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0560章 康晓波家的麻烦(书号:207

第0560章 康晓波家的麻烦

作者:鱼人二代
    第0560章康晓bō家的麻烦

    “呲huā哥,兵少在不在?”钟发白见到李呲huā对自己如此热情,心中一宽,看来自己的事情,还是有希望的。

    “兵少昨晚和三个妞儿大战到半夜,还没有起来。”李呲huā随意的说道。这钟发白现在也算是自己人了,所以李呲huā也不避讳什么。

    “嘿嘿,兵少可真是牛!这战斗力,咱是望尘莫及啊!”钟发白伸出了大拇指,不lù声sè的恭维道。

    “那是,兵少是什么人。”李呲huā淡淡一笑:“钟老弟,你有事儿找兵少?”

    “我的事情,就不麻烦兵少了,有呲huā哥给我做主就足够了!”钟发白拍了一个马屁。

    “什么事情,说来听听。”李呲huā倒是没有因为钟发白的马屁而得意忘形,而是直接问道。

    “呲huā哥,这一次,我可是让楚鹏展欺负到脑袋上了,你可要给我做主啊!”钟发白坐在了李呲huā对面的啥发生,声sè俱厉的说道:“我现在好歹也算是兵少的人了,俗话说的好,打狗还得看主人呢,他做的实在是太过分了!”

    “哦?楚鹏展怎么了?”李呲huā淡淡的问道。

    “xiǎo儿钟品亮,不过是追求他nv儿楚梦瑶,可是却被他抓去割掉了一个肾!这楚鹏展这么做,也太绝了吧?他是丝毫没有将呲huā哥和兵少放在眼里啊!”钟发白十分愤慨的说道。

    “等等,你说什么?割掉一个肾?”李呲huā一愣。这要是别的事儿,说是楚鹏展做的,还有可能,但是割掉一个肾,这也有点儿太玄乎了吧?而且,钟发白一提到割肾,李呲huā是想到了另外一个人:“你确定是楚鹏展做的?”

    “这个……虽然还没有证据,不过肯定是了!”钟发白哭诉道:“xiǎo儿说了,那个割他肾的人,警告他道,让他以后离楚鹏展远点儿,否则就要了他的命!这肯定是楚鹏展做的无疑了!”

    “这样啊……”李呲huā点了点头:“那行,你先回去吧,这事儿等兵少醒了,我再和兵少商量一下,看看怎么办。”

    李呲huā是个圆滑的人,自然不会直接给钟发白许什么,即使钟发白现在也算是自己人。

    “呲huā哥,您不能不管啊,这次是楚鹏展欺人太甚了!”钟发白见到李呲huā的态度不冷不热,也没有表态是管还是不管,他心里着急。要是李呲huā不管,他自己去和楚鹏展硬碰硬,肯定不是对手。

    “我知道了,如果这事儿真是楚鹏展指使的,兵少肯定会给你做主的。”李呲huā淡淡的说道,不过言外之意却是,要是和楚鹏展没关系,那就没办法了。兵少垂涎楚鹏展的家产已经很久了,就算没有钟发白这一茬,兵少也是要对付楚鹏展的,所以这时候不如送个顺水人情。

    “好的,那我回去就等着兵少和呲huā哥的好消息了!”钟发白知道此刻说什么也没用,一切还得等兵少醒过来再说。

    ……………………

    康晓bō家里最近发生了一件大事,家里的茶馆,有人来闹事了。

    康晓bō本来想找林逸的,但是林逸去了燕京,也不知道回没回来,康晓bō也不好去打搅林逸,只能硬着头皮自己应付了。

    康父是个知识分子,一直老老实实的做生意,生意也算是不错。所以康晓bō家里就算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也是xiǎo康水平。可是这一切的平静却是被打破了。

    自从一个月前康晓bō家的茶楼对面开了另一家茶楼休闲会所开始,康家的茶楼就没有安宁过。

    康家的茶楼开了多年,在这一片算是老牌子,所以来的人不少,而那家茶楼的客人自然没有康晓bō家多了,那茶楼老板张八级就动了点儿歪心思,找来了道上的húnhún,成天去sāo扰康家的茶楼,让茶楼的生意做不下去。

    虽然康家的茶楼是老牌子,但是也架不住每天一群红máo绿máo黄máo的在茶楼里面叫来叫去的。茶楼本是清雅的地方,去的人大多数是情侣和生意人,这些húnhún在里面打牌赌博,谁能受得了?

    但是偏偏的,这些húnhún虽然在茶楼里叫嚣,却也不干别的,康父就是想报警,也拿人家没办法!人家是客人,来这里也是来喝茶的,只不过是一壶茶喝一天!

    而打牌,茶楼里本来也提供免费的棋牌服务,只是这些人的玩儿的太jī烈,声音大了一些而已!说白了,人家是消费者,你别管人家怎么做,人家是huā钱来消费的。

    所以康父明知道是得罪了人,但是却一点儿脾气也没有,看着茶楼的效益每况日下,康父也是没有办法,这些xiǎohúnhún喝茶的钱,都不够每日的开销。

    撑了一个月,康父实在是有点儿撑不下去了,想要改变一下现状,不想对方却是找上了mén来。不过张八级却不是一个人来的,和他一起来的是一个在松山市有头有脸的大人物!

    康父也听说过这个大人物的名头,见他和张八级一起来的,就知道自己茶楼之前的事情是怎么回事儿了。

    “康总,咱俩是同行,虽然没见过面,不过久仰大名了!”张八级一进来,就很热情的和康父打着招呼:“来,给你介绍一位朋友,这位是天迪娱乐公司的邹总,这位是他的大儿子邹若光,是咱们北区道上的这个,以后康总有麻烦,可以找他!都是铁关系!”

    说着,张八级竖起了一个大拇指,让康父不由得皱了皱眉,这不是摆明了威胁自己么?可是面对这些人,康父也是一点儿脾气都没有,他不是xiǎo孩儿了,知道社会的规则,人家势大,就是摆明了欺负自己,自己能将人家怎么样?

    “邹总,张总,不知道两位来这里,有什么事情么?是来喝茶,还是来切磋一下生意经?”康父虽然恼火,但也知道这些人自己惹不起,不卑不亢的说道。

    “草你妈的,什么两位?我在这里,你没看见么?还是你骂我不是人?”邹天迪和张八级没说话,一旁的邹若光先炸庙了,一拍桌子,指着康父就骂了起来,将桌上的一套景德镇瓷器都给震到了地上摔个稀巴烂。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