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95章 雷霆之怒2(书号:121

第95章 雷霆之怒2

作者:安山狐狸
    第95章雷霆之怒2

    “你,你们是什么人?”秦守仁大步走出去,色厉内荏的问道,他虽然是警察,可是看到这么多荷枪实弹的军人,也忍不住心中怵。

    然而,却没有人回答他,迎接他的,只是那些士兵们森冷的目光,以及那黑洞洞的枪口,让他遍体生寒。

    “所有人听令,包围西关分局,将里面所有警察全部缴械!”随着一个声音传来,那些士兵顿时动了起来,黑洞洞的枪口指着那些警察,让他们动也不敢动。

    或许欺负一下老百姓,这些警察还是比较在行的,但是,要让他们和军队对抗,可就太难为他们了,一个个警察被乖乖的缴了械,在枪口的压迫下,只能抱头蹲在墙角。

    这时,一辆军车停在了警局的门口,紧接着是两辆黑色奥迪车。

    一个身穿军装的汉子从军车上跳了下来,大步走进警局,高声喊道:“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刻放下枪出来投降,不然的话,我们就要强攻了。”

    秦守仁顿时吓得打了个寒战,这些丘八到底吃了什么药,怎么还敢强攻警局?

    他慌忙喊道:“不要冲动,各位不要冲动。我是西关分局刑警队的队长秦守仁,请问各位是哪部分的?”

    对方根本不回答他,只是冷喝道:“立刻出来投降,同时,让你们的最高领导出来和我们对话,你们只有一分钟的时间,我再重复一遍,你们只有一分钟的时间!”

    秦守仁的冷汗顿时唰的下来了,这个时候,无论是局长还是其他的领导都已经下班回家了,现在他就是这里的最高领导,也正是因为这样,他才能够在警局里只手遮天。如果领导都在的话,他肯定会顾虑一下,现在该怎么办?

    “各位兵大哥,有话好说,不要这么冲动啊。”秦守仁心中叫苦,他也想投降啊,面对这些黑洞洞的枪口,说不害怕那绝对是假的,但是,如果真的说出了投降这两个字,恐怕他这辈子的仕途也就到头了。

    这时,那个军人已经大步走了进来,在他的身后,是几个面色阴沉的男人,正是童凯德和季振华两兄弟。而童夫人和肖素梅虽然担心儿子,但是因为这里的事情尚未处理好,她们就被留在了车上。

    “你是这里的最高领导?”那个军人看着秦守仁,冷冷的问道。

    秦守仁慌忙点头,当他看到童凯德跟在后面的时候,顿时就知道这些丘八究竟是为什么事情而来的了,他的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也不知道手下人有没有把季枫和张磊杀人的证据做实,如果尚未做实,恐怕今天就麻烦大了。

    “秦守仁,你今天抓的两个人呢?”童凯德冷声问道。

    “抓人?童,童书记,您搞错了吧?我今天没抓什么人啊?”秦守仁结结巴巴的说道,却不敢承认,甚至在尽量为手下拖延时间。因为他知道,如果今天拿到了季枫和张磊杀人的证据,到时候不要说童凯德来了,就算是市长省长来了,他也不怕。

    但是如果拿不到证据,今天他就完了。在这个时候,秦守仁只能选择背水一战。

    “抓起来!”

    那军人一摆手,三个士兵就如狼似虎一般的扑了上来,一下就将秦守仁按倒在地,枪口就抵在他的脑后。

    “你,你们这是干什么,我是刑警队长,和你们是两个系统的人,你们凭什么抓我?”秦守仁嚎叫了起来,却不敢动弹,谁知道这些丘八会不会真的开枪。

    而在这个时候,躲在办公室里的徐默也被几个冲进去的士兵给带了出来,他还不知死活的叫嚣着:“你们这些丘八到底是什么派来的,你们知道我是谁吗?我爸是徐福!你们敢动我,我爸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徐福是吗?!”一直没有开口的季振平冷哼一声,“那好啊,给你爸打电话,让他立刻到这里来,我倒要看看,一个小小的副县长,竟然敢如此无视国法吗?”

    旁边的军人立刻递给了徐默一部手机。

    徐默刚一接通电话,立刻凄惨的喊叫了起来:“爸,你快来救我,警局里来了好多的当兵的,他们要杀我啊……”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童凯德一把抢了过去,“徐福现在吗,我是童凯德,你立刻召集所有班子成员,来西关分局开会,半个小时内谁要是不到,明天亲自到我办公室来解释!”

    说完,根本不给徐福说话的机会,童凯德就立刻把点话给挂了。

    “啪嗒!”

    电话的另外一头,徐福手中的电话掉在了地上,他怎么也想不到,徐默竟然落在了童凯德的手中,看那情形,似乎童凯德已经掌握了徐默的犯罪证据,如果真是那样的话,不光徐默要倒霉,就连他也要跟着倒霉。

    “不行,我儿子一定不能出事!”徐福来回踱步,片刻之后,他猛然咬牙:“现在比的就是谁的度快,我要先赶到西关分局,同时让姑父给童凯德施压,说不定这个时候秦守仁都已经拿到了张磊和季枫杀人的口供,现在谁整谁还说不定呢!”

    想到这里,原本就在开车往西关分局赶的徐福,立刻加快了度,同时打了个电话给他在省里的姑父,当然,他也没有忘记打电话通知其他班子成员,让他们赶到西关分局去开会。

    在徐福看来,今天就是放手一搏的时候,既然所有班子成员都到了,到时候,如果徐默杀人的证据被掌握,那么倒霉的就会是自己父子,如果张磊和季枫的口供被掌握,那么,倒霉的肯定会是童凯德。

    而此时大模大样坐在审讯室里的季枫,与旁边已经休息过来的张磊对视了一眼,张磊的伤势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其实大多数也只是皮外伤,就是刚开始被几个警察往胸口砸的那几下,让他差点没有背过气去,现在也舒缓了许多。

    “疯子,我听外面似乎有动静啊!”张磊低声说道。

    季枫微笑道:“如果我猜的不错,应该是我们的家长来了,呵呵,这一下,西关分局终于热闹起来了。”

    “那我们现在出去?”张磊问道。

    季枫摇了摇头,说道:“出去?为什么要出去?你可不要忘记,我们是受害者,把我们抓进来容易,想放出去,可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了!”

    张磊点头道:“这个道理我自然明白,但是,如果我们不出去的话,秦守仁那个混蛋恐怕会颠倒是非啊,到时候我们可就被动了。”

    “我就是要给他们颠倒是非的机会!”季枫嘿嘿一笑,从口袋里拿出了一部手机,晃了晃。

    “你什么时候买了道,“我可是记得你从来都没有手机的。”

    “这可不是买的,是和我们起冲突的那几个小混混的。”季枫微笑道。今天在娱乐城和那几个小混混打斗的时候,季枫感觉有些不对劲,就随手从其中一个混混的身上拿出了手机,却不曾想,竟然真的派上了大用场。

    “你该不会是想告诉我,你把整个过程都录了下来吧?”张磊的头脑很精明,立刻猜到了事情的关键。

    见季枫微笑着点头,张磊顿时爆了一句粗口:“靠!哥们这一顿打没有白挨,妈的,这一次我看他们还有什么话好说。”

    季枫微笑道:“这件事情恐怕不会这么简单,秦守仁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刑警队长,怎么敢对付你?”

    “有人在背后指使?”张磊的眉头皱了起来,“秦守仁是副县长徐福的人,难道背后指使的人是徐福?”

    季枫呵呵一笑:“具体是不是,我们现在不要做猜测,等着看好戏就是了。”

    其实,季枫心里已经隐约猜测到,这次的事情恐怕和徐福脱不开关系,不说别的,就只是从秦守仁的话里就能过听的出来,的确是有人指使着他要将自己置于死地。在整个邙石县,自己可没有得罪过什么人,除了徐默!

    “砰!”

    审讯室的门被一脚踢开了,紧接着两个士兵冲了进来,看到地上的情景,他们顿时一愣。紧接着,季振平走了进来,诧异的扫了一眼审讯室内的情景,再看季枫和张磊正笑眯眯的坐在椅子上,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

    “好小子,还好你没事,不然的话,老子就把这警局给拆了!”季振平快步走了过去,拉起季枫上下打量着,在确定没有什么事情之后,忍不住说道。

    季枫呵呵一笑:“三叔,这可不是你这个做军人的该说的话,警局是不能拆的,不过,躲藏在警察队伍里的蛀虫,还是有必要清理一下的。”

    “你这小子,到现在还有心情跟叔叔开玩笑,这就说明你还没有受到惊吓,嗯,不错!”季振平满意的点点头,身为军人,看到侄子如此的硬气,他自然是更加的喜爱。

    “走,跟叔叔出去!”季振平说道。

    季枫摇了摇头:“三叔,我现在还不能跟你出去,既然你们来了,那我们就安全了。不过,这件事情总要解决的,我就坐在这里,谁抓了我,就让他亲自放我出去,到时候,我会给他一个惊喜的!”

    季振平深深的看了他一眼,似乎明白了他想做什么,不禁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那你就先留在这里,不过,这个小子怎么办?”

    他指了指张磊,“这小子脸上可都是伤,要不要送医院?”

    “叔叔,我没事。”张磊一说话,就牵动了脸上的伤口,忍不住呲牙咧嘴的,“我也要留在这里,看那几个狗东西究竟会是什么下场!”

    “好吧!”

    季振平见二人坚持留下,也就不再多说,转身说道:“你们几个立刻去监控室,掌握第一手资料。”

    徐福终于赶到了西关分局,当他看到警局院内站着的一排排荷枪实弹的士兵,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些士兵究竟是哪里来的?

    他大步走了过去,“我是副县长徐福,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无故冲进地方警局?你们这是想造反吗?”

    谁知道,那些士兵根本理都不理他,只是静静的站着,警惕的看着周围的一切。

    徐福脸色顿时涨红,冷哼一声,大步走进了警局,顿时看到了童凯德等人,以及被按在地上用脚踩着的秦守仁。

    当然,徐福更看到了被两个士兵抓着的徐默,他的眼角不由抽搐了几下。

    “童书记,你这是什么意思,这样做似乎不合规矩吧?”徐福冷冷的看着童凯德,怒道。

    “规矩?”

    童凯德不禁冷笑一声:“徐副县长这话说的有点过了,我们这是在配合军队的同志严打犯罪,怎么能说是不合规矩呢?”

    “严打罪犯?我不知道童书记这句话是什么意思,这里是警局,打击罪犯是警察该干的事情,恐怕现在还轮不到军队来说话吧?”徐福指着远处的徐默,怒道:“童书记要打击罪犯我不反对,但是,这和我的儿子有什么关系,你为什么要把他抓起来?”

    “徐副县长这话可不要乱说,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抓人了?现在抓徐默的是军方的同志!”童凯德冷笑不已,“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们地方上只是配合军方的同志打击犯罪,徐副县长可不要搞错了!”

    “你!”徐福大怒,但是他却无法说什么,因为童凯德的话毫无破绽,配合军方打击犯罪,这谁也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对了!”

    就在徐福有话说不出的时候,童凯德又说道:“徐副县长,至于说你的儿子为何被他们抓住,我还是知道一些原因的。似乎,你的儿子涉嫌参与谋害国家领导人以及其家属,这几乎是等于叛国罪啊,这件事情待会还要徐副县长能给个交代!”

    “叛国罪?!”徐福一口气没上来,几乎要昏了过去,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这个童凯德太狠了,竟然把这么大的罪名给扣了上来,这不但是要徐默的命,还想要自己的命啊!

    “童书记,我儿子不过是个刚毕业的高中生,他怎么会犯叛国罪?”徐福冷笑道,“看来,童书记是想用私权了,既然这样,那我也只有上报了!”

    说着,他拨通了一个电话:“姑父……”

    说了几句之后,徐福便挂了电话,得意而冷笑的看着童凯德:“我已经给省里汇报过这里的事情,你就等着省里的处罚吧!”

    童凯德扫了一眼旁边一直没有说话的季振华,忍不住心中笑,微微点头,满不在乎的说道:“好啊,那我就等着省里的处理。”

    “吱——!”说话间,又有几辆车子停在了警局门口,紧接着,邙石县的领导班子成员几乎都来到了院内。

    当他们看到院内的情景,顿时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什么事情还值得军队出动,到底生什么事情了?

    见人都到齐了,童凯德清了清嗓子,说道:“既然大家都到齐了,那就开会吧。今天这么晚了还让你们到这里来,就只为一件事情,那就是刑警队长秦守仁,指使手下警察杀人栽赃的事情。”

    “杀人栽赃?!”所有人都是一惊,这可不是小事情啊,更何况还是一个刑警队长干的,这是知法犯法。

    “童书记,凡事都要讲证据,话可不能乱说!”徐福沉声说道,他隐约觉得今天有些不对劲了。

    “我当然有证据!”童凯德冲旁边的那个军官说道,“同志,麻烦你把证据抬上来吧!”

    那军官一摆手,几个士兵从军车上立刻抬下了三个担架,同时还押着几个警察走了下来,这几个警察,正是之前追童蕾的那几个。

    “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原原本本的说一遍!”童凯德冲着那几个警察喝道。

    “是是!”

    几个警察立刻打了个寒战,其中一个用颤抖的声音说道:“是秦队长命令我们在长江饭店附近设伏,待娱乐城里面打起来了,我们就冲过去抓人。”

    “抓谁?!”一个中年男人问道,这人是邙石县的纪委书记,很是威严。

    “抓季枫和张磊!”那个警察害怕的说道。

    “小王,你敢乱说话……啊!”被踩在的地上的秦守仁顿时大喝,却被那士兵又踩了一脚,剩下的话顿时变成了一声惨叫。

    “你继续说!”纪委。

    “是!”那警察小声说道:“后来,秦队长又带着我们几个一起把那几个和季枫张磊斗殴的小混混杀了,准备回到警局之后嫁祸给季枫和张磊,但是我们刚杀了那几个小混混,就看到童书记的女儿站在不远处拍照,秦队长就让我们追了过去,结果就被制服了……”

    “什么?!”

    这一下,不止是纪委书记,就连领导班子的其他成员也都震惊无比,真的是杀人栽赃啊!简直是无法无天!

    “你们这是冤枉我,我从来没有让他们干过这样的事情!”趴在地上的秦守仁大喊道。

    “既然你不承认,那就请看看证据!”童凯德从口袋里拿出了女儿的手机,把照片给领导班子的成员以及秦守仁都看了一遍。

    手机上面的照片上,秦守仁正和那几个警察站在一个幽暗的胡同里,他们的手里拿着砍刀,在他们的脚下,几个小混混全部倒在地上,不知道是死是活。

    照片拍的不算清楚,但是仔细辨认,还是可以一眼认出上面的几个人,就是秦守仁和那几个警察。

    。。。。。。

    狐狸大概明天晚上就能回到家,后天就可以恢复正常的更新,一天至少七千字,请大家继续支持,狐狸拜谢。

    。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