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二章 要收敛!(书号:760

第九十二章 要收敛!

作者:陈风笑
    太忠和杨倩倩进入包间还不到一分钟,他的手机就响的是古古所长。

    “太忠书记啊,听说你要去党校进修了?这种事情,我还是从新刚嘴里听到的,你是不拿我当兄弟了吧?”丫在电话里悲愤莫名,那份痛心,当真是比得上寒蝉凄切对长亭晚了,“说吧,你现在在哪儿?”

    “呃,”对上这种怨妇一般的腔调,陈太忠自己都觉得自己操蛋了,“那啥,我在海上明月呢,老古,要来你一个人来,最多叫上老李,明白不?别嚷嚷得满世界都知道,嗯,3o7包间……”

    不多时,古所长和李副所长就跑了来,很明显,陈书记估计又要上进了,大家都是混官场的,这种“结交英雄于落魄时”的眼光,谁也短不了,古甚至一进房门就嚷嚷开了,“太忠,今天的单是我买了,你要出钱的话,我跟你急啊……呃,这位是?”

    “我同学,杨倩倩,”陈太忠笑嘻嘻地介绍,“千万别小看她哦,她可是机关事务管理局的,能量那……那可是大着呢。”

    机关事务管理局,其实就是市委市政府的后勤部门而已,古他俩虽然要忌惮一些,但真说起来,还没什么太多的事情要依靠这里,不过,既然陈书记这么说了,自然要花花轿子人抬人一下。

    “哈,小杨,这下我们可算认识了。看在太忠地面子上,以后要多给点方便的哦,”这话是古说的。

    “呵呵,我说嘛,怪不得陈书记没心思通知我哥俩呢,敢情……是有了新人忘旧人啊,”挤眉弄眼的这位,自然是李副所长。

    这个玩笑。有点过了,不过两位所长都是过来人了,显然,面前坐着的这位同陈书记的关系,应该没那么简单,简单的话,至于孤男寡女地独处一室么?

    他俩也知道,陈书记的女朋友似乎是个教师,还是“仙客来”酒店老板地外甥女儿,但这年头的事儿。还不都是这么回事儿?别说女朋友了,就算家里有老婆的,出了门谁还不打点野食儿?

    “我靠,老李你怎么说话呢?”陈太忠有点哭笑不得,索性举起了酒杯,“来,哥几个。走一下啦……”

    正在折腾得沸反盈天的时候。门开了,张新华走了进来,“呃,太忠,挺热闹啊。”

    “哈,新华书记啊,坐坐,”陈太忠赶紧站起来招呼。说实话。在整个街道办里。他最尊敬的,就是这位了。

    “我问你个事儿啊。”张书记坐了下来,不过看起来有点心事,“那个……你给我的那个戒指,不知道你还有没有了?”

    “没了,”陈太忠果断地一摇头,“不过你想再要的话,我给可以你想想办法,今天不说这个,老李,快给新华书记满上啊。”

    李副所长一点都没有犹豫,站起来就给张新华倒酒,不过张新华的心思不在这里,“那个啥,其实吧,有人想见见你,托我转告你一声,你什么时候方便?”

    “下午我就有空,”陈太忠满不在乎地回答,事实上,他想在乎也不可能,工作都移交了,这点,张的。

    “那……”张书记看看左右的人,终于举起了杯子,“嗯,太忠,这地方太奢侈了,街道办肯定报销不了啊,不过……我来处理吧……”

    张新华很喜欢陈太忠送自己地那枚戒指,翠心做的戒指,给人一种很厚重和古朴的感觉,就算他这样年龄的人,也能戴在手上而不显得怎么张扬。不过为了照顾形象,等闲时候他还是很少戴的,只是装在口袋里,时不时地拿出把玩一番。

    结果,他在某次把玩中,不小心被一个喜欢玩玉的已经退休的老领导现了,硬生生地借了去,然后,刚才老领导打电话给他,省委书记蒙艺地嫂子,想问问这翠心戒指地原主人在哪里,“嫂子说了,找他有要紧事商量!”

    蒙艺的哥哥蒙通是凤凰市的老市委书记,已经死了五年了,张新华听说过这个女人,而且知道她就住在凤凰市里,听说这个女人找人,自然是不敢怠慢。

    好不容易找到了陈太忠,他却现人家在喝酒,看看时间正是饭点儿,他自是不好直接拉了人走:正好,我张某人还没吃呢。

    张新华年纪不小了,深深知道做事的分寸,事关蒙书记的嫂子,他自是不好在饭桌上提起,别的不说,只说那俩警察,他就很不耻其职业性格,做警察的大多都是性子直爽,嘴上没把门的,传出去就不好了。

    所以,虽然他很好奇陈太忠是如何扯上蒙通地,可一时实在没办法问,还好,想到陈太忠认识蒙晓艳,他心里隐隐又觉得,这事似乎也很正常。

    这顿饭

    华吃得有点心不在焉,在曲终人散地时候,他尚不忘忠到一边说悄悄话,“太忠,这几个人跟你,关系都很铁吧?”

    “是很铁啊,”陈太忠有点奇怪张书记地思维,“怎么了,你现什么了?”

    “像今天这个聚会,你还是少搞的好,”张新华喝了点酒,话里就多了几分赤诚出来,“你想想,上午才宣布你党校进修,中午你就来庆祝,别人会怎么看你?”

    “我上进有望,肯定要庆祝一下地啦,”陈太忠奇怪得张大了嘴巴,非常愕然地看着他,“难道这都错了?不是吧?”

    他有点怀疑张书记喝多了,这话说得实在太不通情理了,合着喜事儿不去庆祝,庆祝丧事儿?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你还年轻啊,前面的路还长,”张书记的话,从来都是这么语重心长,“万一传出去,别人觉得你稍有点成绩就翘尾巴,沉不住气不够稳重,会对你的进步,产生巨大影响的。”

    “赵璞为什么那么不招人待见?因为他不明白这一点!”

    呃……陈太忠登时哑然无语,他原本就是聪明无比之人,略一分析,就明白张书记说得确实是至理名言,不过话说回来,当官当成这样,还真的很憋屈啊。

    张新华看他半天沉默无语,以为自己臊着这个年轻人了,少不得要画蛇添足地解释几句,“当然,你要成了我这种老不死的,也不在乎再进步了,那你想把天翻过来也没人说你闲话。”

    这个要求,跟我的性格有冲突!陈太忠马上就反应过来了,事实上,他原本就是一个不善隐忍的性子,这么要求他,实在是太为难了。

    拼了,哥们儿进官场,不就是为了学东西么?陈太忠隐隐觉得,这才是自己要学的,终于一咬牙一跺脚,“呵呵,谢谢老书记的金玉良言了,太忠我受益不浅!”

    事实上,想通这一点,他才算真正地迈开了仕途之行的第一步,当然,陈太忠的性子,也决定了他未必能忍气吞声到什么程度,这一点,却是当事人和劝说者都没有考虑到的。

    “好了,就是这里了,”张书记把他领到了一个地方,“三十九号,蒙晓艳她妈找你呢。”

    这里……不是市委大院么?陈太忠眼睛有点直了,“蒙晓艳她妈找我,什么事儿?因为蒙晓艳?我没怎么她啊。”

    “这我就不知道了,”张新华摇摇头,那姑娘丑成那样,你要是能怎么了她,我倒是佩服死你了!

    “一起进去吧?”陈太忠一想要跟个老太太打交道,还可能是碎嘴的那种,就有点头疼,再说,就这么把张书记撇在市委大院门口,也不是个事儿啊,这算忘恩负义吧?

    “呵呵,不了,”张书记含笑摇摇头,到了他这把年纪,非常理解稳重的必要性,他并不想贸然掺乎进这样的事儿里,反正,如果想搭上这条线儿,抓好眼前这个年轻人才是真的。

    不过,陈太忠的邀请,还是让他心里暖呼呼的,小伙子不错,不是个吃独食儿的,“快进去吧,人家正等着你呢,我顺便去区里办事,有事儿你联系我。”

    市委大院看得还是比较严的,看门的小战士直接挡了陈太忠的驾,根本都不是登记一下就能进的,“没通行证?先电话联系一下吧……”

    这么做,那是有点脱离群众啊,这不是自绝于人民么?陈太忠悻悻地腹诽了两句,哼,找我有事还这么拽?

    想归这么想,张新华的面子,他是必须要买的,终于不情不愿地给39号打了个电话,“我是陈太忠啊,听说有人找我?”

    “陈太忠?”电话那边,是一个清脆的语音,怎么听也就是二十岁左右,估计是那老女人的保姆。

    沉默片刻,电话那头似乎是想起了什么,“哦,对了,你是不是雕翠心戒指那个人?”

    “嗯,是我,”陈太忠有点恼火,也就懒得多解释了,哥们儿什么时候成了手艺人了?不过……这个声音,怎么听起来有点耳熟?

    不多时,院内的大路上走过来一个女人,个子很高,修长笔直的双腿,长披肩,可不就是那个玩玉玩得极疯的堂姐?

    一看到她,陈太忠就有点头疼,隐约觉得今天似乎要有点小麻烦,“我说,你是不是还没完了?你家大人呢?”

    “大人?”唐姐的眉头皱皱,旋即舒展开来,轻轻一笑,“哦,我就是蒙通的爱人,唐亦萱,你叫我唐姐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