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九十章 尴尬的灯泡(书号:760

第九十章 尴尬的灯泡

作者:陈风笑
    十七在一边,马上就有些愤愤不平了,那个姐姐的滋味,他已经品尝过多次了,实在是令他神魂颠倒回味无穷的,可做姐姐的说了,她这点小伎俩,全是妹妹教授的,她比她强百倍都不止!

    这话说得十七食指大动,可惜的是,刘望男对他从来不假辞色,就算他刻意地制造出某些氛围,但她也能不着痕迹地化解,对于男人的心理,这女人掌握得实在太透彻了。

    没想到陈书记随便一句话,人家就要自荐枕席,这世道,还是……做官好啊!

    “演示?”陈太忠下意识地反问一句,不过下一刻,他就从对方羞涩而又火辣的眼神中感受到了其中的意思,禁不住眉头皱皱,这女人挺厉害啊,只这么做做表情,我的心里,都有点不克自持啊!

    不过,想想十七八成已经受用过这个女人了,他的心里登时就涌上一种类似于恶心的情绪:我靠,别人刚脱的鞋让我穿?这不是欺负人么?

    “不用演示,我只是想问问你对轻啮、吮吸、震动、挤压、堆叠、律动有什么造诣,像阳关三叠、层峦叠翠、锦鲤含波、兔唇轻拨、狐尾灼心之类一百零八大套。二百五十六小套地,你都会吧?”说起名词儿,陈太忠是绝对不含糊的。

    毕竟,就算是在仙界,能同狐狸精修成的女仙双修的仙人,也不是很多,于是,种种名词反倒是越地流传了开来。孤陋寡闻如陈太忠者,也能略懂一二。

    “一百零八……呃,二百五十六?”刘望男登时就傻眼了,在做文艺兵时,她有几个要好的姐妹,通过侍奉长,总结出了一些经验,其中又有些战友,确实也是天赋异禀,让她的眼界开阔了不少。

    可就算是这样。她所知道的,也不过是两位数的技巧或者说天赋,听到三位数地套数,还分了大小,她实在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禁不住回头望望十七:你听说过么?

    啧,没劲儿。陈太忠看着面前两位傻乎乎的表情。一种见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轻笑一声,他转头走了。

    没太多的理由呆下去了,他还有一堆事儿呢,说句实话,他今天来,不过是为十七充充门面就是了。顺便。再教训一下什么调教师。天底下能人多了,你别瞎得瑟了!

    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刘望男久久回不过神来,她足足愣了有五分钟,才转头面向十七,正色问道,“石红旗,你今天请来的这个,真是政法委书记么?”

    “是啊,我还骗你不成?”十七有点恼火,“你不相信我?”

    “我倒不是不相信你,”刘望男也不想得罪十七,不过,她心里实在是太好奇了,终于嫣然一笑,“我只是觉得,他比你,更合适做这一行当。”

    这话的意思很明白,陈太忠比十七更像鸡头!

    “他合适做的行当多了,做黑社会也绝对出人头地的,”十七点点头,下一刻,他地脸上换上了一副淫亵之色,“要不这样,望男,你把你的绝活,给我演示一下吧?”

    “你去死吧!”刘望男轻啐一口,眼神有些迷离,“值得我演示的,也就是刚才那小伙子了,你们的陈书记,嘻嘻……”

    ……

    “根据组织决定,陈太忠同志负责的民事调解、帮教工作、普法宣传等职责,暂时停止,”张新华在街道办的例会上宣布。

    停职么?赵璞那满是疙瘩的脸上,泛起了一丝幸灾乐祸地微笑,不过,这种情绪,他不敢表露得太明显,倒是陈太忠坐在那里,脸上波澜不惊。

    “做出这个决定,我们很遗憾,”张书记抬起头,目光从与会者地脸上一一扫过,接着又长叹一声,“因为在接下来的两个月里,太忠同志要去市委党校脱产进修,咱们街道办,又少了一员干将啊,唉~”

    底下登时就炸锅了,什么?这家伙居然要去党校进修?来街道办还不到半年,就要去进修,是传言中的火箭干部么?

    “我有意见,”赵璞登时就站了起来,在政府基层机构里,很多会场并不是那么严肃,“为什么是他去进修?比他资格老的人多了去了,大家说是不是啊?”

    显然,这厮想挑动群众斗群众,不过由于他平日里做事太操蛋,在座的群众似乎都不太买他的帐,没什么人响应。

    “这是区里的决定,有意见,你可

    里反应,”张新华厌恶地看了他一眼,转头看看陈太陈,你对自己岗位上的人选,有什么建议没有?”

    重视!这样地提问,绝绝对对是对陈太忠地重视,按组织原则,因公离职者虽然有推荐候补人选地权力,但在这样的基层机构里,通常都是主任或者书记随便点名地,无非就是俩月的进修而已,值得这么大张旗鼓地在例会上问么?

    其中味道,不言自明。

    有那心思灵巧的,转头去看潘主任的反应,却现主任大人笑眯眯和蔼慈祥地看着陈太忠,一点言的兴趣的都没有。

    这一刻,所有人都意识到了,一颗官场的新星,正在冉冉升起!

    “嗯,我觉得,新刚同志就不错,”陈太忠自是要为手下人争取工作,而且,杨新刚同古所长他们打交道也不会吃亏,“他是司法助理员,人又踏实肯干,在我来街道办的半年里,他协助我做了很多的工作。”

    “嗯,”张新华看看潘主任,这个姿态还是必须要做的,看到主任没什么表情,于是点点头,“就这么决定吧,现在,继续下一个议题……”

    “区里环卫局所属环卫所的职能,下放到街道办了,”潘主任清清嗓子,四下看看,“咳咳……”

    满座登时寂静无声,这个活谁也不想揽,环卫所负责环保、绿化、环卫清扫等,是公认的又脏又累,还容易出问题担责任。

    “我提个建议,赵璞同志就不错,在组宣委员的岗位上做得不错,”张新华插话了,“组宣委员的工作也不是很多,正好兼任了这个职责,年轻人,就应该勇挑重担,老潘你说是不是?”

    组宣委员算是党委的人,这个建议,由张书记提比较合适。

    “很好,哈哈,”潘珂旻轻轻一笑,冲着书记点点头,“咱俩想到一块去了,我也很看好赵璞同志啊。”

    看好?那是鬼扯!联合市里造就了陈太忠光明的前程,而同时,表现拙劣的赵璞,可是让书记和主任受了点批评,这两位心里恼火着呢,总算逮个机会出点小气。

    赵璞的脸色,登时就苦得不能再苦了,让他更郁闷的是,他还得强装出笑脸,“呵呵,谢谢书记和主任,我一定不辜负大家的期望。”

    谁让他的考评分,要由这两位打呢?

    陈太忠刚向杨新刚交待完工作,那位百万富翁的老婆,年近四十的田承萍大姐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人,“太忠,这位同志有事找你!”

    有事找,你告诉他我的房间就行了啊,不用亲自领过来吧?陈太忠有点纳闷,不过,他马上就意识过来了,人家这是有意讨好自己呢,这人呐……其实都是势利的,尤其是在官场。

    抬头一看,他有点傻眼,“啊,杨倩倩,你怎么会来这里?呵呵,真是稀客啊。”

    几个月不见,杨倩倩出落得越漂亮了,学生一旦走上工作岗位,会很快地褪去青涩,尤其是女生,变化之大,隐合丑小鸭和天鹅那个典故。

    作为政府工作人员,杨倩倩只是略施了点薄粉淡妆,介于成熟女人和青涩少女之间,可那份洋溢的青春,却无论如何也挡不住的。

    青春,就是最震撼的美丽!

    “找你,有点私事,”杨倩倩落落大方地微笑着,她早忘记了昔日的尴尬,所以,她甚至有勇气含笑扫两眼杨新刚和田承萍。

    在这种目光的逼视下,这二位就算是再不晓事,也知道眼下不合适呆在这里了,人家俩要说私事呢。

    陈太忠愣了一下,转头现杨新刚要走,忙不迭地出言吩咐,“新刚,帮忙给拎个暖壶过来,再弄俩杯子和茶叶。”

    他这第三副的主任办公室,不但是跟杨新刚拼着用的,而且还基本上要啥没啥。

    杨新刚这边才出门,就被潘主任拦了下来,“小杨,找太忠的那个女孩儿,是他什么人?”

    这倒不是说潘珂旻做人八卦,他是心里惦记着呢,太忠似乎跟吴言书记关系不错,那么这个女孩儿是怎么回事,就得打探清楚了。

    说得冠冕堂皇点,他是要关心下级,说得实际点,那就是他不想遭池鱼之祸,既是不想遭灾,那平日里的功夫就要下得足一点。

    陈书记,我真的不想听你的私房话啊!杨新刚觉得自己很倒霉,他原本是打算跑的,可眼下,陈书记和潘主任一前一后,逼着他非要当电灯泡不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