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十七章 老师?老湿?(书号:760

第十七章 老师?老湿?

作者:陈风笑
    “想什么呢,太忠?”任娇从毛毯下伸出手来,懒洋洋地抚摸着陈太忠的脸庞,用一种近乎于呢喃的声音问着。

    “嗯,我想什么?”陈太忠呆呆地望着毛毯上探出的白皙的膀子,下意识地伸手去摸摸,冰凉的细腻,手感……真好。

    “我在想,该叫你老师呢,还是喊你‘老湿’,你实在太湿了,”他语无伦次地嗯啊着,“嗯,真好,怪不得那么多人喜欢做这种事。”

    那种深入骨髓的愉悦,让他真的忘乎所以了,以前怎么就不知道,男男女女之间的事儿,是这么地迷人呢?

    “湿点,不好么?”任娇的眼睛迷蒙着,仿佛雾里看花一般地看着他,从鼻子里出了慵懒的疑问,“嗯?”

    “不知道好不好,不过,湿的话,感觉摩擦系数有点小,”陈太忠的物理,学得还是不错的,“要是摩擦系数大点,会不会更舒服些?”

    “要死了你,”任娇轻轻地捶他一下,小拳头娇柔无力,“人家第一次了,你就不知道轻点,还嫌不够重?”

    “除了你脱衣服的时候,其他的……真的不像第一次,”陈太忠的情商,那还不是一般的低下,这种场合下,你又得手了,说几句好话会死啊?

    “你太熟练了,”其实,还是嫉妒心在作怪,谁说神仙不会吃醋?“我有点怀疑。”

    “你不相信我?”任娇的眼睛张大了许多,看得出来,她有些不高兴了,人之常情,一个女人宝贵的初夜不被认可,换给谁谁也会着急的。

    “怎么会呢?”陈太忠就是情商再不够,也知道现在,不能太计较,做人不能太操蛋了,他陪着笑脸,“呵呵,我那不是吃醋么?对了,说说看,对这事儿你怎么这么熟悉啊?”

    “这你就不用管了,”任娇轻抚着他的脸庞,脸上露出一丝笑意,“真的吃醋了?”

    “真的!”陈太忠异常坚定地点点头。

    “好吧,我赔罪还不行么?”任娇的右腿,搭上了他的左腿,她的大腿内侧在他的大腿外侧不住地滑动着,媚眼如丝,“要我怎么赔你?”

    “好湿啊,你全弄到我腿上了,”陈太忠感觉自己的腿滑腻异常,“好吧,再来一次好了。”

    就在他堪堪进入的时分,他想起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对了,怎么做,你才能不这么湿呢?”

    “我太紧了,”任娇闭上了眼睛,开始准备享受,“不湿还不得弄破你?”

    “弄破我?”陈太忠不干了,身子使劲一挺,“想弄破我的人多了,哼,不过这个世界上……没人有这种能力。”

    “哦~~~”任娇拉了一个老长的颤音出来,双臂在陈太忠宽大的肩头紧紧地一勒,接着就倒吸一口冷气,“好吧,你轻点,我怕弄破我,还不成么?”

    “我的很大吧?”陈太忠有点得意。

    “大就大吧,你得瑟什么啊?”任娇不情愿地睁开了眼睛,用脚后跟使劲一磕他的大腿,“快动吧你……”

    半个小时之后。

    “要不要换个姿势?”任娇的汗水,已经打湿了额头,但还是孜孜不倦地乐此不疲。

    陈太忠可不想离开她,含糊地应对着,“嗯,下次,下次吧,这次就这么着吧,这样就挺好。”

    又是半个小时之后,房间里终于再次安静下来,陈太忠看看瘫做一团的任娇,欲言又止。

    “想说什么,你说吧,”任娇的眼睛都没睁开,就感觉到了他的心思。

    “我还是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熟悉,你怎么就知道自己紧呢?”陈太忠有点小心眼。

    任娇不回答他。

    “好吧,喏,给你,这是须弥戒,”陈太忠狠了,你不说,别人就不知道?大不了哥们儿再去试试别人,你说紧就紧啊?糊弄谁呢?

    “不过,不用你还了,送你了,”他挺大方的,七百多年了,第一次品尝这滋味,他觉得物有所值,所以,就临时起意,改变了交换的内容。

    “太贵重了吧?”任娇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当然,她是不可能拒绝的,谁都不会拒绝。

    “无所谓,大不了我回头重做一个就是了,”看着身下玉人的惊喜,陈太忠有些微微的得意,他考虑起了另一个问题:要不要告诉她,得了自己的仙灵之气,她的容颜会变得越地娇艳呢?

    看着跟自己有肌肤之亲的女人高兴,其实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他猛然间意识到了这一点。

    殊不知,任娇一听这话,登时怒目圆睁,“你说什么?你说……你说这个须弥戒,是你自己做的?”

    ——这难道不是你家传的宝物么?

    “没错,是我自己做的,”陈太忠继续得意着,“这个是残次品,回头弄点好材料,我会……”

    残次品?“你去死吧!”任娇一声怒喝,抬腿对着他就是狠狠的一脚,大腿开合处,恰似寒霜伴秋菊,煞是迷人。

    陈太忠当然吃得住这一脚,可惜,他正在考虑要不要泄露仙灵之气的事,措不及防之下,被任娇踢得大头冲下栽下了床铺。

    奇怪,这年头的事,有点不对劲啊,陈太忠怒气冲冲地爬了起来,“我送给你须弥戒,你就送给我这一脚?早知道还不如借给你呢,好人真是不能做啊!”

    “你这个骗子!”任娇已经不太激动了,不过她还是有点不能原谅自己的冒失,“为什么不早告诉我这是你做的?”

    “这当然不能说,”陈太忠冷冷地看他一眼,开始自顾自地穿衣服,“如果你不想遇到什么麻烦的话,最好不要让别人知道你手上东西的奥秘。”

    任娇的情商不知道比他高出多少,这话一入耳,就明白,自己错怪了这个人,设身处地地想想,如果她在陈太忠那个位置上,怕是到现在也不会说。

    “太忠……”看着他离去,任娇颤抖地呼唤着他,可惜的是,他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我伤害了他,”任娇开始后悔,这悔意在一瞬间就遮满了她整个的心灵,“他是那么地喜欢我,把这么重要的秘密都告诉了我……”

    她不知道的是,刚跨出房间的那厮,心里想的却是别的:看来,回头得多做几个须弥戒了,万一找到合适的双修伴侣,那岂不是会进境更快?

    食髓知味的陈太忠,已经被这种**滋味迷得找不到北了,正是那句老话:老房子失火,烧得更快。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