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90章 燕京来人(书号:121

第90章 燕京来人

作者:安山狐狸
    第9o章燕京来人

    整整一个晚上,季枫都没有睡好。他的脑袋里一直在思索,到底那个突然冒出来的叔叔究竟是什么人物,他怎么会突然找上门来了?

    以前自己和母亲在这里居住了十几年,也没有见谁来找过啊!

    季枫有些想不明白,看了看时间,已经到了凌晨,他也就不再多想,微微闭上眼,进入了假寐的状态。现在的他可不敢真睡着,因为在里面的房间里,可还有母亲呢。如果真的有人心怀不轨,到时候季枫就算是后悔都来不及了。

    幸好一夜无事,季枫在生物电流的刺激之下,哪怕一晚上没睡也不显得疲惫,而是一脸精神抖擞。

    天刚亮,他就赶紧起床,将沙重新合起来,然后下楼洗漱。

    当他做完这一切之后,就直接坐在了客厅的沙上,等着母亲起床。因为他知道,既然那个叫季振平的叔叔找来了,看母亲的样子,今天是绝对不会出去卖菜了。

    果然,不到片刻,肖素梅就开门走了出来,见到季枫坐在沙上,她顿时一愣,旋即便想起了什么,也就释然了。

    其实肖素梅心里很清楚,季枫很渴望知道他父亲的事情,没有哪个孩子不渴望得到父母的疼爱,季枫虽然表现的很坚强,但是同样也不例外。

    只是,一想起那个男人,肖素梅就忍不住心中酸楚,如果不是这样,她当初也就不会不告而别了。

    但是现在,肖素梅知道躲不过去了。

    “枫儿,怎么起这么早?”肖素梅轻声问道。

    “没事,睡不着。”季枫轻笑道,“妈,我做好了早餐。”

    肖素梅不禁欣慰的一笑,这一年来,儿子的确变化很大,不但自信开朗了许多,而且更知道帮助自己分忧,这让她很是高兴。

    “咚咚咚!”敲门声响起。

    季枫一愣,看了母亲一眼,便起身开门。

    门外站着的果然就是季振平,他见到季枫,顿时微微一笑:“小子,不知道叫人吗?”

    季枫理也没有理他,直接转身回到了客厅。天知道这个叔叔是从哪里冒出来的,与母亲相依为命这么多年,突然要让季枫叫陌生人为叔叔,他还真叫不出来。

    尽管季枫知道,季振平可能真的是自己的亲叔叔。

    “这小子……”看到季枫竟然丝毫不理会自己,季振平不禁一愣,摇头苦笑,心想这个小子的性格还真是像大哥,都是这么倔。

    “大嫂,早上好!”季振平刚进客厅,顿时就笑嘻嘻的说道,一副滑头的模样。

    肖素梅瞪了他一眼,也没有再纠正他的称呼。她是知道季振平的性格的,这小子就是一个滑头,以前也是经常没大没小的,但是对自己却很是尊敬。

    “咿?在吃早点啊?”季振平看到桌子上的早餐,顿时哈哈一笑,“正好我也没吃呢,真是太巧了。”

    说着,季振平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也不要人招呼,自己动手吃了起来。

    季枫皱眉看了他一眼,但是感觉到彼此之间的那种亲近之感,他也不好出声,只是随便吃了几口,也就算完了。

    “大嫂,今天跟我回去吧。”刚吃完,季振平就迫不及待的说道,“你是知道的,嫂子,不管是大哥还是家里的老爷子,都希望你回去,其实当年的事情大哥虽然有过错,但是毕竟已经过去了不是?而且,那件事情……唉,怎么说呢,我这个当弟弟的也不好说。”

    “三子,不要说了,我是不可能跟你回去的。”肖素梅摇头道。

    季振平的脸色立刻垮了下来,苦着脸说道:“嫂子,你就可怜可怜三子吧,你要不跟我回去,大哥非要把我配到邙石县来保护嫂子。”

    肖素梅也被他的鬼脸给逗笑了,忍不住嗔怪道:“怎么,让你来保护我,你还不愿意?”

    “怎么可能,嫂子,只要你一句话,三子我赴汤蹈火再所不辞!”季振平把胸口拍的砰砰响,旋即又摇头道:“可是,嫂子,邙石县人武部最高级别的部长也就是个正团级,可怜我这个副军级的堂堂少将师长,要来这里就变成团长了,嫂子,你可要手下留情啊!”

    “你还和以前一样,就是个官迷!”肖素梅瞪了他一眼,脸上却也露出了笑容。看的出来,她和这个季振平的关系还不错,而且季振平对肖素梅也是十分的尊敬。不然的话,堂堂的师长,怎么可能会对一个普通的卖菜妇女如此恭敬?

    “嫂子,实话对你说吧,昨天晚上我就知道,你肯定不会跟我走,尤其是季枫这个臭小子展示了他那一手厉害的功夫之后,你就更不愿意跟我走了。”

    季振平摇头苦笑道,“所以呢,我昨天晚上就直接打了个电话给老大。”

    “你打电话给他干什么?!”肖素梅瞪了他一眼,脸色沉了下来。

    季振平苦着脸说道:“嫂子,你这样光是躲着也不是办法啊。我这次来就是大哥让我来的,你说我不给他打电话行吗?”

    肖素梅瞪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嫂子,其实大哥现在应该已经在路上了,不对,如果我猜的不错的话,现在应该快到邙石县了。”季振平说道。

    “你——!”肖素梅气愤的瞪着季振平,“你这个小三子,到底是怎么办事的?谁让你告诉他的?”

    季振平被骂的缩着头,只能苦着脸赔笑。

    “算了,既然是这样,那我就跟你走。”肖素梅摇了摇头,气愤的说道,“我不会让他找到我的,我们直接从另外一个方向离开邙石县。”

    季振平顿时大喜,只要嫂子同意跟他走,那就什么事情都好说。

    “记住,你不许再打电话给他,不然的话,我绝对不会原谅你!”肖素梅冷声道。

    季振平吓得一缩头,慌忙说道:“嫂子,我向你保证绝对不会了,你别生气啊!”

    季枫却是深深的看了季振平一眼,眼中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嘀嘀嘀!”

    就在这时,楼下突然响起了一阵汽车鸣笛声。

    “嗯?”季振平眉头一皱,就有些不满,同时也很疑惑。因为他带来的四个手下,个个都是顶尖的士兵,是不可能按喇叭催促自己的,要说遇到袭击示警,同样也不大可能。

    要知道,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那个侄子那么变态的身手,竟然能不知不觉的放倒四个顶尖士兵。

    “嫂子,你们先等等,我去看看是怎么回事。”季振平立刻说道,同时拔出了腰间的手枪,神色警惕起来。

    高手!

    看到季振平的动作,季枫顿时眼前一亮,季振平这一系列动作极为流畅,显然是身手不凡。

    “大,大哥?!”

    就在季枫暗赞的时候,门外突然传来了季振平的声音,听那语气,似乎很是惊讶。

    再看肖素梅的脸色似乎变了,季枫心中一动,季振平的大哥,那岂不是……

    季枫的心情顿时忐忑了起来,虽然不知道季振平的具体身份,但是只看他身上的气势,以及他的四个不错的手下,就足以明白,季振平的身份绝对不简单。

    然而,季振平的大哥却说配就要把季振平给配了,那么,季振平的大哥该是何等地位?

    但是季枫的紧张,却不是因为对方的地位,而是他的身份,那个从未谋面的父亲!

    肖素梅也同时脸色变幻不定,似乎在做着什么艰难的决定。

    这个时候,房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魁梧,显得儒雅之极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轰!

    一看到这个中年人,季枫几乎有一种眩晕的感觉,他几乎可以感觉到,自己和这个中年人是何等的相像,自己几乎就是这个中年人年轻时候的翻版。换句话说,这个中年人简直就是几十年以后的季枫!

    更重要的是,看到这个中年人,季枫就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这是一种无法用言语来表达的异样感觉,但却切切实实的存在着。

    根本不用多说,季枫也知道了这个中年人的身份,他,就是自己那十几年未曾谋面的父亲!

    那个儒雅的中年人看到季枫和肖素梅,脸色顿时激动起来,嘴唇动了动,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激动的看着季枫母子。

    肖素梅的脸色也猛然一变,随即便沉下脸来,冷声道:“季振华,你来干什么!”

    原来,这中年男人,也就是自己的父亲,名叫季振华。季枫终于知道了自己父亲的名字,心中升起了一股难以言明的复杂情感。

    十八年了,他一直想知道自己的父亲是谁,但是却从来无法得知,更是不敢在母亲面前提起。因为小时候如果提起父亲,就会受到母亲的训斥,而长大了以后,他知道如果提起父亲的话,就会让母亲伤心,所以这些年来,他一直将这个疑问憋在心中,从来不曾说出口。

    “素梅,你还不肯原谅我吗?”季振华满脸歉意的看着肖素梅,“当年的事情是我不对,没有告诉你实话,但是,那件事情早已经成为了过去啊。”

    他又看着季枫,激动的说道:“你,你是季枫吧?”

    季枫点头,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最终只能说了一句:“你好。”

    季振华的眼中顿时闪过一道黯然的神色,说道:“好,好啊。”

    “小子,跟我出来!”一旁的季振平见季枫愣愣的站在那里,顿时一把拉住季枫的胳膊,将其拉了出去,只留下肖素梅和季振华在房间里。

    来到楼下,季枫手腕一抖,就挣脱了季振平的手,淡淡的道:“你到底是什么人?”

    季振平瞪了他一眼,哼道:“小子,你不要以为你的身手好,就可以跟我这么说话,告诉你,不管你承不承认,我都是你的叔叔,你要学会尊敬长辈!”

    季枫哑然失笑,不得不说,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叔叔的确是很对他的胃口,而且他说的没错,不管季枫承认还是不承认,血缘关系是改变不了的。

    “那个……叔叔,我妈……”季枫迟疑了几下,刚想提出问题,就被季振平给打断了。

    “小子,你是想问你爸爸和你妈究竟是怎么回事,对吧?”季振平问道。

    季枫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我是很想知道。”

    “这件事情怎么说呢,有点复杂,而且牵扯到老一辈的关系,一时半会也说不明白,我就简单的跟你说吧。”

    季振平斟酌了一下,继续说道,“几十年前,嗯,具体是几十年你就不用知道了,反正你知道是很早以前就行了。那个时候,你爷爷是跟随太祖打天下的悍将,与另外一位同样位高权重的将军交好。那个时候,你爷爷和那个将军一起,给你爸爸以及那个将军的女儿定下了娃娃亲。”

    “联姻!”

    季枫顿时了然,换句话说,就是指腹为婚。

    “但是,后来出现了十年动乱,你爷爷和那个将军被迫在一个乡下的农场里接受改造,受到了非人的折磨。幸运的是,你爷爷挺过来了,而那个将军,却因为以前在战场上受过重伤,身体本来就不好,所以就没有挺过来,死在了农场里。”

    季振平继续说道,“但是,后来那个将军的家人被提前平反昭雪,所以那个将军的家族就立刻翻身,成为了燕京的豪门。而你爷爷呢,还在接受劳改。”

    “然后呢?”季枫问道,他隐约觉得,这件事情很不简单。

    “然后?然后那个将军的家人见你爷爷还没有得到平反昭雪,而且就算是以后想平反昭雪希望也不大了。所以,他们就悔婚了。”

    季振平摇了摇头,嘴角闪过一丝不屑的冷笑,“那个将军的家人却没有想到,后来你爷爷同样也平反昭雪了,而且,你爷爷的身子骨还算不错,并且刚平反之后,你爷爷就被总设计师恢复了职务和地位,重新掌握了大权。”

    “爷爷一定受了不少苦吧!”血浓于水的感情,让季枫下意识的接受了爷爷,并且感叹的问道。

    “是啊,何止是受苦啊,如果不是你爷爷能忍耐,恐怕早就死在那个农场里了。”季振平摇了摇头,说道:“也就是在你爷爷刚被平反的那一年,你小叔我出生了,呵呵,老爷子还是挺有精力的。”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