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五章 所谓规则(书号:760

第九十五章 所谓规则

作者:陈风笑
    太忠并不知道这件事里的曲折,所以,他真是有点感古,你放心,这事我帮你想办法,那家伙到底是分局的还是市局的?叫什么名字?”

    “他要是分局的倒好说了呢,”古的声音,听起来有点消沉,“妈的,是市局的,叫刘东凯,他说是赵茂斌老爹的初中同学,操的……”

    “这话他敢直接跟你说?还真的无法无天了呢,”了,显然,这俩的同学关系,是古才知道的,否则古没理由不提前通知他的。

    那其他的事情就很好猜了,这个叫刘东凯的家伙刚才肯定跟古明示了,最起码也是**裸地暗示了:你丫得罪了我的同学,所以,老子要给你小鞋穿!

    做事做得如此明显,报复报得这么肆无忌惮,实在是太欺负人了,以陈太忠的骄傲,那是绝对无法忍受了,“刘东凯是吧?好了,这事交给我了!”

    挂了电话,他的火气久久不能消退,可是,冷静下来一想,这事儿,似乎并不是那么好办的,他该怎么对付这个刘东凯呢?

    一直以来,陈太忠都是抱着“以血还血以牙还牙”的处世原则,姓刘的敢这么欺负人,他就一定要在这一点上欺负回去!而不是简简单单地打两棒子闷棍就能出了这口气!

    可是,公报私仇地修理刘东凯?这事明显出了他地能力范围。修理好说,但公报私仇,难度就太大了。

    而且,他还要考虑,怎么样才能免去古的处分……

    看来,是得给杨倩倩打个电话了?把段卫华召唤出来?陈太忠有点迟疑不定,这件事虽是可大可小,但他自认。自己和段市长还没熟络到那个份儿上——两人压根儿就没见过面的。

    他正在这里琢磨不定,唐亦萱在一边话了,“刘东凯?这名字我怎么听得这么耳熟呢?”

    晕死了,旁边就坐着一尊大神呢,我到处跑什么啊?陈太忠轻轻一拍额头,咧嘴一笑,“呵呵,不好意思,忘记是在你家了。”

    他这话绝对是实话,因为他对唐亦萱的戒心。已经降到一个极低的程度了,可是这话,气得唐亦萱差点没昏过去。

    美丽的女人,最痛恨的是什么?绝对不是别人对自己的骚扰,只要那骚扰者不要形象太差,那或多或少还能满足一点女人地虚荣心,她们最痛恨的。是男人的无视。而眼下,陈某人做得实在是有点过分。

    不过,她多少是个见识过大场面的人,而且她身处的位置,决定了她所思考的东西绝对不同于普通的草民,所以她很坦然地无视了陈太忠话里的不敬,“这个人,是不是……地税局的?”

    “不是。是公安局的。”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现在是凤凰市公安局地局长,怎么样。能不能帮我收拾他一下?”

    “不是吧?公安局局长是王宏伟啊,”唐亦萱有点奇怪,虽然她已经远离了权力中心,但这种消息还是清楚的,“你搞错了吧?”

    “呃……是副局长,”陈太忠有点赧然,“你知道,这年头,叫别人副局长或者副科长,很容易得罪人的。”

    “嗯,要我帮忙?”其实有时候,女人也会很光棍的,眼下的唐亦萱就是一例。

    “是这么回事……”说不得,陈太忠又得把原委解释一遍,说完看看她,两手一摊,“你说,现在我该怎么办?”

    唐亦萱静静地听完他的话,皱着眉头,右手食中二指轻轻地叩着桌面,陈太忠却意外地现,她的指甲上,居然涂了黑色地指甲油。

    半天,她才轻吸一口气,疑惑地摇摇头,“奇怪,这个名字,我真地好像是听说过呢……”

    “问题是,我朋友现在要被停职了啊,因为我的事儿,”陈太忠不耐烦了起来,伸手也叩叩桌子,“我说,你倒是帮忙想想办法嘛,刚答应帮我,现在就推三阻四的?”

    “你怎么说话呢?”唐亦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多少年了,没人敢在她面前这么放肆,就算有人或许心里打着别的算盘,但表面上谁不对她恭恭敬敬的?“我这不是在想么?”

    陈太忠可不吃她这一套,说实话,要不是他自觉两人现在关系不错,怕是站起身甩手

    ,常规手段治不住刘东凯,他就不信用非常规手段也

    所以,他认为,自己是在给她面子,自然不在乎她的想法,“这事儿你得快点办,我可不想让我朋友等太久。”

    男人嚣张到极致对女人同样极具诱惑,或者说……别有风情!

    见识了太多的软骨头后,唐亦萱心里,对面前这个家伙居然生出了些许赞赏的感觉。很微妙,很古怪,更是好奇!

    也许……这才是男人真正模样。

    “这事儿倒是不难办,嗯……你是想收拾刘东凯呢?还是想保你地朋友?前者比较好办,后者嘛,稍微有点棘手。”

    收拾个市局副局长,比保一个所长还容易?陈太忠有点听不明白,这不符合逻辑吧?“你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呢?”

    “很简单啊,收拾刘东凯,先想办法把他上进地路堵死,然后慢慢地找他地碴,再一撸到底,这不是一两天的事儿,但是很容易做到,”唐亦萱侃侃而谈,她脸上地平静,再配上这种阴险的论调,就算是陈太忠,看在眼里听到耳中,心里也不由得泛起一股凉意。

    这就是传说中的“倾轧”吧?果真无情得很。

    “可是你朋友那里,就比较难办了,他触犯了规则,虽然这规则,是可有可无,但有人刻意为难,又被抓了现行,那就什么都不用说了,”她还在解释,“规则就是规则,所以,要他翻身的话,最好等风头过了。”

    “这东西,还真的很微妙啊,”陈太忠听懂了,而且,他觉得收获还不小。

    “哼,什么微妙?是肮脏!”唐亦萱冷冷地一笑,眼皮垂了下来,若有所思地看着桌上的茶杯,“而且,非常残酷,非常……”

    行了,你不用装了!陈太忠可是没把这些话听进去,他总觉得,一个年轻的女人,能懂得什么叫残酷么?不可能!在仙界,女仙就是弱智的近义词……

    “嗯嗯,这样吧,我既想收拾刘东凯,还想保住古,两个都要,你帮忙想想办法吧。”

    “哈,你还真不客气啊,”唐亦萱倒是没介意他打断自己的话,她并不想多谈政治,只是,她直觉地感到,眼前这个年轻人,其实并不怎么通世事,所以倒不在乎多讲解点。

    事实上,她一直认为,陈太忠应该是传说中的高人,餐风饮露隐居在山洞或者原始森林里的那种,踏入官场的话,实在太俗气也太辜负了这身本事。

    至于说这身本事能在山洞或者原始森林里做点什么,却不是她考虑的内容了,反正,女人都是爱幻想的,而且多是那种不切实际的幻想,唐亦萱也不能免俗。

    不过,她还是愿意伸手帮帮陈太忠的,说不得只能站起身,打了一个电话。

    不多时,就有电话回了回来,这次的电话时间比较长,说了没几句,唐亦萱就站起身子,拿着子母机的子机,走进了卧室。

    足足过了十多分钟,她才重新出现,这次,她看着陈太忠的眼光,就有些异样了,“小陈,你……对秦小方有成见?”

    秦小方就是秦系现下的掌门人,市委第一副书记兼凤凰市纪检委书记,毫无疑问,有人向她说了点什么。

    “我根本没见过他,能有什么成见?”陈太忠冷笑一声,他做公务员已经半年多了,对于凤凰的政坛也有了大致的了解,他当然清楚自己已经把秦系一脉得罪惨了。

    “是他们先算计我的,我就该老老实实地被他们算计?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可是土生土长的凤凰人,正经是他才算半路出家来凤凰的!”

    秦小方的级别并不算很高,权力也不算大,但之所以能自成一脉,并且在凤凰市政坛混得风声水起,那就是因为他们打着“本土干部”的旗号,这种力量,谁也不能忽视。

    事实上,本土派并不是秦小方起的,他本人也不过是大学毕业之后分配到了这里,不过,他一直是坚定地站在本土派这一边,现在算是熬出头了,本土派也就被叫成了“秦派”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