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十九章 邓超的苦恼(书号:760

第十九章 邓超的苦恼

作者:陈风笑
    太可怕了,任娇的老公不但长着胡子,右脸上还有老大一块疤,足有酒瓶底那么大,凹凸不平色彩斑斓,实在是要多吓人有多吓人了。

    以陈太忠的胆量,本来倒还不至于歧视她,但是刚才他打的念头是让这女人答应“一些事情”,想到这个,他心里登时就难受了起来。

    完了,看都看过了,做的时候蒙住她的脸也晚了。

    陈太忠不想让这种恶心一直伴随着自己,离开,要让这个女人尽快离开自己!“好吧,任娇,这事我答应了,条件嘛,要改……”

    那老公身子一晃就绕过了大锅,眼睛死死地盯着陈太忠,“什么条件?你就是我老婆的老公?”

    卖锅的老板本来低头摆弄货呢,听到这么乱七八糟的关系,禁不住抬头看了一眼,登时倒吸一口凉气,全身猛地哆嗦一下,慌不迭再次低下了头,不过他整理东西的手,开始颤抖了。

    陈太忠不搭理她,他甚至没有勇气再看她一眼,而是面对着任娇,“就是这样了,这次,我会开出新的条件。”

    “你威胁我老婆做什么?”那老公似乎情商也不是很够,恶狠狠地盯着他,随即把右手搭在任娇的肩头,“老婆,马上中午了,走,我请你吃饭,明天要考试了,下午咱俩一起复习。”

    任娇没理她,而是用手一指一直大张着嘴巴的邓,“你,过来帮忙,把这个锅弄到路口,快点,我们赶时间呢。”

    “我?”邓愕然地点点自己的鼻子,“你是在叫我?”

    “哪有那么多事,你想不想干了?我老婆的话也不听了?”那老公怒斥他,“快点,还要拉走呢,马上就该吃午饭了。”

    邓愣了足有半分钟,才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下车来,上下看看陈太忠,嘴里轻声嘀咕着,“太忠,回头我要你好看。”

    他惹不起自己的老板,而老板对他又实在不薄,只能把这口气出在自己的同学身上了。

    陈太忠哪里有心思理他?不过,这么一来,他对这女人的好感却是增加了一些,“你俩等等再吃饭,我跟任娇还有话说呢。”

    有了邓的帮忙,陈太忠很快就把那个级大锅弄回了家,忙完之后,他拉住了任娇。

    “你这个老公,平时上课的时候,吓到学生怎么办?”

    “她叫蒙晓艳,其实是个心地很好人,”任娇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解释着,“这是我最要好的朋友,她想留在十中,是因为那里有她暗恋的人。”

    “好吧,这个忙我帮她了,”陈太忠点点头,“只要你不要再让她出现在我的面前,我看见她就堵得慌。”

    “须弥戒不是那么好做的,所以,她要拿些钱出来,就一万吧,我要的其实不多,”陈太忠也想买手机了,狮子大张嘴很正常,而且,这似乎也算不得要价太狠吧?

    “而且,时间太仓促了,只能把你手上这个,做个分身了,”他认真地解释着,“不过,这么一来,这俩戒指的使用寿命就缩短了,我尽力让她那个戒指,能撑过明天晚上好了。”

    “那我这个呢?”任娇听说戒指还有使用寿命,有点惊讶,她很喜欢这个戒指,虽说是残次品,但对她而言,里面空间真的很大,平日里出来的话,里面塞上十来八套衣服、化妆品、小零食什么的,实在是太方便了。

    怎么会有使用寿命这么一说呢?

    “哼,”陈太忠冷哼一声,物品分身,那可是仙家的大神通,虽对仙力要求不高,但对仙人的境界要求很高,没到达那个境界,根本堪不破这样的玄奥,而且,对神识的要求也极高。

    “你要帮朋友,那就随你了,这须弥戒在你手上,大概比在她身上能多呆两天?这我就说不准了。”

    他在胡说,其实,他在想把须弥戒收回来,这样的话,能很轻松地把锅弄回东临水,不过分离分身,对物品的损伤确实是很大的,尤其是,这样保持原物品仙家属性的分身。

    不过,要是只复制个样子,而不能起到储物的效果的话,任娇这一关也过不了吧?

    任娇脸上的表情,登时就凝滞了,半天才叹口气点点头,“好吧,就这么着吧,不过,太忠,回头你得重给我做一个,嗯,不要残次品。”

    “凭什么啊?”陈太忠看看她,“原本我就只是打算借给你用的,嗯,你还把我从床上踹下来了!”

    “不要那么无情好不好?”任娇撒娇一样地晃着他的胳膊,眼中满是柔情,“我誓,只对你一个人好,为你……守身如玉。”

    陈太忠听得,心中又是一荡,终于点点头,“好吧,算我怕你了,这次,你可是占大便宜了。”

    他想的是自己的仙灵之气,又得倾泄不少进她的体内了,“嗯,对了,不许再看黄色录像了啊,我怕你看得把持不住!”

    “当然要看啦,”任娇白他一眼,随即放低了声音,“不看那些东西,我怎么能伺候得你舒舒服服的?”

    这小妖精,真要命了,陈太忠苦笑,手一伸,“好了,须弥戒拿来……”

    蒙晓艳家里很有钱,一万块根本不在话下,于是,就在陈太忠转悠手机市场的时候,两个老师有惊无险地过了考试。

    其后的几天里,任娇还很是痴缠了他几次,不过这也正常,初尝情爱滋味的女人,大多都是这样,一开始裤带拴得紧,一旦松开了,就恨不得再也不系上。

    陈太忠都有点吃不消她了,不是体力上,而是对性的品尝上,天才知道这女人怎么会有那么多的奇妙体位和奇思怪想呢。

    像现在就是,两人在凤凰大酒店房间的浴室里,任娇双腿大开,双手扶着抽水马桶的水箱站立着,陈太忠在她身后疯狂地撞击着。

    “奇怪啊~”任娇湿漉漉的长疯狂地甩动着,她一边呻吟呐喊着,一边说着自己的感受,“怎么……怎么~尿不出来呢?”

    她听说做这个的时候撒尿,会有一种另类的快感,所以她正在努力地找寻这种感觉。

    “呃~~”陈太忠一声长叹,终于紧紧地贴着她不动了,一边亲吻着她光滑的脊背,一边含混地说,“对了小娇,后天,后天我得回东临水了。”

    “再呆几天吧,”任娇的手后伸,轻抚他的腿股之处,“再有一个来月就过年了呢。”

    “不行啊,”陈太忠很苦恼,“这次出来的时间太长了,我怕是要早点回去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