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四章 秋后算帐(书号:760

第九十四章 秋后算帐

作者:陈风笑
    你这么说话的么?唐亦萱登时被这句话呛了个半死。

    她愕然地看了陈太忠半天,才轻笑一声,点点头,“呵呵,看来,我现了你的秘密,实在是罪大恶极的事儿啊。”

    “话不是你这么说的,”陈太忠反倒指责起她来,不过他的表情挺诚恳的,“你还年轻,而且,非常地漂亮,完全可以找个人再嫁,不用活得这么累吧?”

    唐亦萱当然知道自己漂亮,而且她自认,怕是满凤凰市也找不出一个自己的身材更好的女人了,不过,她还真没想到,眼前这个瞎子一般的男人,居然也知道自己漂亮,你不是铁石心肠来的么?

    “哼,嫁人?哪有那么简单?”她轻哼一声,却懒得做解释:我敢嫁么?那是在丢老书记的脸呢,而且,谁又能保证追求的人,不是怀着什么功利的目的呢?

    看着她绷着脸坐在那里呆,陈太忠的心中,隐隐又不忍了起来,算了,这女人在凤凰市的能量挺大,要不,帮她治治这树?

    一旦考虑到官场的上进,他的脑子顿时灵活了起来,于是做出了一副踌躇的样子,半天才皱着眉头点点头,“这么着吧,我知道你在凤凰市很有点人脉,能不能帮我在仕途……嗯,就是在官场上进步一下?”

    “是条件么?”唐亦萱想起了他上次想做市长的言论,这次,她不会再认为是玩笑话了。因为很明显,对方就是一个基层政府官员,看起来上进心还挺强地那种。

    这个要求,让她有些为难,因为她是出了名的不参与政事,不过,有条件总是比没条件好,既然这个年轻人肯提条件。那就一切好商量。

    “不是唯一的条件,”陈太忠摇摇头,人家作为女人都这么干脆,他也不想再废话了,“我的能力要保密,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哪怕是蒙晓艳。”

    “晓艳?你认识她?”唐亦萱的眉毛一挑,旋即微微颔,“没问题,这个要求是应该的。”

    “你不知道蒙晓艳是我女朋友的同学?”这下。轮到陈太忠吃惊了,“你们母女俩不沟通的么?”

    “呵呵,你见过跟后妈关系好地人么?”唐亦萱自嘲地笑笑,笑容背后,是深深的无奈,“除了老书记的忌日,她连家都不回的。她以为……”

    “算了。不说这个了,”她摇摇头,“现在,可以开始了么?”

    “呃,可以了,”陈太忠有点奇怪这对母女的关系,不过转念一想,这关我什么事儿?“记得你的承诺啊。”

    说着。他随手比划了两下。然后看看唐亦萱。“好了。”

    “这样……就好了?”唐亦萱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你确定么?”

    废话。这当然就好了,再多用点仙灵之气的话,这棵松树就要成精了!陈太忠很不满意地瞪了她一眼,“怎么,你不相信我?”

    不知不觉间,他使用出了上位者的口气,唐亦萱却是没注意到这一点,吞吞吐吐地问,“不需要……不需要复诊一下什么的?”

    她这话,说得陈太忠心里一动,是啊,我该留个借口,万一这女人不帮我进步,到时候也有小辫子可抓嘛,“嗯……这树病得太重,一次不行,以后每十天我来维护一次,一百天内,保证它恢复!”

    接下来,陈太忠同唐亦萱地聊天就进行得很友好了,不管怎么说,我们的陈书记最近喜欢上了聊天,而蒙书记的未亡人一个人在深宅大院里也呆得太久了。

    可惜的是,两人的接触实在太少了,共同感兴趣的话题并不是很多,所以,说来说去,话又转回了陈太忠上进的问题上。

    “我真搞不懂了,以你地能力,想要进步还不是很简单地事儿么?”唐亦萱确实深深地被他的能力折服了,“为什么不对那些领导使用点手段呢?”

    哼,那样能锻炼情商么?陈太忠心里冷笑,嘴上却是道貌岸然,“我注重的是过程,明白吧?过程才是重要的,我没想一定要到达什么位置,我只想品味其中的滋味!”

    毫无疑问,这个回答才符合唐亦萱对他的认知,她点点头,果然,高人就是高人,不过,这么说的话,她的压力也小了很多,“那正好,凤凰市地官场,平时我还真地少说话,这样好不好,小陈,等你有事需要帮助地时候,我再出面?”

    我晕,你倒是真不客气,这么会打蛇随棍上啊,陈太忠有点郁闷了,可是话已经说出口,他当然不能出尔反尔,坏了自家的名头。

    “这个其实无所谓地,”他笑吟吟地点点头,心里却是在淌血,“其实呢,我只是被你这份执着所感动了,我很羡慕蒙通呢……”

    说到这里,他居然

    些微微的感触,人就是这样,有些时候,总有些不经会莫名其妙地涌上心头,他苦笑一声,“在死后,他起码还有人这么刻骨铭心地惦记呢……”

    他不想去想一些事,但眼下,那些事却是自己涌了出来:罗天上仙冲击紫府金仙的时机,一般人根本无法确切地把握,他能被准时地袭击,毫无疑问是有人在通风报信。

    上一辈子,我好像真的活得很失败啊,连这个小小的市委书记都不如,念及此处,怎能不让他感慨万千?

    “从见到你的第一面起,我就知道你不是一般人,”面对他的苦笑,不知道为什么,唐亦萱心中,居然升起了一丝不忍,说不得就要开导一二,“你肯定也有过类似的刻骨铭心吧?否则我很难想像你会进入官场,那个女孩儿,很漂亮吧?”

    呃……你肥皂剧看太多了吧?陈太忠真的有点不能接受这种匪夷所思的关联想像,女人,果然是一种很奇怪的动物,他恨恨地看了她一眼,嘴角露出一丝轻蔑的笑容,“你觉得,这世界上,有值得我这么做的女人么?”

    唐亦萱白嫩的脸上,突然闪过一丝青气,她受不了这样的话,是的,完完全全地受不了,她不是女权主义者,但毫无疑问,她自认是一个非常非常优秀的女人,无论从智商上讲,还是从相貌上讲。

    还好,她总算是见识过一些场面的女人,硬是生生地咽下了这一口气,含笑点点头,“呵呵,你说得不错啊,小陈你真的是很杰出的。”

    你这不是废话么?陈太忠傲然地点点头,只是在下一刻,他就现了自己的行为似乎有点不太妥当,于是又摇摇头,挤出笑脸做谦虚状,“呵呵,我开玩笑呢,其实……”

    其实什么他还没来得及说,手机就响了,来电话的是古所长,他遇到了麻烦。

    “刚才,负责纪律纠风的刘副局长来了,正好抓我现行,说我中午喝酒了,要停我的职,太忠,你得帮帮我啊。”

    “这人有病吧?”陈太忠的眉头一皱,“中午又不是工作时间,喝酒就怎么了?他管得也太宽了吧?”

    “问题是,喝了不少,下午不是就有点酒气?这个是不允许的,有规定,”古在那边解释,他知道,陈太忠太年轻了,对派出所的那套并不是很熟悉,“会影响警察形象。”

    影响个毛的形象!现在的警察还有形象么?别的陈太忠不知道,这个他可是清楚,对大部分警察来说,中午喝酒实在是很正常的,规定是规定,但是,找点借口实在太简单了。

    那么,这个刘副局长的对古的处罚,就有点蹊跷了,好歹人家也是一个派出所的正职,“老古,那个刘副局长,是区里分局的还是市局的?你怎么这么点儿背?”

    “屁的点儿背!他故意整我呢!”古在电话那边喊了起来,“妈的,还不是因为赵茂斌的案子?他替那个姓赵的说情,我没理他,结果丫就给我来这么一手。”

    敢情还是因为我的事儿?陈太忠有点坐不住了,赵茂斌的刑拘,是古一手操办的,他并不知道里面有多大的阻力,而且古也没向他邀功,他真不知道,为了讨好自己,古居然顶住了这么大的压力。

    其实,实情并不仅仅是古说的这样,刘副局长是给古打电话了,甚至,刘局也知道,有个小小的政法委书记在整赵茂斌,但他拿不定那年轻人是受谁指使的。

    反正,按说那厮身后应该还有人,否则的话,双方的力量对比,就太过匪夷所思了点,根本不符合逻辑。

    有了这个认识,刘副局长打电话的时候,使用的措辞就比较模糊,反正做惯领导的,说话的技巧通常都是很高的,就算他要铁心帮忙,也会讲究说法方式的。

    古可不管这一套,他没有从副局长口中得到明确的指示,就当刘局也是受人所托,不得不打个电话应付一二——对警察而言,这种事实在是太常见了。

    其实,古自打攀上陈太忠这高枝,也就不怎么把主管纪律监察的刘局长放到眼里了,不但是个副职,而且是管内部纪律这样可有可无的副职——在那个年代确实如此。

    所以,刘局现在开始秋后算账,是很正常的,但却又实实在在地出乎古的意料。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