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0616章 童年玩伴(书号:207

第0616章 童年玩伴

作者:鱼人二代
    林逸将电话打到了村头的王寡妇家。

    “喂?西星山村,找哪位?”电话那边,传来了王寡妇满口乡村味道的普通话。

    “王婶儿,我是老林头家的小逸,帮我叫一下二狗蛋?”林逸说道。

    “啊?是老林头家的小逸啊,你等着啊,我这就去叫!”王寡妇答应了一声,就放下了电话。

    西星山村不大,基本上人人都认识,而且大家全都在王寡妇家买东西,所以王寡妇也乐意大家来她这里接电话。

    在王寡妇食杂店旁边就是村部,里面有大喇叭,在村里,找人基本上靠喊,高音喇叭一叫,睡觉都能给震醒了。

    “二狗蛋,我是你王婶儿,来接电话!”王寡妇大喇叭一喊,就回到了食杂店里。

    不多时,一个壮得如牛一般的大汉就跑进了食杂店,他就是二狗蛋,一米八十五的身高,像一堵墙一般的矗立在食杂店的én口:“王婶儿,我的电话?”

    二狗蛋从家里的地里跑来,前后有一公里的距离,却是脸不红心不跳,甚至都没有喘息,一看身体素质就不一般。

    “是小逸打来的,点儿接吧,他那边是长途,很贵的!”王寡妇指了指桌上的电话说道。

    “林逸哥?”二狗蛋一听林逸的名字,兴奋的搓了搓手,接起了电话:“我是二狗蛋啊!”

    “呵……二狗蛋。”林逸笑了笑:“家里那边忙不忙?”

    “还好,前一阵播了种,现在正在锄草施fé,就等秋收了,估计今年能有个好收成!”二狗蛋说道。

    “不错,有nv朋友了没有?”林逸笑问道。

    “谁能看上俺?”二狗蛋憨然一笑:“俺家这么穷,俺长得也不好看,这辈就光棍了!”

    “那你这一阵要是没事儿,就去我家,我家老头有我的地址,你帮我捎点儿东西过来,正好来见一见世面。”林逸笑着说道。

    “啊?真的么?太好了!”二狗蛋一听林逸让他去大城市见见世面,顿时开心的不得了:“那我这几天忙完了家里的农活就动身……可是林逸哥,俺家还没秋收呢,没有啥路费啊!”

    二狗蛋和林逸从小玩儿到大,所以完全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没钱就是没钱,也不丢人。

    “呵呵,我家老头会帮你准备路费的,有什么需要的,临行前直接和我说就好了。”林逸笑道:“和我不用客气的。”

    “当然,你是我林逸哥,我当然不客气!”二狗蛋脑一根筋,从小就是这样,除了他爹的话,就听林逸的话。

    所以在二狗蛋的眼里,林逸和他爹是差不多的存在,林逸给他钱用,那是理所当然的。

    “呵……”林逸笑了起来,不知道多少年,没有和二狗蛋一起玩儿了,小时候一起抓鱼摸虾的日,早已一去不复返了。

    一直到挂断了电话,林逸还沉浸在回忆中……如果说,自己这一生,开心的莫过于三段时光了。

    第一段时光是在小时候,那时候的自己,还没有去执行任务,还在家里面跟着老头学医,淬炼身体,一天的任务量也不是很大,空闲下来的时候就和二狗蛋一起摸鱼抓虾,日过的很是逍遥。

    而第二段时光,则是在训练营里面,和自己的几个队友,自己是小队的队长,带着其他六个队友一起过五关斩六将,终脱颖而出!那段岁月虽然是辛苦劳累的,但是却也是充实的!

    虽然看似紧张,但是却没有真正执行任务时的危险,只有队友间的信任和友谊!老二老三老四老五老六还有小七,你们现在在哪里呢?过的好么?也是在世界各地忙碌的执行任务么?

    林逸摇了摇头,自从走出了训练营,队友们就各奔东西,再也没有见过面了。

    第三段乐的时光,就是现在林逸在松山市的这段日了,虽然敌手未明,也总有些小麻烦,但是这种自在的日,林逸真的觉得很乐,希望永远都不要结束!

    当然,除了这三段乐的时光之外,林逸还有很多痛苦的时光,其中一段也不算是痛苦,起码是属于痛并乐着,那也是一段很难得的时光……也是在那段日里,认识了杨怀军,和穿山甲几个战友,还有小凝……

    也正是因为小凝,这段时光被林逸在记忆里强行的抹除掉,也是当初第一次见到杨怀军,林逸选择了逃避的原因。

    直到现在,林逸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决然的拒绝了小凝,真的是因为她身后那遮天蔽日般庞大的势力,还是因为,自己不能够给她一个安定的生活呢?

    当初的林逸,从来也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退休,不会想到,会在如此年轻的时候退休!林逸不知道老头是怎么想的,突然将自己nn到松山市来,做一个一旦完成就可以吃一辈的特殊任务,这简直就是一锤买卖了。

    ……………………

    宋凌珊翻看着桌上的案件卷宗,割肾集团近似乎收敛了许多,自从上次的中转站被捣毁后,对方的人马似乎小心谨慎了许多,但是却绝对没有停止作案,因为他们把作案的对象和地点转移到了市郊乡镇!

    这一周来,已经有两起寡居的农民遇害了,相同的作案手法,只是作案的地点加的飘忽不定了!这两个受害人一个是城东的嘎牙村村民,一个是城西的神补村村民,一东一西,相聚几十公里,完全没有规律可言!

    就算派出警力蹲守,也不可能在全市周边几百个乡村都布满警力,先不说警力够不够用,就算够用,总不能整个警局都停止运转了,全部去蹲守割肾集团的人吧?

    宋凌珊觉得自己很窝囊,上任以来,虽然破获了几个大案,也受到了省市领导的一致表扬和认可,但是宋凌珊自己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儿,这案是怎么破的,她没有脸说出来。

    甚至别人夸她的时候,宋凌珊就觉得很是脸红,她本就不是个喜欢说谎和吹嘘的人,所以心里肯定会不舒服,但是却又没办法解释什么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