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210章 各方反应(书号:121

第210章 各方反应

作者:安山狐狸
    第第三更】

    江州一家医院,乔加恺和朱永涛四人被分在了两间病房里,其中乔加恺和朱永涛分在一个病房,朱永涛的两个师弟被分在另外一个病房。

    四人同样一副惨兮兮的样子,乔加恺躺在床上,两个肩膀一直到手腕,都被打上了石膏,微微张开架在那里连动也不敢动,他的大腿也被用绷带给吊了起来,整个人姿势怪异无比,让人看起来十分的别扭。

    朱永涛还好一些,他只有肋骨和胸口的骨头被打断,所以只需要固定住上身就可以了,但是,他却不能做起来,因为那样影响骨头的愈合,如此一来,他的姿势更加的难受。

    而且,因为胸骨和肋骨都被打断,朱永涛连呼吸都不敢使劲,只能轻轻的吸气,缓缓吐气,稍微有些用力,就忍不住呲牙咧嘴疼的厉害,但是偏偏,他只要稍微一动,就更疼,疼了,就想动……

    这种折磨,让二人连惨叫都不敢,偏偏又疼的忍不住!

    如果可以的话,二人实在是不想在这里多待哪怕一秒钟的时间,这种痛苦的感觉,没有经历过的人是根本无法理解的。

    乔加恺嘴角歪着,不时的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眼中的神色却是怨毒无比:“,那个混蛋季少云,老子要不弄死他,就跟他姓!”

    旁边眉宇间也充满了痛苦之色的朱永涛,却是轻轻的冷哼一声:“你怎么弄死他?”

    虽然是愤怒的语气,可是因为剧烈的疼痛,让他说话的时候也只能是轻声细语,不敢又丝毫的愤怒,一旦把好不容易接好的骨头给崩断了,那才有他哭的!

    乔加恺顿时一窒,是啊,怎么把那小子给弄死?

    论功夫,他们五个人加起来,都不是那小子的对手,甚至连人家一招都挡不住,论家世,更是没办法比。乔加恺相信,如果自己真的动用家族的力量去对付季少雷兄弟,到时候不要说季家老爷子是不是会动怒,单单只是自己家族内部,也绝对会有很多人不同意。

    “要不,我们花钱请杀手?”乔加恺迟疑的问道。

    “见识蠢材!”朱永涛闷吭一声,如果不是身上还带着伤,他恐怕早就暴怒了,“你才和他们起了冲突,如果他们突然被杀掉了,到时候谁都会第一个怀疑你。”

    乔加恺顿时的打了个寒战,的确是这样,揍他们几下,季家老爷子或许不会说什么,但是,如果真的把他们给杀了,到时候哪怕是脾气再好的人,也绝对会动雷霆之怒,乔家或许瞬息之间就会灰飞烟灭,而自己也绝对将会死无葬身之地。

    权势,财富,那都是为了留给后人的,可是如果被人给绝后了,那这些东西还有什么用?陷入绝望的人,绝对是可怕的,更何况,这个人还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世家的老爷子?

    很显然,这个办法行不通。

    “那个小畜生,怎么就那么厉害!”乔加恺满心的不甘,咬牙切齿的说道,“师兄,你说,那小子有没有可能也是某个地方的传人?”

    朱永涛为之一怔,沉思了片刻,他缓缓摇头,道:“我也说不好,他的度实在是太快,根本看不出他到底用的是什么功夫。不过,我感觉他的功夫似乎和军队里的风格有些相似,该不会是军用格斗术吧?”

    “这不可能!”乔加恺顿时激动的反驳,开什么玩笑?如果用军用格斗术都能打赢自己的话,并不是没有可能。但是,那小子可是连朱永涛四人都轻松的击败,这又岂是军用格斗术能够做到的?

    “我也只是猜测,他的功夫狠辣,迅捷,出手快若闪电,正因为度太快了,所以才给人一种缓慢的错觉。”朱永涛微微摇头,道,“如果不是军用格斗术,那么,他就一定是某个地方的传人,这一点绝对不会错了。现在在世俗社会中还会这些古武术的,绝对没有了,而那小子所用的,应该就是一种极其厉害的古武术。”

    “那,那我们怎么办?”乔加恺愣愣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只能等!”朱永涛恨恨的道,“等师门来人,还要等上面对此事的处理结果……”

    “嘿!”乔加恺的脸上闪过一丝怒容,咬牙道:“打伤了我和四个师兄,我不会这么轻易放过他的!”

    朱永涛张了张嘴,却是欲言又止。他心里微微摇头,轻叹一声:“现在,恐怕不是你要不要放过他的问题了,而是他会不会放过你啊!”

    之前在临江会所的二楼大厅里,朱永涛听的很清楚,那小子根本不把这件事情看成是公子哥之间的争斗,直接上升到谋杀的高度,那意思就已经很明显了,用法律来解决问题。

    而且,那小子的手里还掌握着证据,这一下,真的麻烦大了!

    朱永涛的眼珠转了转,瞥了一眼一脸怒容的乔加恺,心中暗恨,如果不是想要借助他乔家在世俗界的影响力,去寻找师门需要的东西,自己又怎么会跟这种愚蠢的东西合作?

    现在,只希望师门早点知道这件事情,给上面施压,并且派人过来。

    ……

    “砰!”

    燕京,一处豪华别墅内,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妇女,狠狠的把电话给砸在了桌子上,已经出现皱纹的脸上,带着浓浓的怒色:“该死,该死的小畜生!季少雷,季少云,好,真好!季家,你们又欠了我一笔账,我一定跟你们誓死纠缠到底!”

    在她对面的沙上,一个面色微白,头梳的油光粉亮的中年人,正笑眯眯的问道:“老婆,什么事情又这么大的火?”

    “汪文皋,你少在我面前嘻嘻哈哈的,儿子被人打成了重伤,现在躺在医院里,据说对方还要告他谋杀!”中年妇女满脸怒容,“你还有心情在这里说笑?”

    名叫汪文皋的中年人顿时脸色一变,慌忙问道:“怎么回事?加恺不是去江州了吗,怎么会……”

    说到这里,他似乎突然想起了什么,迟疑的说道:“打他的人,该不会是……季家的人?”

    “除了他们家,还会谁敢如此肆无忌惮的?”中年妇女眼中充满了恨意,咬牙切齿的道:“当年季家的那个老不死分明有能力救我父亲,但是他偏偏见死不救,让我父亲才含恨被人整死,也导致了我们乔家的衰败,而那个老不死的儿子,更是随便找了个野女人也羞辱我,这也就算了,现在,他们竟然连我儿子也不放过!”

    看着中年妇女那激动而又愤怒的神情,汪文皋却只是微微摇头:“小蓉,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我们还是尽快赶到江州去,看看儿子怎么样了吧?江州毕竟不是我们的地盘,如果现在不赶过去,万一到时候出点什么事情……”

    原来,这中年妇女不是别人,正是乔加恺的母亲,乔蓉。而汪文皋,却是乔家的上门女婿,也是乔加恺的父亲。

    乔蓉闻言顿时脸色猛然一变,她慌忙点头,道:“对,对,我立刻派人去订机票,我们马上赶往江州,我还真就不信了,季家的人有种就连我一起杀了!”

    看到老婆那一副泼妇的样子,汪文皋忍不住微微皱眉,但是却没有说什么。现在的他,在乔家可没有什么地位,更多的时候,他甚至像一个仆人一样,如果他现在说话劝慰,恐怕招来的却是一顿臭骂,这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试想一下,就连儿子都跟着母亲姓,汪文皋在乔家能有多高的地位?

    而且,每次只要提到季家,乔蓉的脾气顿时就会火爆起来,汪文皋知道,当年季振华宁愿随便找一个女人,都不要乔蓉,这件事情对一心想要借助季家的势力来振兴乔家的乔蓉来说,打击实在是太大了一些,也难怪她会一直怀恨在心。

    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想到自己的女人一直在痛恨着另外一个男人,而且还是因为男女方面的事情,尽管现在乔蓉可能真的对季振华没有什么感觉,只是一种没有利用到他,而怀恨在心的恨意,但是,汪文皋依旧是很不舒服。

    只不过汪文皋很清楚,他想要保住现在的地位,就绝对不能跟乔蓉在这件事情上起冲突,所以他选择了忍耐。

    “不管是谁打了我儿子,我都一定要让他偿命才行!”乔蓉咬牙切齿的说了一句。

    ……

    同样是在燕京,一个古朴幽静的四合院里,一个白满头的老人,正坐在大树下。在四合院的四周,每隔一段距离,就有一位荷枪实弹的武警在站岗,显示出这个四合院里住的人,身份绝对不凡。

    时至十月,天气已经渐渐的转凉,老人坐在躺椅上,身上已经穿上了长袖的毛线衣,老人家年龄大了,经不起寒意。

    在陪护和特护人员的陪同下,老人正眯着眼睛,听身边的一个中年人低声说着什么。

    这中年人满脸的威严,不怒自威,一股上位者的气息自然而然的散开来,但是在老人面前,他却显得小心翼翼,满脸的踌躇。

    “这么说,小枫把乔家的小猴子给打了?还把跟去的那四个人也给打了?”半晌后,老爷子才缓缓开口,声音显得有些虚弱,但是中年人却不禁心下惴惴。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