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八十五章 宝相庄严(书号:760

第八十五章 宝相庄严

作者:陈风笑
    再见吴言的时候,吴书记的脸上,已经多了一丝憔悴,陈太忠有点愕然,不会吧?人说女人一过三十老得快,也不能快成这个样子吧?

    “太忠来了?”吴言一见到他,马上就露出了一个若有若无的微笑,站起身掠了一下头,“呵呵,坐,我给你倒点水。”

    “我不渴,”陈太忠直接拒绝了她,他可不知道,仅仅吴言这个笑脸和主动倒水的举动,一旦传出去,就要羡煞所有凤凰市未婚的男性年轻干部了,或者,还得加上不少已婚的……

    “吴书记你找我,是为了邝舒城的事儿吧?”

    “是的,”吴言没听他的,拿起个杯子向他示意,“喜欢喝茶么?嗯,大红袍、碧螺春、龙井,还是花茶毛峰?”

    “毛峰不是绿茶么?”陈太忠的思路,终于被暂时引开了。

    “毛峰有两种,花茶和绿茶,”吴言拿起个精致茶叶桶,“好了,就是毛峰吧。”

    比耐心么?陈太忠心里冷笑,呵呵,那就比好了,我就不信,沉默一阵会死人,当年我修炼的时候,沉默的时间,计数单位都是十年、百年的呢。

    堂堂的美女书记,慢慢地洗茶泼茶,而小小的街道办副主任,却坐在那里一言不,这情景,当真有点诡异,还好,已经下班了。

    看着陈太忠不紧不慢地在那里啜茶水,吴言等了半天,才缓缓开口,“这次约你来,是组织的决定,而不是我个人的意思。”

    你的意思,跟组织的决定有冲突?陈太忠马上就听出了话外的意思,不过,人做事总有点惯性,他习惯了不开口,一时倒也没什么言的兴趣。

    “邝舒城主动辞去党内外一切职务,”吴言直勾勾地看着他,“退出所有已得非法收入,永远不再踏进天南省政界,你觉得,这怎么样?”

    这关我毛事?陈太忠有点恼火,你们怎么处理他,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他又没有什么个人恩怨,你倒是说说,这个政绩,该怎么折算吧,我对别人没兴趣,我关心的是自己的仕途!

    见他良久无语,吴言轻叹一声,眼角隐隐有鱼尾纹显现,“唉,这个决定,是尧东书记和段市长协商以后做出的,不关我什么事儿。”

    我管他是谁做出的呢,问题是这政绩算谁的?又该怎么算?陈太忠冷哼一声,“他俩没说别的什么吗?”

    这话说完,他才现了老大的一个问题,敢情,吴书记,算是章系的人马?

    很多事情,其实是非常微妙的,他之所以能有这么个现,全是因为吴言的称呼,已经把这种远近表露得一览无遗了。

    “尧东书记”——在正式的场合下,这样只叫名字的称呼方式,就表明了跟章书记关系很密切,就算有人想通过这个来表示跟章书记的渊源,一旦被人识破,也难逃贻笑大方的下场。

    当然,也有那些投机份子,明明跟别人八杆子打不着,嘴里也要“尧东书记卫华市长”地叫,似乎不如此,就表现不出对领导的敬仰或者坚定的立场,似此种种,不一而足,这里也就不赘述了。

    至于说“段市长”,就是很正式的称呼了,任何人都可以这么叫,只是,跟“尧东书记”这样的称呼一比,孰近孰远,不言而喻!

    吴言却是误会了他这个问题,以为他心有不甘,于是苦笑一声出言解释,“没办法,这是丑闻,真正的丑闻,一旦暴露,对凤凰市现有的安定团结的局面,会产生极大的冲击,也会让市委市政府陷入极端的被动。”

    “最关键的,它涉及到了邝天林,而仅仅靠几张照片和一个账本,却是整不垮邝天林的,邝舒城自己完全就扛得下来,所以……我们不能公开这件事,为大局考虑,只能低调处理……”

    听到这里,陈太忠已经完全明白了,自己的政绩,怕是不用指望了,不能公开——那他凭什么进步?这么年轻的副主任,已经有人歪嘴了,没点真东西,短期内再上位那是做梦!

    他真的有点出离愤怒了,轻笑一声话了,“所以,你们就打算妥协,打算交换,打算心安理得地视而不见,冠冕堂皇地藏污纳垢?”

    义正词严!罗上天仙的庄严宝相,再加上占据道德高度之后的那种大义凛然,在吴言眼中,面前这个少年眼神中对丑恶的厌恶,让她心头猛然泛起一阵心悸。

    曾几何时,我也是这样热血的啊!

    少年的笑容虽然很灿烂,只是,这灿烂的笑容配上他说的话,就带上了一种说不出的讽刺味道,可吴言看到的,却是隐藏在笑容背后的深深的……无奈?

    不得不说,有时候,女人考虑问题,确实是感性了点,其实对陈太忠而言,他只是有点遗憾而已。

    “说实话,我是不赞成这么处理邝舒城的,”吴言直勾勾地看着他,一时间,她居然对这个灿烂的笑容有点同情,她轻叹一声,“唉,不过,政治……总是这样的,小陈,你还年轻,以后你就会知道,学会妥协……是非常有必要的。”

    “那这件事,就这么完了?”陈太忠再次暗示,拜托,吴书记,我是揭开这片黑幕的第一只手啊……

    就没点什么奖励么?

    “还能怎么样?连双规都做不到,只能让他请辞,”吴言也苦笑一声,她哪里知道对方正在讨要功劳,她还以为,这个陈书记年轻好胜嫉恶如仇,眼里揉不得半点沙子呢,“小陈,别再纠缠这件事了,你还年轻,前程远大得很。”

    前程,你可算说到地方了!陈太忠轻笑一声,出言试探,“呵呵,我已经得罪了邝天林,还说什么前程,怕是人家现在,一定要除我而后快吧?”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