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86章 暧昧电影2(书号:121

第86章 暧昧电影2

作者:安山狐狸
    第86章暧昧电影2

    直到从房间里出来,童蕾的俏脸上还带着一抹红晕,只是比起之前来要好多了,不然的话,可能就被看出来了。

    不过,尽管童蕾已经极力掩饰,却还是让走出房间的张磊看出了一丝端倪,他偷偷的冲季枫竖起了大拇指,心中暗道一声,你小子真牛,这是在我家里还不好,你们想亲热就去外面吗,不知道我那个老子是个不苟言笑的老古板吗!

    季枫心中惭愧,只能别过头去,假装没看见。心中却在回味着童蕾那柔嫩的红唇,以及胸前那充满弹性的双峰。

    “叮咚!”门铃声再次响起,童蕾赶紧跑过去开门,“爸,你回来了!”

    来人是一个大约四十岁出头的男子,但是看起来也不过是三十七八岁,显得很是年轻。从眉宇间,似乎还能看出他和童蕾有几分相像,不用多说季枫也知道,这人一定是张磊和童蕾的父亲,同时也是邙石县的县委书记,童凯德。

    其实就算是不看童凯德与童蕾是否相像,季枫也能一眼认出来,虽然他不是经常看电视,但是邙石县就这么点大,童凯德自从三年前来到邙石县当县委书记之后,就开始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新闻上到处有他的照片和名字,想不认识都难。

    季枫迟疑了一下,还是上前打招呼,道:“叔叔你好。”

    童凯德忍不住愣了一下,疑惑的问:“你是……”

    张磊和季枫都还没有来得及说话,旁边的童蕾就满脸笑容的说道:“爸,我来跟你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和哥哥的同班同学,名叫季枫,他和我们也是好朋友,这次是来我们家做客的!”

    童凯德顿时若有所思的看了季枫一眼,笑道:“好,好啊,你们先聊着,我这边还有点事情要忙!”

    “叔叔你先忙!”季枫微笑着说道。

    待得童凯德走进了:“疯子,你不要介意,我爸爸就是这个性格,平时对我都是爱答不理的。反正,我们玩我们的,你不要理他就行了。”

    季枫坏笑着看着他,说道:“我不理他?那我可走了啊!”

    “喂喂喂!”张磊一把拉住了季枫,嘿嘿笑道:“哥们不是在开导你,怕你介意啊。你要是走了,谁去帮我跟我爸说啊。”

    “靠!”季枫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就知道,张磊交给自己的这个任务不会那么轻松。第一次面对县委书记,他还真有点紧张。

    旋即转念一想,季枫又忍不住摇头一笑,自己一无官职,二无事情相求,为何要那么紧张?想到这里,季枫就轻松多了,看起来,自己还是有一种怕官的思想,这不应该啊。

    “过一会吧,等吃饭的时候,你和我家老头子多说几句话,熟络了,再开口说去江州的事情,这样也容易一些。”张磊似乎都已经计划好了,先做什么后做什么,都有清晰的计划,让季枫忍不住哑然失笑。

    “你这家伙,就为了出去玩一趟,至于这样么?”季枫哭笑不得的问道。

    “怎么不至于?”张磊立刻硬着脖子说道,“疯子,你是不知道哥们的苦楚啊,在家里,我就没有半点地位,尤其是我家老头子那一双虎眼只要一瞪,我就浑身不自在,唉……”

    季枫听着,脸上强忍着笑意,但是当他的目光看向张磊后面另外一个方向的时候,顿时脸色微变。

    只见在书房门口,童凯德正转过身去,进入到了书房里。

    他有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季枫立刻便可以肯定,童凯德绝对听到了张磊抱怨的话,只是他却给张磊留了面子。

    实际上,从张磊的话中就可以听出,童凯德虽然对他很严厉,但是两父子之间的感情却是很深,不然的话,张磊也不会很随意的说出‘我家老头子’这样的话。

    在家里压力大的确是有一方面,但是,想出去好好的玩一玩,恐怕才是张磊真实的目的。

    想明白这些,季枫顿时打定主意,待会不管张磊如何暗示,自己都绝对不开口替他求情,至少也要让这小子自己去求情才行。

    童凯德回来之后,季枫三人不由的老实了许多,季枫还好,因为本身心态就很放松,就没有那种见到当官的就两腿软的坏习惯,但是张磊和童蕾就不同了。

    张磊是怕挨训,童蕾是因为羞涩,都拘束了起来。

    不过幸好,张磊的母亲,也就是县委书记的夫人,童夫人很快端着菜放到了餐桌上,“小蕾,请你们的同学过来吃饭了。”

    “吃饭了!”张磊眼前一亮,低声说道:“疯子,待会记得见机行事啊,哥们我这暑假三个月能不能玩的痛快,可就全靠你了。”

    季枫一本正经的说道:“其实我觉得,你还是留在家里修身养性比较好,你认为呢?”

    “靠!”张磊顿时急了,“你这是拆我的台啊,疯子,我可是一定要跟你一起去江州的,你小子别想着把我甩开。”

    季枫摇头苦笑。

    吃饭的时候,童凯德脸上的严肃神情就消失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和善,和其他家庭的父亲一样,只是比普通的老百姓更加的儒雅罢了。

    “小伙子,多吃点菜。”童凯德微笑着说道。

    “叔叔不用客气。”季枫笑道。

    “你叫季枫?不错,你很不错!”童凯德突然微笑着说道。

    这一下,不止是季枫,就连张磊和童蕾兄妹二人都迷糊了起来,季枫有什么不错的?童凯德怎么知道?

    “叔叔过奖了!”季枫虽然不明白,却也没有多问,只是谦虚的说道。

    童凯德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微笑着问道:“季枫,既然你是小磊和蕾蕾的同学,那就算是我的晚辈了。作为长辈,我想叮嘱你几句话,不知道可以吗?”

    童蕾和张磊都吃惊不已,父亲可还从未用过这种商量的口气跟谁说过话,季枫今天的面子也太大了吧?

    季枫也是疑惑不已,但是表面上却依然是不动声色,微笑着点头,道:“叔叔请说。”

    “年轻人彼此有好感,谈恋爱是很正常的,这一点也是人之常情。”童凯德的话刚出口,就让季枫心中咯噔一声,“只不过,凡事都要掌握分寸,你和蕾蕾的事情我可以不问,但是,作为父亲,我可不想看到我的女儿受委屈,你明白吗?”

    季枫还没有说话,童蕾的俏脸就唰的一下变得通红,低声扭捏的说道:“爸,你说这个干什么呢!”

    季枫却是心中暗暗惊讶,童凯德从进门到现在,和自己说的话都不过十句,怎么就看出自己和童蕾之间的关系呢?

    虽然心中疑惑,但是季枫并没有表现出来,只是郑重的道:“叔叔请放心,我绝对不会让童蕾受委屈的!”

    童凯德微微点头,道:“那就好,对于你的话,我还是比较放心的。吃饭吧,以后常来家里玩,就把这里当成是你的家!”

    这一下,就连童夫人都有些诧异的看着了丈夫一眼,以往就算是老部下来拜访,哪怕是关系再好,童凯德可都没有如此亲热过,今天到底是怎么了?

    虽然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既然童凯德和颜悦色的,大家也都吃的很欢快。

    看的出来,童凯德对这一双儿女很是疼爱,只是出于严父的身份,让他不会随便对儿女露出笑脸,也不会娇惯他们,但是疼爱无疑是自内心的。

    尤其是对童蕾,童凯德更是自内心的疼爱,生怕她受了委屈。

    快吃完饭的时候,季枫突然感到自己的脚被人踢了一下,他顿时明白过来,这是张磊这小子让自己替他请假呢。

    季枫只是低头吃饭,也不说话,心中暗暗好笑:“我急死你。”

    果然,见季枫没有反应,张磊又踢了几下,还是没反应,他顿时急得坐立不安。如果老头子回到了书房,可就不能再去打扰了。

    “季枫啊,高考完了,有没有什么打算?”童凯德突然问道。

    季枫微笑道:“还没想好,暂时打算去江州转一转,趁着暑假找份兼职,先赚钱零花钱。”

    “江州,你应该去燕京啊!”童凯德一怔,旋即看了女儿一眼,便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叔叔为什么说我要去燕京?”季枫不禁一愣。

    “哦,没什么,只是燕京是政治中心,氛围不一样罢了。”童凯德笑呵呵的摆摆手,却没有多说什么。

    季枫总感觉童凯德有些异样,却抓不住要点,只能点点头。

    “对了,既然你去江州,把小磊也带去吧,一起也好有个照应。”童凯德微笑道。

    张磊一怔,旋即大喜:“爸,你同意我出去?”

    “你也成年了,也该独立了!”童凯德微笑道。

    “老爸你真是太英明了,哈哈!”张磊得意忘形的笑道。

    吃完饭,童凯德便回到了书房,而童夫人收拾完之后,也去了书房。

    张磊得意忘形的哈哈大笑,让童蕾和季枫忍不住白眼。

    “童蕾,那个……我们下午出去逛逛怎么样?”季枫说道。

    “嗯!”童蕾甜蜜的点头。

    张磊嘿嘿一笑:“你们去吧,我就不跟着参合了,当电灯泡不是我的强项啊。”

    ……

    而此时,书房里却还有一番对话。

    “老童,今天你是怎么了,蕾蕾这么早就找男朋友,老爷子那边会同意吗?”童夫人忍不住问道。

    童凯德微微摇头,胸有成竹的笑道:“放心吧,老爷子肯定会同意的。”

    “你这么有把握?”童夫人奇怪的问道:“老爷子虽然说不古板,但是家里的那几个叔伯,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如果季枫只是普通家庭出身,恐怕他们会看不起啊!”

    “普通家庭出身?”童凯德摇头一笑,“老婆,难道你就没有看出来,这个季枫和某个人长得很像吗?”

    “某个人?”童夫人微微皱眉,斟酌的说道:“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这种感觉,但是具体像谁,却又想不起来。”

    “那你想一想,姓季的,你认识几个?”童凯德微笑道。

    童夫人一怔,旋即脸上露出惊讶的神情:“老童,你是说……季枫是燕京季家的人?”

    “**不离十啊。”童凯德说道,“姓季,又和我那个老朋友长那么像,天底下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

    “可是,既然是季家的人,怎么会来到这个地方呢?”童夫人疑惑的问道。

    童凯德笑道:“难道你没有听说过吗,十几年前,季家的那位大公子眼看就要结婚了,可是新娘子却在结婚前一天失踪了。”

    “没错,我想起来了,这件事情当是在圈子里还是一件大事,据说是因为那位大公子小时候家里给定过一门亲事,后来散了,但是在大公子即将结婚的时候,那女方又来闹,甚至还出言羞辱了新娘子,才有了后来的事情……老童,你的意思是说,季枫是季家大公子的儿子?”童夫人顿时瞪大了眼睛,满脸的难以置信,“如果是那样的话,季枫的来头可真不小啊。”

    “是啊,如今的季家如日中天,权势更是遮天蔽日,连我们童家都无法望其项背,你说,如果老爷子知道我们家蕾蕾在和季枫谈恋爱,会不会同意?”童凯德呵呵笑道。

    “肯定会!”童夫人立刻点头,“只是,季枫既然出自如此豪门,你说他会不会亏待我们家蕾蕾?”

    “恐怕到现在,季枫还不知道他的出身来历啊!”童凯德微微摇头,说道:“看季枫此子,说话彬彬有礼,做事又稳重,季家有后啊。这样的人,又怎么会亏待蕾蕾呢?”

    童夫人这才点了点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要不要跟季家的人说一声,你和季家大公子还是多年的好朋友呢。”

    “没错,是要说一下。”童凯德点头道,“这些年来,大公子似乎都在寻找当年失踪的新娘子,只是杳无音信,如果他知道他还有个儿子,不知道会高兴成什么样子!而且,这对季、童两家的关系,绝对大有好处啊。”

    说着,他拿起了电话,拨打了一个燕京的号码……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