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0849章 郁小可,郁闷可?(书号:207

第0849章 郁小可,郁闷可?

作者:鱼人二代
    第0849章郁小可,郁闷可?

    “这个我晓得!”高小福点了点头,两个人都在大喜大悲中逐渐成长,回首之前做的事情,感觉何等的幼稚?不过人生中,又有几个人没有幼稚过?又有几个人不是在失败中成长?

    钟品亮和高小福的心思都变得深沉了起来,再也不是那种将怨恨写在脸上,直接和敌人进行碰撞的虎逼了,他们懂得了运用阴谋和对策……

    第二天一早,钟品亮和高小福就来到了之前约定好的私家诊所,这家私家诊所属于李呲花的势力范围,借着李呲花的名头,高小福很容易的就和这里的医生达成了共识。

    安建文本来以为普通的私家诊所完成这种换肾手术是相当有难度的,不过在他看到这家私家诊所的规模之后,就放下了这个担心!这个诊所的规模实在是不小,连一般的阑尾炎手术、胆囊切除手术都可以做,换个肾应该是也不在话下了。

    钟品亮装模作样的一阵唉声叹气的和安建文寒暄,然后在高小福的搀扶之下,走进了手术室,躺在了病床上。

    医生先给安建文注射了麻药,为了不让安建文怀疑,又假模假样的给钟品亮注射一针“麻醉药”!事实上,安建文这一次的确是很小心谨慎的,上次的肾都割错了,这一次自然而然的都会注意一些!

    倒不是他觉得钟品亮能坑骗他,因为他压根就没有怀疑钟品亮,钟品亮要一颗排斥的肾有什么用?所以既然钟品亮答应自己将肾脏还给自己,安建文也不会多想那么多,他只是对这医生的手法有些不放心而已。

    过了一会儿,一阵困意袭来,安建文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而那边本来也应该睡着了的钟品亮,却是猛地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下了病床,看了一眼熟睡中的安建文,恨恨的在地上吐了一口浓痰,然后对手术准备室那边叫道:“小福,开门放狗!”

    “好嘞,亮哥!”高小福推着一辆手术车走了过来,在手术车上,躺着一条已经被麻醉了的大黑狗!

    “张医生,这里就麻烦你了啊!”高小福笑眯眯的对主刀医生说道。

    “放心吧,没有问题!人肾我就不敢换了,可是狗肾还是没问题的,反正换坏了也没事儿是吧?”张医生点头问道。

    “没事儿,换死拉倒了。”钟品亮无所谓的说道。

    剩下的事情就交给张医生了,而钟品亮和高小福则是先走了一步。

    郁小可这阵子很郁闷,都快变成郁闷可了!奇兵房地产公司要拆迁孤儿院,还没有想到什么好的应对策略,她的财路先断掉了。最近市里面打击盗窃违法犯罪专项活动正如火如荼的进行着,郁小可出去转了一圈发现,每隔几步就有个便衣警察在巡逻,让她根本没有机会动手!

    而且在这种时刻顶风作案无疑于找死,虽然自己所做的事情还够不上让宋凌珊给自己发一张通缉令,但是谁知道宋凌珊有没有将自己的形象告诉给她的那些手下?万一自己鬼鬼祟祟的被人认出来怎么办?

    不过,不出去赚钱也不行啊,眼看孤儿院每天的花销越来越多,这么下去无疑是坐吃山空,郁闷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小可,你这是干什么呢?在屋子里转来转去,转的为师眼睛都花了,头也晕了。”老院长见到郁小可像个无头苍蝇般的乱转,忍不住问道。

    “师父,警方开始严打了,我没办法出去干活了……”郁小可唉声叹气的说的说道:“得想想办法才行了,看样子得放出风声去,接几宗大买卖才行了……”

    “唉,小可,真是辛苦你了……”老院长有些心疼的看着郁小可:“要不是为师不能抛头露面,为师真想替你分担一些……你才十八岁,正应该是无忧无虑享受青春年华的年纪,可是每天却有这么重的担子压着你……”

    “师父,您老人家这么说就见外了,您待我像女儿一般,我替你分忧,那还不是应该的?”郁小可倒是没觉得自己有多苦,这么多年了,她早就习惯了,现在她一门心思就想赚点儿钱,好让孤儿院的小孩子都能过上好生活。

    “小可,你的年纪也不小了吧?为师这辈子最大的心愿之一,就是想让你嫁个好人家,从此脱离现在的苦日子,过上自己的幸福生活……”老院长看着郁小可,忽然说道。

    “我?嫁人?哈,师父,您别开玩笑了……”郁小可摇了摇头:“谁敢要我呀?我可是个女贼耶,哪个正经人敢娶我?”

    “这个倒是不重要,你自己不说,还有谁知道?”老院长倒是不在意的说道:“换个地方,隐姓埋名就是了……”

    “换个地方隐姓埋名?那可不行!那孤儿院的孩子们怎么办?我怎么能不管他们?”郁小可大摇其头:“所以呀,谁要是娶我,也得跟着负担整个孤儿院……哈,如此一来,谁有敢娶我?就算我美若天仙,也不可能吧?何况我还不是天仙……”

    老院长叹了口气,没有再在这个话题上多说什么,郁小可什么心思,老院长一清二楚,孤儿院的事情没解决,她怎么可能研究嫁人的问题?而且要是真如郁小可所说,娶了她还得帮她负担孤儿院,那还真不太可能有人敢娶郁小可了!

    郁小可虽然漂亮,但是平时在外面野惯了,舞刀弄枪的,还是个女飞贼,哪个大户人家肯要这样的女孩子?要是换做小门小户的,那又有谁能负担起这么诺大的一个孤儿院?

    话又说回来,就算那些大户人家肯要郁小可,又怎么可能帮她分担这么一个孤儿院的累赘?人家有钱是有钱,可也经不起这么花啊?孤儿院的开销,一年就上百万了,现在的物价多贵啊?

    老院长摇了摇头,换了一个话题:“你要在外面接任务?小可,那会有危险的,外面的任务不是那么好接的,虽然我们飞燕门也是盗门中人,但是和那些人比,我们只是小偷小摸……”ro!~!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