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四十章 无证经营(书号:760

第四十章 无证经营

作者:陈风笑
    同的别城市的开区相比,凤凰市的开区有些奇怪,这里有两个高新技术开区,其中西南的一个比较红火,东南的那个,展得则不是很好,于是,这里的开区管委会,在不久前撤销,设置了开区街道办,同时恢复了原有的居委会。

    也就是说,陈太忠即将上任的地方,开区只是一个名称而已了,跟其他的街道办不会有任何的不同。

    任娇的舅舅蔡德福,开的饭店名叫“仙客来”,跟一种观赏花卉的名字相同,这饭店离街道办大约有五百来米远,店面不算太小,整整四百多平米的二层小楼,装潢得比较简单但还算顺眼,看得出来,是花过点心思的。

    任娇带着陈太忠,毫不含糊地就坐到了一堆老头老太太中间,这让打算跟人聊天的副主任很有些不爽:我跟他们,应该是有代沟的吧?

    看得出来,任娇还是比较受宠的,老人们很亲热地同她打了招呼,接着,大家继续讲述那“过去的故事”。

    陈副主任,则是被众老人无情地忽视了。

    说忽视,其实也不是,每过一阵,就有个把两个老人转过头来看看他,一副相女婿的架势,搞得陈太忠郁闷难耐,早知道就不来了!

    他已经隐约地猜出任娇的心思了,不过这种场合,他总不能站起来就走吧?

    不多时,酒菜就上来了,陈太忠有心离开这个包间,逮个机会悄悄地同任娇说了,“我说,这里就咱俩年轻人,咱们好像坐得不是地方吧?”

    “其他的人,我都不熟啊,”任娇低声回答,“也就这一桌,都是亲戚……”

    说着,她的手在桌下伸了过来,悄悄地在陈太忠的手上攥攥,“好了,就这一次,你忍忍,好不好?”

    他俩这里正私通款曲,猛然听得大厅里人声鼎沸,吵闹了起来。

    “我出去看看,”陈太忠坐不住了,他本不是个爱看热闹的性子,不过他在这里呆得,实在是太憋屈了。

    任娇后脚就跟着出来了,那些聊天的老人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慢慢地走出了包间。

    大厅里有点热闹,四五个警察站在那里,还有几个身着便衣的中年人在往外撵人,“好了好了,这里停业了,大家要吃饭,出去吃吧。”

    有人不乐意动身,就有警察走过来,态度不是很好,“怎么,还要我们请你出去?”

    任娇的舅舅蔡德福是个矮个子,身材非常地肥胖,就算外人不知道他是开饭店的,一看这身板也能猜出个**不离十。

    他一边挠着略微亮的脑门,一边赔着笑脸,向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人解释,“这不是还有三天么?今天还没到期呢……”

    敢情,“仙客来”的消防许可证没办下来,他就着急地开张试营业了,怪不得有警察来封门。

    不过,说他的许可证没办下来,也不完全对,饭店这个行业的消防措施,是属于双重监管的,“仙客来”在消防支队那里的许可证已经办下来了,但横山区公安分局这里的证件,尚未办理下来。

    分局的人早提醒过蔡老板,要蔡老板十天内把证件办全,可蔡老板跟横山分局的人不熟,想着还有几天才到日子,可开张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说不得就只能“无照经营”了。

    按理说,这是不妨事的。

    中年人瞟了蔡老板一眼,淡淡地解释,“没错,还有三天,不过,今天联合执法大检查,撞上了,那就怪你自己倒霉了。”

    蔡老板油光亮的脑门上,汗如泉涌,他四下打量打量,猛跑两步,从人群里拽出一个看热闹的顾客,“三儿,叔这儿有麻烦了,你也看到了,你不是给张区长开车的么?帮叔叔说说啊。”

    那叫三儿的人,年纪也不小了,约莫三十**的模样,身材煞是魁梧高大。

    听到这话,三儿冷着脸,轻轻地推开了蔡老板,“表叔,今天我是来捧场的,你自己无证经营,作为政府工作人员,你要我帮你怎么说话?”

    他的话里,“表叔”二字咬得格外地重,旁观的人都听明白了他话里的含义,拜托,你不是我亲叔啊。

    “你这个臭小子!”蔡老板登时跳了起来,“好好好,亏我从小到大关照你那么多,敢情出息了,就学会跟叔打官腔了?”

    “蔡老板,你这饭,我今儿不吃了,”那三儿的脸色一绷,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一句绝情的话远远传来,“以后都不来了。”

    “官场的人,哼,果然一个比一个无情,”任娇轻声嘀咕着,“以前我这个表哥,待人还是不错的,不过,现在人家混得牛了嘛。”

    “牛个狗屁,不过就是一个臭司机嘛,得瑟什么啊?”一听说混官场的都是无情的,陈太忠就不爽了,大声嚷嚷了起来,“一看就是个早晚要椎间盘突出的主儿。”

    他这么一嚷嚷,就有人注意上他了,两个三十岁左右的男人走了过来,“好了,别说怪话了,快走快走。”

    陈太忠斜眼看看这二位,“你俩,哪个单位的?”

    “我们是街道办的,配合执法行动,”一个瘦点的家伙回答了,这厮的眼光比较灵活,一看就是比较有心计的。

    按说,他可以不回答陈太忠的问话,不过,陈太忠的怪话说得格外响亮,而且仔细瞅瞅,这年轻人问话的时候,骨子里带着一点不含糊的味道,这位明白,对这样主儿,能不怠慢,最好还是不要怠慢。

    “呵呵,巧了,我也是街道办的,”陈太忠无视那中年人,而是笑嘻嘻地同眼前这二位套起了近乎,“这是我朋友的摊子,能不能放他一马?”

    另一位不爽了,“你才是街道办的啊?没见清湖区的人都不敢插手么?去去,咱同行,你别碍事,我也懒得说啥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