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92章 阴狠的毒计(书号:121

第92章 阴狠的毒计

作者:安山狐狸
    第92章阴狠的毒计

    季枫最终还是决定去江州,尤其是在知道了父亲的身份之后,他更是坚定了自己的决定,去江州!

    同时,江州亦是童蕾向往的地方,季枫当然不会舍弃童蕾,独自一个人去燕京。更何况,燕京虽然有众多的亲戚,但是以前却是彼此并不相熟,更重要的是,他不想靠着任何人的势力去生活,哪怕,那个人是他的父亲。

    这一下,就连季振华都有些不悦了。

    本来季枫说要走自己的路,季振华还是很欣慰的,毕竟他就不曾接受过父亲的安排,不然的话也就不会有肖素梅离开十八年的事情生了。所以,季振华并不打算约束季枫。

    然而,不约束却不代表着会放纵,如果季枫在燕京上大学,至少处在季家人眼皮子底下,如果一旦出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得知,这样的话,季枫也就不会有任何的危险。

    十八年未见,季振华不想儿子出半点问题。

    然而,如果季枫去了江州的话,可就有点山高皇帝远的味道了,虽然季家在江州依然是实力雄厚,可是毕竟不是自己的家门口,办起事情来总要顾虑一点。万一季枫在那里真出了什么事情,不要说季振华不会原谅自己,就连老爷子和老太太也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

    “不行!”

    季振华缓缓开口,身上带着一种难言的威势,让人不自觉的心生畏惧,他看着季枫:“枫儿,只要你去燕京上大学,无论你上哪一所学校爸爸都不会管你,怎么样?”

    季枫苦笑道:“爸,你这还叫不管我?我们可是刚相认啊!”

    “啪!”

    季枫刚说完,脑袋上就挨了一巴掌,却是肖素梅打的,“臭小子,怎么跟你爸说话呢,让你去燕京就去燕京,哪来那么多的废话!”

    季枫不由缩了缩脑袋,老妈火了,他可不敢再多说什么,只是眼神却一个劲的瞟向旁边偷笑的叔叔季振平,眼中的意思仿佛是在说:“就知道幸灾乐祸,还不快点帮忙啊!”

    季振平同样回了他一个眼神:“小子,我凭什么帮你?”

    季枫坏坏一笑:“不要忘记了,之前你可还说过我爸的坏话来着,我觉得这没有必要帮你保密。嗯,邙石县人武部长这个职位应该是很不错的……”

    季振平立刻被斗败了,恨恨的瞪了季枫一眼:“臭小子,算你狠!”

    季枫微微一笑,知道事情成了。

    果然,两人的眼神交流完毕,季振平轻咳了一声:“那个,大哥大嫂,其实你们也不用担心,小枫已经是成年人了,去江州也没有什么不妥。至于安全问题,你们就更不用担心了,嫂子,你还记得昨天晚上吗?”

    “昨天晚上?”肖素梅一怔,“你是说,枫儿把你制服的事情?”

    “什么?枫儿把振平制服了?”季振华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原本沉稳无比的脸上也露出了一丝惊讶,他可是知道季振平的身手。小三子季振平出声的时候,家里老爷子也正好是在那一年被平反了,所以后来小三子的生活环境很不错,但也因此养成了纨绔的性格。

    老爷子一气之下,直接把小三子送到了部队,而且是特种部队,让他接受锤炼,老太太当时心疼的直掉眼泪都没用。

    但是这个小三子也争气,就是为了和老爷子赌一口气,竟然生生的在第一年就拿到了新兵大比武的第一名,并且在此后又参加了当年的自卫反击战,立下了不小的战功。

    所以,小三子不但是真正的特种兵,而且还是真正上过战场的人,光是身上的杀气,都足以让一般人不敢直视,季枫竟然能够制服小三子?

    “三子,你该不会是被枫儿买通了吧?”季振华笑呵呵的问了一句,虽然心中依然惊讶,但其实也相信了几分,毕竟三子可从来不敢在他面前撒谎的。

    季振平立刻苦笑道:“大哥,就算是我被他买通了,嫂子总不能也被他买通了吧?昨天这小子只是一招,就把我制服了,我敢保证,他的身手就算是在我们红箭大队,也绝对是无敌的存在。”

    这一下,连肖素梅都惊讶了起来:“枫儿,你从哪里学会的功夫?”

    季振华的目光也看了过来,等待着季枫的答案。

    季枫呵呵一笑:“我跟三叔说过了啊,就是看功夫片看多了,自己就学会了!”

    关于级特工训练系统的事情,季枫不打算跟任何人说,天知道一旦泄露出去之后,会有多少麻烦上身。

    “你这臭小子,还是来这一套!”季振平苦笑着骂道,又转过头看向大哥:“大哥,这小子的身手你该放心了吧?更何况,二哥可是也在江州呢,有他在,你还怕小家伙会吃亏吗?”

    季振华斟酌了一下,才说道:“枫儿,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再阻拦你了,但是有一点你要记住,我不允许别人欺负你,但是,你也不能仗着我的名头去欺负别人,不然的话,就算是我不收拾你,老爷子也不会放过你的!”

    季枫微微点头,以前没有父亲的时候,他也一样过来了,只不过那时候总是被人欺负罢了。

    “对了!”

    季枫忽然想起了什么,“爸,既然是童凯德打电话通知的你们,怎么说也要感谢人家一下,干脆请他们一家吃个饭吧!”

    季振华顿时诧异的看了季枫一眼,心中疑惑,季枫这可是话中有话啊,他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还让自己请童凯德吃饭,他是想让自己提携童凯德?

    其实季振华可不知道,季枫这样做,只是想让父母看一下童蕾,对于这个女朋友,他已经认定了。

    看到季枫的神色,季振平顿时就想到了什么,立刻笑呵呵的说道:“小子,我说童凯德怎么会见到你,我听说他有一子一女,老实交代,是你和他的儿子有交情,还是和他的女儿有关系?”

    他的花影刚落,季振华和肖素梅对视了一眼,顿时微微一笑,枫儿真的是长大了,开始有自己的想法了。

    “没问题,枫儿,你去打电话通知他们,就说我要请他们吃饭,至于地点,就由他们来安排吧,你看怎么样?”季振华对这个儿子可谓是无比的喜爱,虽然他和童凯德以前关系不错,但是请他们全家吃饭这样的举动,对于季振华的身份来说多少有些不合适,不过既然季枫开口了,季振华也就一口答应下来了。

    “谢谢爸!”季枫顿时一喜。

    ……

    当童凯德听到儿子的话,顿时一愣:“小磊,你确定季枫跟你说的,是他父亲要请我们全家去吃饭?”

    张磊现在已经隐约知道了季枫的身份,对于父亲这样的表现也很是理解。

    他点了点头:“是的,爸,季枫在电话里说的清清楚楚,让请我们全家去吃饭,地点有我们来定,他们那边是四个人。”

    “四个人?”童凯德一怔,随即点了点头,说道:“那好,小磊,你立刻给长江饭店的吴主任打电话,让他留下一个最大的包厢……不,还是我自己打吧,你先出去吧,今天不要乱跑,知道吗?”

    张磊呵呵一笑,道:“爸,你就放心吧,你儿子是知道轻重的,再说了,我跟季枫是好兄弟,不会见外的。”

    童凯德就瞪了他一眼:“交情归交情,你能跟季枫成为朋友,这证明你还是很有眼光的,但是,要记住分寸,明白了吗?”

    张磊就无奈的摇摇头,心中暗暗说道:“我们又不是体制内的人,何必要注意那些,再说了,季枫是什么性格人,我可是很了解,我们兄弟之间绝对不会出现问题的。更何况,他还是我未来的妹夫呢!”

    不过,这话他可不敢跟童凯德明说,不然的话恐怕腿都会被打断。

    看到老子面色不善,张磊赶紧识相的答应下来,点头道:“爸,那我先出去看电视了,等该出的时候叫我就可以了!”

    说着,他立刻跑了出去,根本不给童凯德说话的机会。

    童凯德也忍不住微微摇头,这个臭小子……如果是在平时,他肯定会把张磊喊过来训斥一顿,但是今天却不同,他与季振华是老朋友,同时童家又要仰仗季家,这是一种既有利益纽带,又有交情在其中的关系。

    这样的关系虽然比一般的纯粹利益关系要坚固,但也是需要细心维护的。

    “什么?!”

    就在另外一个房间里,童蕾却是惊讶无比的瞪大了美眸,诧异的望着自己的这个嬉皮笑脸的哥哥,“你说什么?季枫是谁的儿子?”

    “季振华!”

    张磊呵呵笑道:“老妹,我可是真没有想到,你的眼光真是……啧啧!”

    “啧啧你个头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季枫怎么突然变成季振华的儿子了?这太不可思议了!”童蕾失声惊叫道。

    张磊苦笑道:“老妹,说实话,我也没有想到。不过,具体的事情经过我也不太清楚,但是隐约知道一些……”

    他把在前一天在房间里偷听父母谈话的内容都说了一遍。

    “你确定这不是在拍电影?”童蕾还是有些难以接受,以前虽然季枫家里穷,但是童蕾却不会看不起他,而且还渐渐的喜欢上了他。

    可是现在,张磊突然告诉她,季枫竟然很可能会是未来的太子,这实在是……

    “季枫其实也算是命苦了,到现在才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张磊微微摇头,说道:“老妹,刚才我还没有在意,现在总算是琢磨出味道来了,你说,季枫的父亲为什么要请我们全家吃饭?就算是感谢人,也没有感谢全家的吧?最多就是代表全家感谢对方……”

    童蕾也是有些不明白,忍不住诧异的问道:“那你说是为什么?”

    张磊嘿嘿一笑,指了指童蕾。

    “什,什么意思?”童蕾问道。

    “我的傻老妹,当然是因为你了,季枫那个家伙我最了解了,以前他不带着你去他家,可能是不想让他妈妈难堪,也不想让你觉得不自在。但是现在,他既然有了身份,自然会第一个让你知道,同时,还会让他的父母第一时间看到你,你说对吗?”张磊微笑着问道。

    童蕾的美眸顿时一亮,冰雪聪明的她自然明白,大哥说的应该不错,季枫就是这种先为别人着想的性格。

    童蕾的俏脸上升起一抹红晕,幸福的道:“这一下,再也不会有人反对了。”

    “嘿,你可不要高兴的太早,先想好该怎么表现吧,不要到时候在未来的婆婆公公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那你可就惨了。那可是季家,家规森严,到时候如果季枫不要你了,看你怎么办!”张磊忍不住调笑道。

    “他敢!”

    童蕾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哼道:“季枫可不像你,少在这里说他的坏话,出去!”

    “喂喂喂,我可是你大哥,季枫那小子可还只是你的男朋友,不带这样的吧?”张磊一边喊着,一边被童蕾推了出去。

    “这丫头……”

    看着已经关闭的房门,张磊终于摇头笑了起来:“我的这个兄弟啊,你终于有了足够的资本和背景,就如同龙入大海,将来这华夏的天地可是任你驰骋啊。”

    对于自己的这个兄弟,张磊是再了解不过了,他的记忆力张磊也同样见识过,而且还有他的稳重,都不是一般的同龄人能够拥有的。

    如今的季枫再有了雄厚的背景,还有什么可以阻挡他的?

    ……

    与此同时,副县长徐福的家里,徐默重重的把电话给摔在了地上。刚才,他接到了一个朋友的电话,说有人看到季枫和童蕾一起去了电影院看电影,并且在出来的时候,童蕾的脸上带着红晕。

    妈的!

    这两人在黑灯瞎火的电影院里能干什么事情?!

    徐默咬牙又拿起了桌子上的座机:“给我找二十个小弟,今天直接跟我去季枫的家里!”

    挂了电话,徐默便起身朝外走去,却被一个声音喝止了:“徐默,你要干什么去?季枫又是谁?”

    “爸,我的事情你就不要管了。”徐默咬牙道,“这一次我一定要让季枫知道,即便是有张磊和童蕾,也护不住他。”

    那说话的人,自然就是邙石县的常务副县长,同时也是徐默的父亲,徐福。

    徐福大约五十岁左右,身材肥胖,脸上的肥肉几乎把两只眼睛都挤的只剩下了两条缝隙,大肚腩更是让他看起来更像是一位暴户,而不是什么副县长。

    徐福冷哼一声:“我是你爸,你的事情我怎么能不管?你刚才说,你要去动张磊和童蕾保护的人?”

    “没错!”徐默咬牙道,“我受够了,童蕾那个贱人,竟然跟一个穷小子一起去电影院看电影,她的眼里根本就没有我的存在。如果我再不做点什么,等到上了大学,就更没有机会了。”

    徐福的眼中闪过一道寒芒,斟酌了半晌,才说道:“童凯德是空降来的县委书记,据说他的背景不一般,似乎有省里的关系,但是谁也不曾真正见过。按照我本来的打算,是要你跟张磊处好关系,最好能追上童蕾,这样的话,我们徐家在邙石县就是说一不二的土皇帝,谁也奈何不了我们。”

    “爸,不是我不想追,是童蕾那个贱女人根本不给我机会。”徐默忍不住出声道。

    “唉!”

    徐福看了儿子一眼,自己的这个儿子是什么品行,他比谁都清楚,但是就这么一个儿子,他狠不下心管教。

    “爸,你放心吧,这一次我带人过去,不会自己动手。就像你以前教我的那样,我会躲在一旁看热闹,绝对不会把自己卷进去的。”徐默说道,“而且,这一次找的人,都是一些小混混,让他们就当做是入室抢劫,大不了给他们一点安家费!”

    徐福点了点头,说道:“嗯,这样安排还算合理,不过,不要找太多人,最好找两三个人就行,而且,这两三个人一定要嘴巴严,不会乱说话。不然的话,警察局那边我也不能完全按住,知道了吗?”

    徐默顿时点点头:“我知道了。”

    “等一下!”徐福叫住了转身离开的儿子,“光是入室抢劫还不行,还要入室抢劫加上杀人,这样的话,可以尽快判决,省的夜长梦多,而且谁也怀疑不到你,剩下的事情我来安排,明白了吗?”

    “明白了!”徐默大喜,老爸帮他安排,那实在是太好了。

    徐默走后,徐福拿起了电话:“老秦吗?是我,你跟在徐默的后边,还是老规矩,等到那几个小混混得手之后,把他们就地枪决,就当是拘捕生激战,明白了吗?”

    “徐县长,您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电话里传来一个阴冷的声音。

    如果有外人在场,定然会被震惊的浑身冷。徐福父子二人说起杀人,竟然如同吃了家常便饭一般,简直太可怕了。

    而此时的季枫,却不知道一场危险正在降临,他正想着,该怎么和童蕾解释自己家里的事情。

    ...

    ps:抱歉,狐狸下午要去出差,一直到11号下午才能回来,这几天只能每天保证一更,五千字的更新,回来之后就加。唉,给别人打工,身不由己,抱歉。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