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一章 海上生明月(书号:760

第九十一章 海上生明月

作者:陈风笑
    太忠,是段市长让我找你来的,”杨倩倩眼见没人了说了,“你马上要去党校学习了吧?”

    “为了帮你争取这个名额,段市长可是亲自了话的,”对同学说话,她也不讲究什么方式方法,纯粹就是直来直去,当然,她也不想卖弄自己跟干爹的关系,“段市长说了,你好好干,他很看好的。”

    好死不死的,杨新刚手里拎个暖壶走过来,听到了最后一句话,登时手一松,“啪嗒”一声,暖壶掉到了地上,段市长?!

    这实在怪不得他,虽然同处一座城市里,但政府的一把手跟普通老百姓的距离,实在太大了,而他作为政府工作人员,比一般人更要明白差别的悬殊。

    “嗯?”陈太忠扫他一眼,微微有点不爽,你这是给我闹难看呢?“呆着干什么呢?快收拾啊。”

    “听说你认了段卫华做干爹?”虽然当着杨新刚,但他并不介意聊聊这样的话题,自己的小弟听了这话,应该是更死心塌地地追随自己了吧?“那个段宇轩,是什么人啊?”

    杨倩倩可没想到,这话能传到陈太忠耳朵里,尤其是听到“段宇轩”三个字,脸上红晕又起,她又想起了那次尴尬的碰面,“宇轩哥,那是卫华市长的儿子,你怎么知道,我认了干爹?”

    “我还听说,段市长有兴趣给你做媒?”陈太忠看着她笑笑。一脸地不怀好意,近来在不懈的努力下,他已经总结出了很多说话的技巧,但面对熟悉、无害、又有着共同秘密的同学,他还是禁不住起了点促狭之心。

    还好,他总算没说什么“听说段宇轩拒绝了你”这样的话,多少,也算得上是情商有所长进了吧?

    “你!陈太忠!”杨倩倩气得一拍桌子。满脸的通红,“不要没事就学那些老太太,四处乱嚼舌头根子,明告诉你,我现在还没对象呢。”

    她并不是真的恼了,而是她很担心,这个陈太忠到底知道了多少,要是他知道自己曾宣称是他的女朋友,那她可是……没脸见人了。

    说不得,她就要佯装恼怒了。

    说话间。杨新刚已经手忙脚乱地收拾好了地上地残渣,低着头就匆匆地向外走,他倒是想继续听呢,可是,实在是不方便啊,人家都说到有对象没对象这事儿上了。

    他忙于撇清,走得就匆忙了点。才一出门一不留神。一头撞在一个人的怀里,簸箕里的暖壶内胆的碎片,“哗”地甩了那人一身。

    抬头一看,不是赵璞又是谁来?

    对于这个疙瘩青年,杨新刚本来就是没什么好感,自己眼下投靠的陈书记,跟这厮更不对眼,所以。道歉之类的话。那就再也不用提了。“你鬼鬼祟祟躲在门外做什么?”

    “路过,嗯。路过,”奇怪的是,赵璞的脸色虽然铁青,却是没什么火,而是失魂落魄地解释了几句。

    “有病!”杨新刚恨恨地嘀咕一声,低头又去扫地上的垃圾了。

    他没抬头,若是抬头的话,应该可以现,赵璞地眼中都快冒出火了:杨倩倩,倩倩她居然对他说“我没对象”?我靠,老天怎么不开眼,劈死这个陈太忠啊?

    我哪点不比这个高中生强呢?为什么他是一帆风顺,我却是要去搞什么狗屁环卫?赵璞实在有点出离愤怒了。

    陈太忠,我一定要你好看!

    屋里的杨倩倩哪里知道外面有这么一出?她正忙着跟陈太忠低声解释呢,“对了,干爹要我告诉你,谢谢你帮忙教训了武耕……”

    “武耕?那是谁啊?”陈太忠有点傻眼,“是段市长的仇人?”

    不是仇人,武耕就是那拉着警笛差点闯了黄老车队的那位,他的老娘是段卫华爱人的校友,在段卫华没崛起之前,帮过段家不少忙,所以,称段卫华一声舅舅也是正常的。

    陈太忠毒打了武耕,武耕自是要找“舅舅”去告状,谁想段卫华早就听说这件事了,劈头盖脸对着他就是一通臭骂,“打得好,你小子就是欠揍,了不起了啊你,连黄老地车队你也敢冲,嫌自己活得不够长?可以啊!不过你没必要拉我下水吧?”

    难怪段卫华如此火,先别假设武耕冲了车队地后果,只说当时没冲成,跟陈太忠厮打一番,这个小道消息也早传开了,要不是他应变得当,估计也早吃了排头。

    市长,也就在武耕这样无脑男眼中是帝王般的存在,哪里有想像中的那么好当?不说别的,单凭放任亲属横

    这条,就足以让书记和省长对自己“另眼相看”。

    妈的,要再让黄老知道……段卫华每次想及此事,总是不由自主的背后生寒。

    所以,这次他对陈太忠的感激,是真心的,正是因为这个年轻人,他才躲过了一劫,孰是孰非,他自然心里清楚!

    也正是因为如此,章尧东找他商量舒城一事地时候,虽然这事真地很严重,但若不是看在陈太忠也是当事人地面子上,他还真是想淡化这个麻烦呢。

    至于黄老次子对陈太忠的赏识,段卫华也听说了,所以,他觉得,有必要向这个年轻人暗示一下:你地仕途生涯之所以这么顺利,可全是我罩着你的哦。

    当然,陈太忠的级别实在是太低了,段卫华可是市长呢,所以,他向杨倩倩暗示了一下,你的那个同学,嗯,他很不错,找个机会,把我的赏识跟他说说吧。

    既然是“找个机会”,杨倩倩当然就不怎么着急,直到前两天段卫华说安排了陈太忠进党校进修,她才决定来看看自己的老同学。

    “你是说,段市长认为我打他的外甥,是应该的?”陈太忠一时没反应过来,仔细一琢磨,才明白了里面的关窍。

    “这官场,还真的是锻炼人的情商啊……”他自问,若是换给自己,绝对不会轻饶了那得罪自己小弟的人,看来,我还有太多的东西要学啊。

    “这次,我也要去进修呢,”杨倩倩交待完了干爹的话,自是要说说同学之间的话题,“呵呵,又能跟你做同学了。”

    “哈,咱俩还真有缘分呢,”陈太忠对杨倩倩也是颇有好感,人只有走上工作岗位之后,才会真正地懂得珍惜同学情意,“一起同过窗”可是当今三大铁之一。

    更何况,她为他带来了段市长的善意?虽说他具备蔑视市长大人的绝对实力,但是仅就官场规矩而言,陈太忠自己也清楚,其实他并没有挑战段市长的能力,相差……甚远。

    混哪里,就要遵守哪里的规矩,所以,今天他真的挺高兴,双喜临门呢!

    杨倩倩被他这句“缘分”弄得又有点脸红,不过想想这人的性格比较怪异,倒也没有计较,终是微笑着点点头,顺便还挤了挤眼睛,长得能拽下来当扫帚的眼睫毛不住地抖动着,煞是迷人,“呵呵,到时候你可得记得帮我哦。”

    “咱俩谁跟谁啊?三年同学呢,”陈太忠也笑着点点头,他知道杨倩倩在暗示上一次的事,进修完了,可也要考试的。

    话说到这里,杨倩倩就要起身告辞了,该说的都说了,再不走,等着混午饭?

    “走什么走啊?”陈太忠却是笑嘻嘻地出声挽留了,马上就是饭点儿了,这种礼数要是缺了,那才叫贻笑大方呢,现在,他不允许自己犯如此低下的情商错误,“呵呵,为了祝贺咱俩即将再次同窗,杨小姐赏光,吃个便饭吧?”

    “嗯,好吧,”杨倩倩略微思索一下,就答应了,事实上,陈太忠进市委党校进修,是前途无量的征兆,她杨倩倩进修,自然也有水涨船高的意思,她心里这份儿欢喜,当然也想找个人分享。

    这次,两人去的是市里大名鼎鼎的酒店“海上明月”,不如此,也不能打心里的高兴。

    不过,就在打车去海上明月的路上,陈太忠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吴言说党校进修的名额是她争取的,可杨倩倩却说,这事是段市长一手促成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两边……哪边看起来也不像是假的。

    当然,这种会让同学下不来台的问题,他是不会问的,只能在心中暗暗琢磨。

    他不知道的是,与此同时,市委组织部干部一处的主任正在暴跳如雷,“这张条子,谁给我塞到办公桌夹缝里的?咹?这个叫陈太忠的进修名额,安排了没有?你们都是怎么对待工作的?”

    “陈太忠?好像……安排了,”一个眼镜男推推自己的眼镜,一边解释一边走上前,“是尧东书记亲自写的推荐条子,怎么可能不安排?”

    说话间,眼镜男就凑到了主任身边,看看纸条,登时倒吸一口凉气,“段市长……段市长也推荐他?”

    主任冷哼一声,转身就走,出现了新情况,他自是要报告部长一声。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