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校园全能高手 > 第516章 抽烟吗(书号:121

第516章 抽烟吗

作者:安山狐狸
    第516章抽烟吗

    “先不要说那些人了,爹在什么地方,我要先去看看爹!”肖素梅听的心烦不已,忍不住说道。**泡!*

    肖国庆慌忙点头道:“哎哎!爹就在屋里呢,赶紧进去吧。”

    他在前面引路,肖素梅在后面跟着,季枫只好也跟在母亲的身边,同时给小影使了个眼sè,低声道:“小影,记住我之前跟你说的话,待会如果有什么事情,下手要狠一些!”

    “是!”小影也悄声应道。

    肖素梅却是隐隐约约的听到儿在和小影说什么,但是因为担心父亲的病,她也没有tǐn清楚,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小枫,你和小影说什么呢?”

    季枫咧嘴一笑:“我只是让她眼睛灵活一些,不要别人把车给偷了!”

    “那有什么啊,咱们这地方,就算是真的有人把车偷了,也没人会开啊……”肖国庆走在前面,转头笑道,但是看到季枫那原本平静的脸sè突然皱起了眉头,肖国庆的话顿时说不下去了。

    这个外甥,可是对老肖家没有半点好感的啊,自己怎么就给忘记了呢!

    肖素梅也现了季枫的脸sè不对劲,她瞪了儿一眼,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只能跟着肖国庆继续往前走。

    小影在跟在肖素梅的一侧,心中暗道:“小长居然连夫人都敢骗,看来这一次他很不高兴了呢!”

    虽然和季枫接触的不多,但是小影也能感觉到今天季枫不同寻常的表现,他居然一连几次跟自己使眼sè,同时叮嘱自己待会一定要听从他的命令,这无疑就说明了一些问题。

    小影忽然想到,待会小长要下的命令,该不会是和夫人的命令不一样吧?

    如果夫人是让自己往西,可小长要让自己往东……哎呀,这可怎么办啊!

    小影想的的确没错,季枫之所以会反复的叮嘱她,实际上就是因为他知道待会自己所下的命令,很有可能是和母亲的命令相左的,到时候如果小影不敢动手的话,那可就要自己亲自下手了!

    如此一来,他就没办法在这里继续待下去了。当然,以照季枫的意思,哪怕是一辈不来肖家庄,他都不会有半点想法,甚至会高兴还来不及呢。但是看母亲现在的样……

    季枫忍不住微微摇头,自己还是不能亲自动手啊!

    他了别在腰上的对讲机,忍不住冷笑一声,实在不行的话,还有外面的三个警卫呢,他还就不信自己真的一个人都指挥不动了!

    “素梅,爹就在堂屋里躺着呢!”

    肖国庆的来到堂屋门前,将房门给推开了,一股有些霉的气味顿时扑鼻而来,让季枫顿时皱起了眉头,如果这味道再浓一些的话,那简直都可以直接把人的眼泪给呛下来了。

    肖素梅也是脸sè不好看,她忍不住问道:“二哥,你这是……怎么让爹住在这个屋里?”

    肖国庆苦笑道:“我也没办法啊,地里还有活计,我要出去挣钱,你嫂一个人忙里忙外的,也忙不过来。本来之前大家说好要轮流照顾爹,可是他们都是嘴上说的漂亮,其实这都好几个月了,我还真就没有见过他们谁来看过爹……倒是因为惦记着爹的这点宅基地,经常跑来跟我商量爹死了以后这大片的宅该怎么分,还有留下来的那些地!”

    肖素梅顿时脸sè难看不已,她冷哼一声,走进了屋里。

    季枫立刻点上了一支烟,在外面狠抽了几口,这走了进去。以前季枫住的贫民区虽然地方也很差,但是至少在卫生方面,母亲不会让自己住的那么窝囊,没有任何的异味。可是这里的味道实在是……

    季枫紧皱着眉头走了进去,却见母亲正站在一张nt前,抹着眼泪,低声呜咽着。

    在nt上,一个头完全白了的老人正躺在那里,似乎没有了知觉似的,而在另一边,一个老太婆正坐在nt边的椅上打盹。

    “素梅,不要哭了,爹只是睡着了,醒着的时候老是咳嗽的厉害,刚村里诊所的大夫来给打了针,让他暂时睡下了。”肖国庆低声说道。

    肖素梅微微点头,眼泪却是止不住的往下掉。

    肖国庆上前两步,轻轻碰了碰椅上的老太婆,说道:“娘!娘!”

    “嗯?!”老太婆猛然惊醒过来,看到儿,她顿时说道:“二,你回来了,活干完了?”

    肖国庆说道:“娘,素梅回来了!”

    “你说啥?!”老太婆顿时一怔,旋即转过头去,却见女儿肖素梅正站在nt前,抹着眼泪。

    老太婆的眼泪也一下就下来了,她悲戚的喊了一声:“素梅!”

    “娘!”

    肖素梅再也忍不住,一下跪在了母亲面前,放声痛哭:“娘,是女儿不孝,女儿回来了!”

    老太婆有些颤颤巍巍的着女儿的头,哽咽道:“素梅,这些年你都去哪里了?我还以为到死都见不到你了……”

    “娘,我这不是回来了么……”肖素梅的眼泪不断的往下掉,说话也哽咽不已。

    老太婆却是的眼睛都有些浑浊了,她哽咽着说道:“都怪你爹那个老不死的啊,非要在乎什么面,什么名声,就那么把你给气走了,你说咱们都是庄稼人,面哪有那么重要,素梅,这些年可真是苦了你了啊!”

    “娘,不苦,我一点也不苦!”肖素梅伤心极了。

    季枫微微皱眉,立刻看向了肖国庆,又看了看母亲。

    肖国庆虽然老实本分,但是却并不傻,他立刻明白过来,季枫这是不希望看到他母亲哭的这么厉害,于是赶紧上前将肖素梅从地上拉了起来。

    “娘,现在素梅都回来了,你也不要哭了,这见面应该高兴对嘛!”肖国庆说道,“再说爹也睡着了,不要吵醒了他,我们还是到西屋说话吧!”

    “哎!不哭了,不哭了!”老太婆赶紧说道,“素梅,不要哭了,娘知道这些年都对不起你,现在你回来了,咱们娘俩好好的说说话,走,去西屋!”

    肖素梅立刻上前扶着母亲,说道:“娘,您慢点!”

    小影也立刻上前帮忙扶着老太婆,但是却被肖国庆给挡住了,他说道:“没事没事!”

    果然,就见老太婆直接站了起来,虽然走路不是太硬朗,但是也算是十分的稳当,想来也是这样,如果老太婆的身体太差的话,肖国庆夫fù哪里还敢离开家门半步?

    几人去了西屋,季枫却是独自一人留在了堂屋,他来到窗前,看着nt上那个苍老的老人,脸上的神sè复杂无比。

    犹记得,当初那一声‘小野种’,清楚的记得,那极度不耐烦的神情,以及那不断的摆手的厌恶……

    季枫就这么静静的看着nt上的老人,脸上的神情变幻不定。

    片刻之后,他从口袋里拿出一支烟点上,深深的吸了两口,突然笑问道:“抽烟吗?”

    如果有老肖家的人在这里,心中肯定是五味杂陈,不知道是一种什么滋味。谁都知道老头是因为抽烟得了肺癌,现在季枫还问他抽烟吗……

    季枫却是毫不顾忌的抽着烟,一方面是因为心里想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只有抽烟能让他鼻息间的异味少一些。

    他随手抓住了nt上老头的手腕,缓缓催动生物电流,查看了一下老头的身体。

    不过片刻之后,季枫的神sè就凝重了起来,老头的身体情况,可比当初爷爷在病房里的时候加严重,身体机能衰退的厉害。至少,季枫的生物电流探测过后,觉他的身体实在是虚弱无比。

    季枫松开了手,旋即耸耸肩,一撇嘴,道:“这下好了,恐怕又要在这里耽误十天半个月的了,真是不让人安生啊!”

    他很是不爽的哼了一声,因为没有外人在,他也就少了很多顾忌,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个曾经极度厌恶的骂自己小野种的人,怔怔的看了半晌,这转身离去。

    出了堂屋,季枫忍不住深深的呼吸了几下,这好受了一些,心情也平复了不少,他的脸sè再次恢复了平静,朝着西屋走去。

    北方的冬天远远要比南方冷的多,很多南方人多少年都见不到一次雪,但是这里不一样,季枫之前堂屋的时候还没有任何征兆,可是等他出来的时候现,天空已经飘起了雪hu。

    季枫不禁有些恍惚,仿佛又回到了记忆中的某个冬天,那个时候他真的很委屈……

    来到西屋门前,就听里面传来了老太婆的声音:“素梅,既然你回来了,你的地还留给你,你可谁都不要给,娘这些年也没有什么可以给你的,就是这地,村里几次要给你征用,都被娘拦了下来,这是娘唯一能留给你的东西!”

    “是啊,素梅,你或许还不知道,因为咱们这边靠近大马路,据说有位大老板决定在咱们这边搞一个什么物流中心,咱们这附近的地都要征用,价格可不低呢,现在一亩地都能卖到五六万了,你的地有两亩多,可就是十几万呐!”肖国庆的声音也穿了过来。

    肖素梅却是突然问道:“二哥,之前你说其他人闹着分家,是不是就惦记着爹娘和我的地?”

    第二送到。

    。

    。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