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官仙 > 第七章 神仙居所(书号:760

第七章 神仙居所

作者:陈风笑
    “这真是一个仙人呆的地方!”看着自己治下的东临水村,初来乍到的陈太忠豪兴大。

    其实,这家伙说话的措辞不是很准确。

    他应该说,这是一个仙人“才能”呆的地方,至于人类嘛,是绝对不合适在这里居住的,条件,实在是太恶劣了一点点。

    在三十年前,东临水村还是个山清水秀的地方,整个村子,坐落在一片丘陵地带,东边是白凤溪潺潺流过,有人能驾着渔船撒网捕鱼。

    丘陵上长满了茂密的树林和灌木,林间到处是山鸡、野兔,一片生机勃勃的样子。

    东临水村的耕地不太多,而这些耕地不但土地贫瘠,耕作层也浅,每年出产的粮食不算多,除了丰收年,普通的年景,也不过就是能护得一村人得个八成饱。

    总之,再加上水果等等副业,和村里人向外贩卖一些手工加工的产品,除了非常的年景之外,这里的生活,原本算得上是能够自给自足。

    但近些年来,随着经济的展,东临水也开始受到了波及,这点可怜的资源,被人恶性地开了起来。

    于是,就造成了眼下“人间地狱”一般的情景,东临水村,已经开始沙漠化了。

    沙漠化,这个词用得也不是很准确,准确一点说,是“石漠化”,这是一种比沙漠还难治理的生态灾难。

    用一句话来形容的话,就是丘陵上的树木没了,所以那点点可怜的土壤,就被水冲走了,现在的东临水村,除了耕地部分,其他地方,就是石头挨着石头,石头摞着石头。

    一下雨就是壮观的瀑布,雨一停就是光秃秃的鹅卵石堆,存不住水,极不利于人类居住。

    甚至,以往能养鱼捕虾的白凤溪,现在在枯水季节时,比一泡小孩的尿多不了多少。

    这是非常难以治理的灾害,曾经有人提出,要修建一个水库,主意是好主意,但是,这不现实。

    水库,用什么去修?四下里没土,除了炸出石头坑来存水,就只能拿着钢筋水泥硬上了,那得花多少钱啊?

    要命的是,凤凰城常年的温度比较高,水份还很容易蒸,在这里居住,还真的是满考验人的。

    按说,面对这种情况,陈太忠应该是很有些抱怨才对,这个鸟村长,当不当都没啥意思的嘛。

    这么想的人就错了,他做官是来和人沟通的,至于治下的村庄惨到什么样子,他根本就不关心,也不想关心。

    修仙的人嘛,斩情断性对他们来说,一点都不难做到。

    所以,一到村里,他就没心没肺地四处乱窜,找人聊天,以前吧,是没理由硬要跟别人沟通,现在他是副村长,是副村长了诶,随便抓些人聊天,很容易做到。

    村长是本地人,姓李,算是本村一个大姓——其实也是本国一个大姓,长得五大三粗,据说多少还有点黑道背景。

    其实,鸡窝里蹦不出鸵鸟,这么小个山沟里,哪里会有什么黑社会?不过就是个土棍混混而已,不过,不能否认,这家伙,也算得上是村里的一霸。

    李凡丁很是有些不待见陈太忠,当然,这种不待见,他只能放在心里,不管怎么说,这都是上面派下来挂职锻炼的干部,虽然只是一个副手,但等到人家一飞冲天的时候,他想再巴结,那可就晚了。

    官场里,没有什么秘密可言,李村长几乎在陈副村长抵达的同时,就收到了其人的全部资料,如别人一样,他看不懂副村长的来历,一个小市民家庭里,居然出现了一个高中毕业的公务员?

    不懂不要紧,只要这人无害,李凡丁绝对不会去招惹,退一万步说,哪怕这家伙在官场没有什么奥援,但此人是如此地年轻,将来也很难说会不会有鱼跃龙门的一天。

    而陈太忠,又是出名的对政务不感兴趣,他只喜欢聊天。

    所以,李村长和陈副村长的关系,还是比较融洽的,甚至在有机会胡吃海塞的时候,他还不忘记招呼其一声,大家同去,反正,这样奢侈的机会,在这个小山村里并不多见。

    比如说眼下就是,白凤溪的上游有一家私营的水泥厂老板跑来了,要请李村长吃饭,李凡丁除了村支部书记,还喊上了陈太忠。

    水泥厂的老板,也不是吃撑着了,想来石头堆里玩耍,他的厂子一旦开工,一个星期赚的,就要比东临水一年的收入还要高,他来,是有要紧事办呢。

    厂子即将投产了,路还没修好,其中,有一段路,要路过东临水的地盘,最重要的,其中还有一段是东临水村为数不多的可耕种土地,这个工作,是相当难做的。

    照常理,村民自是要阻拦的,这阻拦看在水泥厂老板眼里,就是刁难,当然,这里面分寸,谁也把握不了那么贴切。

    李凡丁对此事心知肚明,事实上,这件事绝对是在他的默许下才生的,他的势力,在村里绝对可以用“滔天”俩字来形容,不过,有人请客,为什么不来吃一顿?

    更重要的是,水泥厂的老板说了,这次的主客,是乡里的张衡张乡长,李村长谁的面子都可以不买,但张乡长的面子,他没胆子不买。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看到乡长大人一直在帮水泥厂老板关说,李村长明白,这事,答应不答应,都得办了。

    “这里有一条烟,还有五百块钱,”做老板的眼见时机成熟,笑眯眯地抛出了礼物,一点都不介意乡长就在桌子边上坐着,“村民们的工作,还得靠李村长去做做哦。”

    “小意思了,”李凡丁喝得脸红脖子粗,看都没看那烟和钱一眼,虽然很想伸手,但他也是要面子的不是?

    他拍着胸脯保证,“这件事交给我办了,吕老板既然是张乡长的朋友,那还不是一句话的问题?”

    这时候,一直在观察着他们对话的陈太忠言了,“吕老板,你这水泥厂投产的话,一年能产出多少水泥来?”

    这是搭讪,陈太忠自己这么认为,他观察学习半天了,而且,在这个桌子上,他原本也不是主角。

    但是很遗憾,吕老板不这么认为。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