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四十八章 娱乐行业(书号:760

第四十八章 娱乐行业

作者:陈风笑
    这是个不大的饭店,藏在一个小巷子里,门脸看起来也就那么回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但一进去,就颇有点“别有洞天”的味道了。

    里面装潢得是相当考究的,只是,看在陈太忠眼里,这样的考究,是可以归到庸俗一栏里的,不是金色就是银色,实在是……俗不可耐。

    当然,饭店的档次不会因为他认为庸俗就下降,该有的讲究一样都不少,只是,当坐进包间时,陈太忠还是有点忍不住了:这地毯实在脏了点吧?空气也实在不怎么样。

    他这种感觉,其实是非常个人化的,这里的空气流通不畅是事实,但是由于喷洒的大量的空气清新剂,除了对自然条件要求比较高的仙人,一般人倒也不会有什么憋闷的感觉。

    总之,就是九十年代末期非常流行的那种装修格调,当然,从眼下这个时间来看,还算得上是比较前的。

    小小的饭店里,没有大厅只有包间,十七同吧台的小姐咬咬耳朵,带着四个人直接上了二楼,选了一个十七、八平米的包间,包间里有电视、沙,还有卡拉ok。

    “地方小了点,”古所长皱着眉头打量一下,摇摇头,“不大气,十七啊,你现在的眼光,不行了……”

    “小有小的好处嘛,”十七冲他挤挤眼,“太大的话,跳起舞来不够温馨。”

    他这话一出口,那两位所长登时就有点会意了,反倒是陈太忠有点不解,低声问自己的跟班杨新刚,“吃饭的地方,还能跳舞?”

    杨新刚的眼中,也满是茫然,“这个……没听说过,这种地方我也少来啊。”

    李副所长听到这话,冲他俩笑笑,“哈,脱衣舞啦,咱们可以点陪酒小姐、点歌,也可以点舞嘛。”

    “脱衣舞?有个毛的看头啊,”陈太忠再也憋不住了,他的天眼一开,想看那个女人脱衣服还不是简简单单的事儿?候在演歌台更衣室外,想看女明星脱衣服都很简单。

    “有的小姐跳得还真不错呢,”古所长挺严肃地点点头,一副“大家是欣赏艺术来的”那种表情。

    反倒是李副所长哈哈大笑了起来,“哈哈,太忠这话在理啊,毛的看头,看脱衣舞,不就是看毛么?”

    呃……这话真直爽。

    一个年轻后生走了进来,“十七哥,来了?高桌还是矮桌?”

    桌子是可以升降的,不过,这里面似乎有点讲究,十七看看陈太忠,陈书记点点头,“平时吃饭的那种高度就行。”

    “那就是高桌了,”小后生明白事,点点头出去了,不多时,来个女服务员,递上了菜谱。

    陈太忠才说要接过来,古所长早就一把抢了过去,随手递给了十七,“小陈你这是搞什么?有老哥在,还用你买单?”

    点菜的,大多都是要买单的,这是那时候的惯例,当然,古所长还是要照顾陈书记的口味的,“十七,把这里的好菜,跟陈书记好好介绍介绍……”

    陈太忠并不是个挑食儿的人,不多时,酒菜上来,满满当当煞是丰盛,服务员再次走过来,“几位,要陪酒的么?”

    所有人的眼睛,都扫向了陈太忠,下一刻,李所长先嚷嚷了起来,“要啊,咱来这儿,不就是吃特色来了么?”

    “等等吧,”这下,陈太忠终于出声反对了,他可不喜欢一直被别人带着走,“这样,咱们哥几个先好好喝几盅,随便聊聊,喝得差不多再叫她们吧。”

    这是一种暗示,在场的人都听得懂,少年戒之在色,没人相信这个不满二十岁的书记不好这一口,否则他来都不可能来,只是,大家关系还没到那个份儿上,陈书记这么做,倒也是少年老成,持重之举。

    至于说的“喝得差不多”,谁知道是过一阵酒意差不多呢,还是多喝几次感情差不多的时候?这话里,弹性太大了。

    陈太忠要知道他们这么想的,怕是又要傻眼了,他只是想显示一下自己的存在而已。

    这么着,一直喝到最后,大家也没再提找陪酒小姐的事儿,至于脱衣舞,那更是没人提起了,不过由于没有什么干扰,几个人聊得还不错,甚至定下了下周有空再聚。

    要走人了,服务员应声而入,“一共一千四百八十六,零头抹去,一千四。”

    李副所长笑嘻嘻地掏钱,“小陈,你要掏钱,我可跟你急啊。”

    杨新刚的眼光还真的不错,胳膊肘一碰自家书记,悄声嘀咕,“好家伙,一盘凉拌三丝都是三十……”

    偏偏地,十七的耳朵非常好用,听到这话,笑嘻嘻点点头,“嗯,这里不止是餐饮,还有娱乐行业的执照,收费自然高了。”

    “娱乐行业,很赚钱么?”陈太忠有点吃惊,哥们儿这“富人一餐饭”,岂止是“穷家半年粮”?一年的粮都不止啊,东临水那里,一户的年收入也才八百多。

    听到这句问话,十七的眼中就如冒出了火一般,热情得似乎能把餐桌上的盘子熔化,“是啊,娱乐行业,赚钱,简直就跟印钞票一样。”

    你不至于这么激动吧?陈太忠颇有点奇怪,是人家赚钱,又不是你赚。

    “对了,陈书记,今年的夜班补助,你们街道办该拨过来了吧?”看着副所长买了单,所长大人话了,“回头你见了潘主任,帮忙催一催吧。”

    “哦,”陈太忠点点头,“多少钱?”

    “不多,就五千,”古所长笑眯眯地回答,“这个老潘,从年前给我拖到年后了。”

    至于么?这么点钱?陈太忠又懵了,咱们刚刚的一顿饭,可就吃了一千四呢,为五千块钱,你让我跟潘主任张一次嘴?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