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0559章 你给我记住了(书号:207

第0559章 你给我记住了

作者:鱼人二代
    第0559章你给我记住了

    但是偏偏的,他还有感觉,还有意识,还能看清楚眼前的人,听到他们说的话,但是却偏偏动不了,也不能说话。眼珠直直的,连转动一下都费劲儿,他想呼救,可是他不能。

    过了一会儿,钟品亮就被人推上了手术台,他惊恐万分,想要大叫,想要反抗,可是却不能,他是清醒的,而身体则是不受大脑的支配。

    “哥,准备好了!可以动刀了!”纹身男对安建恭敬的说道。

    安建拎着手术刀进入了手术室,看着手术台上的钟品亮,眼中划过一丝yīn狠!在这松山市,敢和我抢nv人,不给你点儿颜sè看看,你就不知道天高地厚了!

    “怎么割?”安建大马金刀的走了过去,举起手术刀就准备下手。

    钟品亮的眼中充满了恐慌,不知道眼前的这个人要做什么,看他拿手术刀,是想要了自己的命么?自己到底怎么招惹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家伙?他想呼救,可是不能,钟品亮想闭上眼睛,可是眼皮却也不受控制。

    “哥,只要在这个地方割上一刀就可以了,大概这么长……”一个戴口罩的医生对安建讲解道。

    “我知道了!”安建点了点头,在他看来,伤口大点儿也无所谓,无非是多缝几针,至于钟品亮痛不痛苦,那自然是越痛苦越好了。

    那医生也是杀人不眨眼的货sè,所以丝毫不紧张,也不担心安建会将人宰掉。毕竟死在手术台上的人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

    “妈的!你给我记住了!有些人不是你能碰的,你要是再敢碰楚梦瑶,老子要了你的命!”安建恶狠狠的瞪着钟品亮:“这次割掉你一个肾,算是给你一个教训,下一次,老子将你脑袋割下来!”

    钟品亮这回才明白,原来眼前的人是给楚梦瑶报仇的,可是,楚梦瑶何时认识这种狠人了?难道是楚鹏展派来的?

    钟品亮想大呼“你敢!”,不过这只是他的幻想而已,他根本就说不出话来。

    “刷……”安建也不搭理钟品亮,也根本不想听他解释什么,直接用手术刀在钟品亮身上开了一道大口子。

    钟品亮痛得脸皮直chōu搐,却是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给我长点记xìng!再敢动楚梦瑶的心思,下次就没这么简单了!”说完,安建就将手术刀丢在了一旁,转身走出了手术室。

    他倒是想继续给钟品亮来上几刀,但是却怕把肾给割坏了,一个肾能卖好几十万呢!这可是钱啊!

    开刀不用麻醉,已经让钟品亮痛得不行了,要是割肾还不用麻醉,钟品亮非死了不可。等安建走后,那医生就给安建上了麻yào,很快的,钟品亮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医生的手法相当利落,直接割掉了钟品亮的一只肾脏,然后让纹身男将他丢在了第一人民医院的mén口,随后扬长而去。

    要不是怕事情闹大了,安建直接就想nòng死钟品亮了。

    钟发白接到医院的电话,听说自己的儿子被人割掉了一个肾脏,顿时勃然大怒,赶到了医院,儿子已经躺在病chuáng上醒了过来,钟发白是又惊又怒!在松山市,还有人敢对自己的儿子下手,不要命了么?

    钟品亮看到爸爸来了,也是嚎啕大哭起来,无缘无故的被人割掉一个肾脏,简直是天降横祸,他也是知道的,肾脏被割掉后,人体的健康也会受到影响,以后能不能当一个正常的男人都不好说,这让他觉得冤枉的很!最重要的是,还不知道是谁做的!

    “爸,你得给我报仇哇,我这平白无故的就没了一个肾,这也太倒霉了……”钟品亮呜呜的哭了起来。

    “是谁做的?妈的,让我知道,老子灭了他全家!”钟发白也是怒火冲天,钟品亮是他的独子,他能不能恼火么?

    “我也不知道啊,直接把我推上了手术台,给我打了麻yào之后,就把我的肾脏给割掉了……”钟品亮哭着说道:“不过给我开刀的那个人说是因为楚梦瑶,让我以后离楚梦瑶远点儿……”

    “哦?楚梦瑶?”钟发白一愣:“难道是楚鹏展做的?不对啊,你就是追他nv儿,他也不至于割掉你一个肾啊?”

    “我觉得肯定是了,就算不是也和他有关系!之前我……”钟品亮本想隐瞒来的,但是犹豫了一下,还是将自己之前做的事情说给了父亲听……

    钟发白听后脸sè顿时难看的很,钟品亮也太大胆了吧?楚梦瑶都敢绑架?还敢去楚鹏展那里要挟?本来钟发白听说是楚鹏展做的,就想要找楚鹏展报仇,可是这回一听钟品亮的解释,又陷入了沉默。

    毕竟这件事情是他理亏在先,人家报复也是理所当然的,只是这报复的手段有点儿太狠毒了!要是揍一顿打断tuǐ也就算了,可是那是割掉一个肾脏啊!

    虽然这几天刚和兵少拉了关系,但是钟发白仅凭个人实力,也不是楚鹏展的对手!现在,也只能和李呲huā商量一下了,看看他是不是能帮助自己,毕竟自己是给他做事的,儿子被人割了肾脏,他总不能不闻不问吧?

    于是,钟发白就把钟品亮留在了医院,为了让儿子宽心,就嘱咐他安心治疗,少个肾没什么,起码死不了。

    钟品亮自然知道少个肾死不了,可是也不能白少啊?以后的身体肯定大不如前,想要泡妞都没有体力,这让钟品亮一阵的悲哀,可是事到如今,悲哀也没有什么用,赶紧报仇才是正事。

    钟发白和李呲huā的关系此刻正处在蜜月期,所以钟发白打来电话说要见面,李呲huā是欣然应允,地点就定在了给力浮云酒吧。

    “钟老弟,这一大早的,怎么突然来找我?”钟发白来酒吧,李呲huā能起身迎接,已经是给足了钟发白的面子。

    钟发白一愣,这都中午了,怎么还一大早?不过想到李呲huā是经营酒吧的,一般都是后半夜才休息,所以这算是早上也不为过。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