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三十章 财政危机(书号:760

第三十章 财政危机

作者:陈风笑
    正在修的路被封了!

    有村民在第一时间就把这事汇报给了陈太忠,经过今天早上的事,大家已经对这个新的村长,产生了极大的认同感,认为这是一个肯为村里着想的好官。

    就算李凡丁当村长的时候,也不敢跟区里来的警察顶着干,而这个年轻的村长,他敢,他甚至敢当着警察的面,嘲笑那个操蛋到无以复加的小矮子。

    而且,陈村长也说了,他是国家派来搞公务的,国家派来的……听听这背景,好吓人啊,国家来的人,那是比乡里来的人牛气。

    陈太忠忙乎了一晚上,也累得不轻,运用仙力,他临时扩充了须弥戒的空间,但就算是这样,那小小的戒指,一次也不过只能装一台车。

    他来回跑了三次,才算把车转移完,还好,荒郊野岭外夜半无人,他跑得快点,也不怕别人看见。

    正如前文所说,做这种操蛋事的时候,他的脑瓜非常好用,他甚至想到了把车扔进山沟时,太大的动静没准会惊动什么人。要知道,他从未来过西凤村,大半夜的,他也不知道扔车的地方跟西凤村的住宅区离得有多远。

    所以,他是把三辆车攒到一起,才挨个抛下去的,那老头被惊醒,实在是再正常不过了。

    村民跑进来报告的时候,陈太忠正盯着须弥戒看呢,可惜啊,这戒指快无法使用了,虽然是残次品,可这多少也是他这辈子炼的头一件法宝,心疼自是难免的。

    听到警察封了路,陈太忠冷笑一声,“他们封他们的呗,没封的地方,咱们接着干,我就不信他们还能封了整个村子。”

    “可是……”村民有点犹豫,正在这时候,村支书走进来了,“太忠啊,找你有点事商量。”

    村支书找他商量的事,挺重要,李凡丁在“探亲”之前,把村子里的公款全借光光了,会计那里,现在只有权力打白条了。

    打白条……这么做不好吧?陈太忠想到这个,就有点头疼,“老支书,你是说咱们现在想修路的话,就得跟村民们打白条?”

    “那倒无所谓,等秋收之后一块结都成,大家的钱,谁的也少不了,”支书想的是别的,“可眼下修路,你得管饭不是?”

    村里人就这样,工钱晚算点不要紧,大家都是一个村子的,谁也不怕你赖账,可出工的时候,你得管饭,这可是不能含糊的。

    有些人参加修路,家里连灶都不舍得生了,就指着能狠吃大锅饭呢。

    做饭的人有,但米面和蔬菜肉蛋呢?得花钱买!

    李凡丁在时,村里有关系户专管送这些的,他给钱不是很及时,但关系嘛,大家都不怕,可眼下,换了村长了,这些关系户,自然不肯买账的。

    莫不成还要我自己掏腰包?陈太忠有点恼了,他倒不是舍不得花钱,虽然他已经有点体会到人民纸的重要性了。

    他恼火的,是那些关系户的区别对待,以前李村长打白条,你们哗哗地送货,一点都不含糊,现在我当村长了,就不认白条了,合着这是看我是城里人,好糊弄?

    万事都怕上升到一个高度,他既然认为人家小看自己的情商,少不得就要仔细盘算一下,最后,他终于做出了一个高情商的决定,“嗯,好吧,这路,咱们暂时不修了,反正警察封路呢。”

    “这么做不好吧?”村支书有点傻眼,“乡里催得可是紧。”

    “没啥,”陈太忠脸上露出一丝笑意,他很是高兴自己堪破了一层奥秘,“嗯,有人比咱们更着急呢,皇上不急,咱们这些太监急什么?”

    你丫才是太监呢!村支书心里狠狠地回了句嘴,不过,说实话,他也认为这么等着就不错,反正这是村长的主意,既然这事有人出头扛了,又关自己什么事呢?

    果不其然,水泥厂的吕总听到消息,在当天下午就跑来东临水了。

    陈太忠闲着没事,正蹲在地上摆弄那口大锅呢,“找星,还真是不好找啊,还一锅双星呢,我怎么一颗星也找不到?”

    找星可是技术活,陈太忠自觉自己是高材生,找这卫星应该是挺容易的,没想到有参考书帮忙,难度都这么大。

    或者,应该等晚上,用天眼找找?

    “陈村长,你还找什么星啊,兄弟我的心都快不跳了!”吕总带了两个人呼啦啦地进来了,“你们怎么停工了呢?”

    “哦,吕总啊,坐坐,”陈太忠登时堆起了满脸的笑意,“这事啊,说来话长……”

    李凡丁忌惮吕总,但陈太忠可没这样的心理负担,“吕总,这还不都是你闹的?非要找什么机械施工队?这下可好,出事了吧?”

    “我给钱啊,你怕什么怕?”吕总看看这个年轻的村长,意味深长地反问,“你知道这次,李村长为什么跑路么?”

    “谁知道?”陈太忠抖抖肩膀,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不了解就没有言权,所以……”

    “因为他太贪了,小农意识就是这样,”吕总死死地盯着陈太忠的眼睛,“他舍不得把钱给了那个叫白杰的家伙,我给他的钱,并不少,可惜的是,他还想要更多……”

    “小陈,我知道你是城里人,在这一点上,你要把好关哦,”吕总意味深长地看着他,“你还年轻嘛。”

    靠,我不过是小小地收了你点钱,还是你主动送的,你就敢教训起我来了?陈太忠有点不爽了,待到他想起,自己收钱,似乎还不止一个人知道了,这火气就有点大了。

    “我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出这个结论的,”陈太忠一本正经地看着他,当然,搁在吕总眼里,这就是翻脸无情,“你知道东临水的财政状况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