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五十五章 又是枪战(书号:760

第五十五章 又是枪战

作者:陈风笑
    当然,十七也认为,陈书记不可能杀过人,只是,书记的爱护之情,他还是必须做个回应的,“陈哥,你听我说,你一旦杀了人,这凯旋门的地盘,我可就一时半会儿租不上了,你就当可怜我吧,成不?”

    “为什么租不上了?”陈太忠有点好奇,事实上,他一直都很重视十七的话,因为这人的情商,似乎很高,他有必要虚心借鉴。

    “命案啊,出了命案的话,凯旋门怎么还不得关几个月的门儿?”十七耐心地解释,他做事一向深谋远虑,“我怎么接手啊?”

    哦,有道理!陈太忠登时就想起了白杰让红山分局封锁路段的事儿了,为了失窃案,警察连路都能封,为了命案封个门儿算什么?

    “那你想让我怎么处置?”陈书记很有些虚心学习的兴趣。

    可惜,十七的回答毫无创意,“就跟郝老三一样好了,这事儿不难做吧?难做我再换一个方法。”

    换一种好了,陈太忠很想这么回答,因为他想知道十七脑子里还有什么货,不过,既然十七怀疑这事儿难做,说不得,他要澄清一下事实的,“嗯,难倒不难,你确定么?”

    两天过去了,郝家老大老二,毫无损,十七有点失望,敢情,这陈书记也是一吹牛的主儿?郝老三那事儿,是侥幸碰上的?

    陈太忠哪里管十七想的是什么?他也很想立马收拾了郝家剩下的这俩,不过,郝老大和郝老二整日里窝在凯旋门里,他要为自己的小弟考虑,尽量别在这里整事儿。

    而且,他的智商不低,知道眼下正在风头上,虽然他不怕被人现,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安生两天,其实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事实上,他还有些帐要还呢,当天晚上,陈太忠就约出任娇吃饭,同时把修炼好的须弥戒装个小礼盒,酒足饭饱之际拿了出来,“喏,礼物,好不容易才找这么块好玉。“

    任娇的眼登时就花了,她实在是太喜欢这玉了,翻来覆去地看了半天,“玉的,哈,好棒,我还说下周victoria结婚,我该穿什么参加她的婚礼呢,这下好了,有了这个,我就可以省钱了。”

    陈太忠知道,Victoria是她的同学,中文名儿大概叫时珍珍,不过现在的女孩,有人就爱叫英文名字,这个事实让罗天上仙有些不爽。

    结婚就结婚呗,你非要把那俩字儿咬得这么响做什么?他悻悻地看了任娇一眼,当然,他知道,这个美女老师,似乎是想暗示什么。

    任娇见他不接口,轻叹一声,继续拿戒指说事儿,“要是有个白金的底座就好了,这么大块玉,感觉……”

    “我说任老师,你那什么审美观点啊?这是翠心,翠心啊,”陈太忠憋不住了,“再说了,这东西是我自己一手做的,不比那些珠宝店的垃圾强很多么?明跟你说啊,只说戒指不说功能,这东西卖个十来八万都跟玩儿似的。”

    这是实话,翡翠是硬玉,翠心更是奇硬,平常人做这么个戒指,只说加工就很费劲的,再说,这世界上,舍得用翠心做戒指的人并不多,不仅仅是因为翠心少见,更重要的是,做戒指,中间的翠心是要被掏空的,没人舍得这么浪费材料。

    你见过把极品的大钻石分割成小钻石的么?没有吧?

    “好了好了,不说了,”任娇笑笑,攥住了他的胳膊,眼波流转,“周末了,送我这么个东西,你想干什么?”

    对大多数女人来说,珠宝,是最好的**。

    陈太忠对这种表情,已经有些熟门熟路了,还他一个暧昧的笑容,“嗯,好吧,还去凤凰大酒店?”

    跟任娇在一起,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严格地说,陈太忠同她,并没有太多的共同语言,两人在一起那啥的时候,似乎还能多说点话,比如说姿势啦力道啦角度啦什么的。

    显然,当天晚上,两人的话又比较多……

    “这还真是体力活啊,”陈太忠拨开胸口那条白皙的手臂,下意识地伸手摸摸那略微冰凉的膀子,微微支起了身子。

    这一晚上,好像是六次来的?年轻就是放纵的本钱,不可否认,任娇是一个极佳的床上对手,精神足,敢尝试,身体也够好。

    “再睡一会儿吧,”任娇被他弄醒了,胳膊微微用力一搂他,“讨厌,都是你,弄得人家现在困死了,屁股也疼……”

    都怨我?我的运动量比你大多了吧?陈太忠有点不忿,要不是你“还要还要”的,嗯,四次……五次,最多五次就够了嘛,现在倒好,全怨我啦?

    当然,这话他是不会说的,而是身子一挺,捞着任娇的膀子就坐了起来,“起来啦,走,锻炼去……”

    “不去!”任娇死命挣扎,头用力地向枕头栽下去,修长的脖颈挂着脑袋轻摇,就像一只垂死的白天鹅。

    “不去不行,”陈太忠心硬,事实上,得了他的仙灵之气,任娇若是能及时活动活动,混个长命百岁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你这身体不是我的对手啊,不去的话,以后我得再找一个女孩陪我,这叫……这叫‘锵锵三人行’。”

    不得不承认,他买了那口大锅,能收到一些奇怪的频道,更奇怪的是,这一刻,他居然又想起了杨倩倩。

    “什么?”任娇的身子就像触电一样,登时坐直了,眼睛也睁大了,被子从胸口滑下,曼妙峰峦一览无遗,“你敢!”

    我有什么不敢的?陈太忠看她一眼,“好了,春天了,大早晨的,咱们一起散步还不行?难得是星期六呢。”

    “好,”任娇眼珠一转,开始穿衣服了,穿的过程中一点扭捏都没有,不仅如此,她还不忘把一些关键部位在陈太忠面前晃晃,眼中也带了一丝暧昧的媚笑。

    “你身体不行啊,”陈太忠一伸手,轻轻地一拍她的臀部,“啪”地一声轻响,“就这还不想锻炼呢。”

    昨天凤凰大酒店接了会,客满,眼下他们住宿的这家四星级酒店的隔壁,就是西郊公园,这下不愁没地方转悠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