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花的贴身高手 > 第5章 他是咎由自取(书号:207

第5章 他是咎由自取

作者:鱼人二代
    第章他是咎由自取

    安建文是个聪明人,虽然他眼看着二狗蛋打了人,然后从地下拳场的大mén口溜走,但是他也没有找人去阻拦,因为他知道,连李拳师这个玄阶中期巅峰实力的外家高手都顶不住的人,这拳场里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去阻拦人家,分明就是找死!

    “文少,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小骡子的神sè有点儿慌张:“李拳师死了,拳场没有压阵的了啊!”

    “拳场没有压阵的倒是小事儿,关键是这件事情怎么和火狼帮解释呢?只要火狼帮没有意见,估计很快就会给我们下派新的高手!”安建文对于李拳师的死一点儿都不伤心,死了就死了,反正两人的关系不好!但是毕竟李拳师是火狼帮派来的高手,不好和上面jiāo代啊!

    “文少,这件事情倒是也好解释!”小骡子一想也对,火狼帮想要拳场继续赢利下去,肯定会在派来一个高手的,现在的主要问题就是怎么能够将李拳师的死应付过去,但是这件事情上,小骡子倒是有主意!

    “哦?你说说!”安建文连忙问道。~~~~

    “文少,这事儿我们就和上面实话实说好了,完全是李拳师咎由自取的,他看上了一个良家的nv孩儿,没想到那nv孩儿的姘头十分的厉害,找上了mén来,一拳把他打死了!”小骡子想了想,说道:“文少,这事儿说来,你还得和上面告一状呢,说李拳师不听你的话,嚣张跋扈,强抢民nv才早来横祸,要是早听你的话,不出去惹事儿,也不会被人打死了!”

    “不错啊小骡子,有脑筋!”安建文赞赏的点了点头:“很好,我这就打电话!”

    “嘿嘿,文少过奖了!”小骡子嘿嘿一笑道:“还不是文少您带的好?”

    “恩,你先下去吧。~~~~”安建文挥了挥手,示意小骡子先下去,他和父亲以及火狼帮通话的时候,不能让别人听见,哪怕是小骡子也不行。

    等小骡子下去之后,安建文连忙拨通了父亲安明月的电话。

    “喂?建文,怎么这个时候给我打电话?”安明月正在和火狼帮北方分舵的副舵主吃饭,安建文的电话就打了进来。

    “爸,出大事儿了,李拳师被人给打死了!”安建文说道。

    “什么?李拳师被人打死了?怎么回事儿,怎么生了这种事情?”安明月一愣,随即皱紧了眉头!

    今天,火狼帮北方分舵的副舵主是代表舵主请自己吃饭的,这顿饭的意义其实就是对安建文最近的成绩表示肯定,地下黑拳场才成立了这么短的时间,就捞到了几十亿的资金,简直是吸金大王啊!

    安建文的捞钱度是火狼帮有史以来最快的了,火狼帮北方分舵的舵主打算适当的对安建文进行提拔奖励,安明月本来很是高兴,但是没想到这个节骨眼上,居然出事了!

    那边,火狼帮北方分舵的副舵主听了安明月的话,顿时脸sè也是一变,yīn沉着脸问道:“明月,是怎么回事儿?李拳师怎么死了?”

    “这……我还没有问清楚,待我详细的询问一下吧……”安明月的头上顿时冒出了一层冷汗来,火狼帮虽然很厉害,但是一个玄阶中期巅峰实力的外家高手,也是一个不小的人物了,也不能说死就死掉啊,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安明月准备先问清楚事故原因,再看看能不能从中周旋。

    “把电话给我,我亲自和安建文通话,问问怎么回事儿!”副舵主却是摆了摆手,直接从安明月的手中要过了电话,要知道一个玄阶中期巅峰实力的外家高手对于火狼帮北方分舵来说是很重要的,不可能说死就死了,没有说!

    “好吧……”安明月没有办,副舵主的话他不能不听,虽然担心安建文会受到制裁,但是此刻也不能违背副舵主的意思,他有点儿后悔今天来这里吃饭了,要是事先和儿子通通气儿,事情没准儿有回旋的余地!

    “喂?安建文么?到底怎么回事儿?李拳师可是我们北方分舵的高手,怎么到了你那里,就被人打死了?怎么出了这么大的事故?”副舵主接过电话就开始兴师问罪!

    “喂您好,是副舵主么?”安建文的心中顿时有些紧张,这是他第一次和火狼帮的高层直接通话,不过面上,他还是不动声sè的恭谦问道。

    “是我,你将李拳师怎么死的,详细告诉我!”副舵主说道。

    “副舵主哇,我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倾诉的老大了!”安建文却是表现的好像一肚子怨气一样:“副舵主,那个李拳师,根本也不听我指挥啊,飞扬跋扈惹是生非,这下好了吧?被人找上mén来给打死了!您可要给我做主啊,都对拳场的生意造成影响了!”

    “哦?”副舵主一愣,怎么听安建文这语气,李拳师被人打死了,他还tǐng冤的?原本,副舵主以为安建文会直接认错呢,可是没想到却是来告状的,顿时皱了皱眉有些不悦道:“安建文,怎么李拳师被人打死了,你还tǐng高兴的?你知不知道,火狼帮的高手在你那里出事儿了,你是有责任的?”

    “我有责任?不是吧?”安建文说到这里,却是有些不服的道:“副舵主,他自己找死,和我有什么关系?他自己出去调戏良家fùnv,结果人家姘头找上mén来了,一拳就把他给轰死了,这我还能阻止得了?亏得人家的姘头还算讲理,知道冤有头债有主,没把我的拳场给拆了,不然的话我真是亏大了!”

    “什么?原来是这样?”副舵主一愣,没想到事情是李拳师自己惹出来的,和安建文没有任何关系,反倒是安建文,差点儿被牵连了!事情如此,他也不好再批评安建文了,只是道:“那他调戏良家fùnv,你怎么不阻止他?我们开地下黑拳场,做的本来就是非的生意,一定要低调才行!”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