,他也没去疑神疑鬼地刻意去保密。

    他只是不喜欢麻烦而已,尤其是这麻烦,或者会影响到他锻炼情商的时候。

    所以,他有点不高兴了,嘴里自然也就蹦不出什么好话来,“做人,还是老实一点地好。”

    刘望男的脸色登时精彩了起来,红白蓝紫地变幻了半天,才低头轻轻一叹,头再抬起时,脸上却又是那媚笑了,不过,这次她的眼睛有些亮,“好吧,不过,我先问你一个问题,那些套路是真的假的?你都清楚么?”

    套路自然是真的,陈太忠毫不犹豫地点点头,至于后面那个问题,直接被他无视了,这蠢女人既然要把两个问题并作一个,他也没兴趣去指出其中谬误。

    “那我告诉你原因的话,你一定要跟我试试哦,”刘望男眉开眼笑地拉住他地手,小指轻挠他地掌心。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陈太忠心中的欲火腾地就上来了,刘望男在他眼中也变得妩媚了很多,年龄也不是太大的问题了。

    好吧,我中了媚术了,嗯,她的媚术太高深了,我抵挡不住!陈太忠

    想,直接就放弃了抵抗,很痛快地点点头。

    当然,刘望男真要问他有关仙人的问题的话,他肯定是不会承认的,到时候是先奸后杀,还是奸了不杀,就要看情况了。

    简单一点说就是,在刘某人孜孜不倦地勾引下,罗天上仙兴起了,想要宠幸她了,他甚至想到了“锵锵四人行”,因为……我很强嘛,“要不要把那俩也喊来?嗯……一个月没吃肉地那俩?”

    “没问题,只要你坚持得住,那样地话,时间会长一些,”刘望男轻笑一声,眼一瞥不远处的大包间,“你地女伴那里,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这种事当然不能让杨倩倩知道!陈太忠愣了一下,沉重地摇摇头,唉,还是不能四人行啊,实在……实在是太遗憾了,“算了,就你一个吧,快点儿,我赶时间呢。”

    赶时间……这么煞风景的话,也只有人民公仆或者神仙中人说得出口了吧?

    我就知道是这样,刘望男心里暗暗地赞叹了一下自己的考虑周全,比内媚的话,她自信绝对过自己的徒弟,但是,面对陈书记这种内媚高手高高手,万一人家不稀罕这种上不得台面的媚术,只比青春靓丽的话,她很可能会输给自己的徒弟!

    所以,她当然不想别人介入这次活动,至于说小陈书记是不是真的喜欢三飞四飞的,她绝对不会在意或者吃醋,只要自己能用优质的服务套住他,哪怕日后是一百零八飞,也能给他张罗,两条腿加个窟窿的1o1,海了去啦,找点美女很难么?

    “好啊,”刘望男轻笑一声,直接把他拉进了最近的一个包间内,在关门前,把包间门口手柄上“欢迎光临”的牌子一翻,登时就变成了“请勿打扰”。

    “哇,你的好大啊……”过不多时,包间门板处隐隐有些许声音传出,可见,包间的隔音效果不是很好,罗马不是一天建成的,俩月就能修好的歌城,质量堪忧。

    “说重点,说重点,”一个男声也传了出来,隐隐有种威严的味道,“为什么是我?咝……你别含我那儿啊,你的嘴留着,我还等着你说话呢,哼,没有合适的理由,我凭什么跟你切磋?”

    这话一出,包间内的声音,顿时低了不少,隐约有些人声,但也如远处高楼的飘渺的歌声一般,低至若有若无的境地。

    不多时,又传出了陈太忠的笑声,声音中带了无比轻松的味道。

    可惜这笑声并未坚持多久,几乎是在笑声刚起的同时,包间内响起了节奏明快的音乐,又间杂着能让人心跳不已的重低音,正是那大名鼎鼎的《护花使者》。

    “她总是留下电话号码,从不肯让我送她回家,”……“她总是留下电话号码,从不肯让我送她回家,”……“她总是留下电话号码,从不肯让我送她回家,”……听得出来,是循环播放!

    电话号码留了二十多次,足足过了有三十多分钟,包间里的一男一女衣冠楚楚地走了出来,不过,刘望男的脸上和脖颈处,还有些许的粉红尚未完全褪去,只是,为了制造暧昧气氛,歌城的灯光比较昏暗,错非有人盯着她看的话,一时倒也不虞被现。

    “你这招‘众星拱北’,用得还是不错的,”陈太忠也是一脸的轻松,虽是有些微微的气喘,但脸上从容淡然,正是一副学术交流的样子,“嗯,很不错……”

    众星拱北,是一百零八大套里的一套,他听说过,但从未品尝过,今天总算开眼了,不得不承认,这个内媚……它确实是个好东西,可惜,其他一百零七套在哪里等着我呢?

    “我们管这个叫锦鲤吸水,不过,我也听说过众星拱北这个说法……”刘望男终究是女人,说起这个,些许的赧然还是有的。

    正说着,她的脚微微一顿,腹部轻轻一提,看得陈太忠有点纳闷,“怎么了?”

    “怎么了?还不是你?弄进去那么多,快流出来了……”刘望男斜着瞟他一眼,刀削斧凿一般的雕塑美的脸上,一时间竟然是风情无限。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