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96章 雷霆之怒3(书号:121

第96章 雷霆之怒3

作者:安山狐狸
    第96章雷霆之怒3

    唰!

    当徐福看到手机上的照片,顿时脸色惨白,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秦守仁这个蠢货竟然会愚蠢到这个地步,竟然被人拍下照片!

    不过,徐福转念一想,心中又轻松了不少。毕竟现在所掌握的证据,可都是指证秦守仁的,跟自己毫无关系。虽然说大家都知道秦守仁是自己的人,到时候最多也就是威信受点打击,却也上不了自己的根基。

    想到这里,徐福怒喝一声:“好你个秦守仁,竟然能干出这种事情,简直是丧心病狂!”

    说着,他转头对童凯德说道:“童书记,既然现在证据确凿,我觉得我们没有必要再讨论了,依法办事吧!对这个秦守仁,该在处理就怎么处理!”

    “徐县长,你……”秦守仁又惊又怒,这些事情可都是徐福指使他干的啊,现在他竟然毫不留情的抛弃了自己?

    “我什么?你干了这些事情,还指望谁能救你吗?”徐福打断了他的话,“还有,你也不要以为事情败露了,就可以随便冤枉人,还是老实的交代你的问题吧!”

    童凯德却哼了一声,说道:“徐副县长,先不要着急,秦守仁并不是这件案子的主谋。”

    徐福的脸色沉了下来,沉声问道:“那童书记认为,案子的主谋是谁?”

    “这个问题,还是让我来回答吧!”就在这时,一个声音突然从房内传了过来,大家转头看去,只见季枫扶着张磊,二人慢慢的从审讯室内走了出来。

    季枫冷笑道:“这件事情,我想我现在已经清楚是怎么回事了。”

    因为季振平已经提前跟童凯德和季振华说了季枫和张磊的情况,所以他们并没有多大的惊讶,而其他的领导却是惊讶不已,虽然他们不认识季枫,可是张磊他们却是认识的,怎么张磊在审讯室内,还被打成了这样?

    “这件案子,主谋就是徐福和徐默父子二人!”季枫的第一句话,就如同一枚炸弹投入了平静的湖水中,顿时让那些后来的县领导都震惊不已。

    “小子,你不要血口喷人,诬告国家干部,可是重罪!”徐福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怒喝道。

    “徐福,你先不要着急,我会让你知道,我到底是不是诬告!”

    季枫冷笑一声,缓步走下台阶,朗声道:“各位领导都在,我就先陈述一下事实经过。我和张磊在台球室里玩,结果有几个混混来找茬,然后我们生了冲突,当然,也只是小冲突。但是,秦守仁和其他警察不由分说,就把我们抓了过来。然后呢,大家也看到了,张磊身上的伤就是最好的证明。”

    “哼!简直是一派胡言,即便是这样,这事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和徐默又有什么关系?”徐福冷笑道,“你所说的,只是和秦守仁有关系,现在秦守仁已经被抓,你还敢血口喷人?”

    季枫似笑非笑的看了他一眼,冷笑一声:“徐福,你还真是不见棺材不落泪啊,那好,我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

    说着,他从口袋里掏出了一部手机,说道:“这部手机,就是其中一个跟我生了冲突的小混混的,在这部手机里,有十几条短信还有十几个通话记录,都是同一个号码。”

    他转头看向了被抓住的徐默:“这个号码,就是徐福的儿子徐默的!至于短信的内容,我就不读出来了,不过有一天可以肯定的就是,那几个小混混之所以会来袭击我和张磊,就是受了徐默的指使!”

    “你胡说!”徐福顿时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他的儿子竟然愚蠢到这个地步,竟然给别人留下了把柄。

    “胡不胡说,不是你来判断的,法官会判断的!”季枫冷笑不已,“至于我说你是主谋之一,这个证据就要从秦守仁的身上找了。”

    他笑呵呵的来到了秦守仁跟前,蹲在地上看着秦守仁的脸,说道:“秦队长,到了这个地步,该把你的证据拿出来了吧?如果你再不老实交代的话,你就会被徐福给抛弃了,到时候你死的一定会很难看哦!”

    秦守仁的身子忍不住一抖,却没有说话。

    季枫也不在意,只是对那两个踩着秦守仁的士兵说道:“两位兵大哥,麻烦你们从他身上找出手机。”

    徐福冷哼一声,没有说话。心中却是镇定不已,他可没有傻到去给秦守仁短信,虽然有打过许多电话,但是光看通话记录,那可是算不得证据的。至于去电信公司查,哼哼,有省里的姑父挡着,谁敢去查?

    其中一个士兵从秦守仁的身上拿出了手机,交到了季枫的手中。

    季枫举起手机,让所有人都看到。他笑道:“不得不说,这位秦守仁虽然愚蠢,但是在有些事情上,却还是很精明的。”

    说着,他打开了手机,顿时一段录音传了出来:“秦队长,抓住那个小子之后,剩下的几个小混混难道不逃跑吗?他们肯定会拒捕吧?那就没有留着的必要了!”

    这个声音刚一传出,徐福的脸色顿时煞白,没有了一丝血色。这个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因为这就是他自己的声音,而且,这段话也是他刚开始打给秦守仁时候说的话。

    “呵呵,大家都听到了吧?”季枫微微一笑,“我就说嘛,我们这位秦队长其实有时候还是很精明的,可能他就怕徐福有一天会丢卒保帅,把他抛弃,所以每次在和徐福通话的时候,这位秦队长都是打开录音才接通电话的,徐福,这一下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实际上,季枫之所以知道秦守仁有徐福的电话录音,是因为秦守仁曾经在审讯室里挡着季枫的面打了一个电话。季枫注意到,秦守仁先打开了录音,才接通的电话。而经过他的推断,当时与他通话的,应该就是徐福。

    既然这一次录音了,那么其他通话的时候肯定也录音了,季枫就可以肯定,秦守仁的手机里一定有至关重要的证据。

    现在看起来,果然如此。

    徐福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他愣愣的站在那里,仿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整个人没有了一丝力气。

    “老李,这件事情现在就交给你了。”童凯德见大局已定,就对纪委。

    “放心吧童书记,这件事情实际上已经很清楚了,而且证据什么的都很齐全,完全可以在一天之内结案。”纪委。

    “哼,就凭你们几个,就想定我的罪?”徐福这时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精神,冷笑着拨通了一个电话:“姑父,有人要治我的罪……”

    片刻之后,他把电话递到了童凯德面前,得意的说道:“童书记,麻烦你接一下电话吧!”

    童凯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接过了电话,“喂,我是邙石县的童凯德,你是哪位?”

    “童书记,我是省里的吴伟民啊。”电话中传来了一个有些苍老的声音。

    “原来是吴省长,你好你好,不知道吴省长有什么指示吗?”童凯德的眉头一皱,这吴伟民是中原省的副省长,虽然在省里排名不靠前,但也是很有分量的一个人物,和他这个县委书记比起来,那简直是天壤之别啊。

    “童书记,听说小徐犯了点错误,我看不如这样吧,你们再好好的研究一下,不要那么急着下结论嘛,说不定是个误会呢?”吴伟民在电话里笑呵呵的说道,“童书记,有时间来省城,让我这个老头子也尽一下地主之谊嘛,呵呵!”

    童凯德眉头皱的更紧了,但是转眼便露出了笑容,道:“吴省长,这件事情恐怕不好办啊,徐县长和他儿子的犯罪证据确凿,根本无法抵赖,我看这件事情还是依法办事比较好吧!”

    “童书记,这么跟你说吧,小徐是我的妻侄……”吴伟民的话还没用说完,就被童凯德给打断了。

    “吴省长,是谁都不行,受害者家属就在我旁边站着呢,我如果放过了徐福,怎么跟受害者家属交代?”童。

    “你!”

    吴省长被噎了一下,顿时怒了:“好,既然我说的话不管用,那我只好直接给你们市里的书记市长打电话了,我看你这个同志的态度就有问题,对你的任命,需要重新研究啊!”

    童凯德一怒,刚想说话,就见旁边的季振华伸手:“把手机给我,我跟他说!”

    童凯德顿时笑了,这位大公子出手了,那吴省长可就倒霉了。

    “吴伟民省长吗?”季振华接过电话,淡淡的问道。

    “没错,我是吴伟民,你又是谁?”吴伟民正在火头上,语气不善的问道。

    “我是季振华,你要童书记放过徐福和他儿子?”季振华沉声问道。

    “季振华?……季部长?”吴伟民重复了一遍,才反应过来,顿时惊呼一声,“季部长,您怎么会在邙石县?”

    “我来岳父岳母家里探亲,但是我儿子却被徐福指使一些败类警察给抓了起来,现在证据确凿,你却让童书记放过徐福,这不合适吧?”季振华淡淡的说道,他的语气并不重,但是话语中的威严却是显露无疑。

    “啊?!……啪!”只听到电话里传来一声惊呼,随即,就是撞击的声音,然后电话中就出现了忙音。

    此时远在中原省省城的家属大院,副省长吴伟民躺在床上,看着地上摔碎了的手机,眼中露出呆滞的神情,而脸上却是一片惨白,没有一丝血色。

    “怎,怎么会这样?徐福那个白痴,怎么会惹到季振华的!”吴伟民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嘴唇抖动的更加厉害,几十年的浮浮沉沉,他自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心不跳。

    而且,身为中原省的副省长,虽然在高层说不上话,但是在中原省内,他说的话还是很有份量的,尤其是下面的一些市长县长之类的,见到他哪个不是毕恭毕敬的?

    这一次他同样也以为,只要自己一话,一个小小的邙石县县委书记,还反了他了?

    然而吴伟民怎么也没有想到,就是他的一句话,竟然惹到了季振华的头上。季振华是谁啊,那可是国家级领导人,堂堂的部长,甚至有传闻,他很可能就是十几年以后的长。

    自己惹到了他,那不是找死是什么?

    “老吴,你怎么了?手机怎么掉地上了?”这个时候,吴伟民的老伴似乎被吵醒了,坐了起来有些疑惑的说道。

    吴伟民长叹一声:“老伴啊,我看,我可能要提前退休了。”

    他心中忍不住怒骂:“徐福那个白痴,惹谁不好,偏偏要惹季家的人?那个遮天蔽日的庞然大物,又岂是他可以招惹的?!”

    “怎么回事?”吴伟民的老伴不由一惊,急忙问道。

    “还能是怎么回事啊,就是你那个娘家侄子惹的事……”吴伟民愤愤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平日里徐福父子为非作歹也就罢了,无论是市里还是省里看在我的面子上,都不会对他太过计较,但是现在,他惹的是季家的人,谁也保不住他了。不止如此,连我也会受到牵连……”

    吴伟民的老伴顿时大吃一惊:“季家的人,燕京季家的人?徐福怎么那么糊涂,他这不是找死吗!”

    “不是找死,还能是别的什么吗?”眼看自己的地位即将不保,吴伟民的语气很是不善。

    “老吴,你一定要帮帮徐福啊,我大哥就这么一个儿子,如果他们父子两人同时出了事,我大哥肯定活不下去了。”吴伟民的老伴慌忙说道。

    “我怎么帮他?我现在自身都难保了!”吴伟民忍不住怒道,“季振华既然会亲自打电话给我,那就说明徐福惹的事情一定不简单,就算我亲自去恳求季振华,恐怕连他的面都见不到,有什么用?!”

    吴伟民的老伴也傻眼了,她多少也知道季家的厉害,既然老伴说没用,那就肯定没用了。想想连老伴都会受到牵连,事情有多严重自然就很清楚了。

    “事到如今,恐怕只有一个办法了!”吴伟民沉思半晌,低声说道。

    “什么办法?”吴伟民的老伴慌忙问道。

    “放弃徐福,至少也要与徐福撇清关系,只有这样,我才能够保住目前的地位。只要我不倒下,就有机会将徐福从监狱里弄出来!”吴伟民咬牙说道。

    “什么?!”吴伟民的老伴一脸的震惊。

    “也只有这样了,这是唯一的办法!”吴伟民摇头叹息,实际上,就算是与徐福撇清关系,他也不敢保证自己就不会受到牵连。要知道,以季家的势力,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就能让一个人从天堂瞬间跌到地狱。

    但是,除了这个办法,吴伟民却没有其他任何主意了。

    长叹一声,吴伟民拿起了床头的座机,拨通了徐福的电话:“徐福,放弃吧,我也保不了你,因为你惹的人,是燕京季家的人,季振华部长你应该听说过吧?而且,他们家的老太爷,可是季老爷子!”

    ……

    “啪嗒!”

    重新拿回电话的徐福,只觉得眼前一黑,手机便掉在地上,摔成了碎片。

    旁边的两个士兵立刻上前将徐福左右夹了起来。

    紧接着,童凯德的电话响了起来,是吴伟民打来的:“童书记,我以副省长的名义命令你,不管是什么案子,涉及到谁,都妖依法办事,对于那些知法犯法的人,更要从重处罚。”

    童凯德淡淡一笑:“吴省长的指示我明白了,我一定会督促执法部门依法办案,等案子完结了,我会向吴省长汇报的!”

    吴伟民客气的说道:“那就辛苦童书记了,另外,麻烦童书记将我对这个案子的处理意见,转告给季部长!”

    “我会的!”童凯德不屑的一笑。

    挂了电话之后,童凯德冷哼一声:“徐福,你还有什么好说的吗?”

    徐福一脸的惨白,脸上没有了人色。

    “带走!”那个军官一摆手,两个士兵顿时将徐福押走了。

    “童书记,既然这是刑事案件,是不是应当由我们地方上接手?不能总是麻烦军方的同志啊!”纪委,这件事情一直被军方接管的话,无疑会给领导造成地方上的领导无能的印象,到时候对整个邙石县的领导班子可都不好。

    童凯德摆了摆手,道:“没关系,先回去再说。”

    “磊子,我们该走了,先送你去医院!”大局已定,季枫笑呵呵的对张磊说道。

    “现在还不行!”张磊摇了摇头,转头看向了满脸震惊之色的徐默,咬牙狞笑道:“疯子,这混蛋一直跟我们做对,你不想揍他一顿吗?”

    季枫哈哈一笑:“当然想,那我们就去吧!”

    “好啊!”

    二人就好像在说最平常不过的事情,缓步走向了徐默。

    砰!

    张磊一拳砸在了徐默的脸上:“小子,老子曾经告诉过你,再敢对付我兄弟,我就活刮了你!现在你不但惹了我兄弟,还惹到了我,你说,我该怎么对付你?”

    “你,你……”见到这阵势,徐默吓得几乎连话都说不出话来了。

    “疯子,你也来上一拳,蛮过瘾的。”张磊哈哈大笑。

    季枫摇了摇头:“打他,会脏了我的手!”

    接着,他对那两个士兵摆摆手,两人便把徐默给带走了。

    。。。。。。

    ps:终于回来了,明天开始,一天两更七千字,请大家继续支持,狐狸拜谢了。

    。

    。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